********************

章五十五、修心府



夜晚發著微光的洞必有蹊蹺,於是青竹、夜璃、碎痕和阿翔四人小心翼翼地往裡面走去。

洞中的曲折處並不多,不像一般藏有妖怪的巢穴那麼難走,青竹帶頭,不久便來到了一扇門前面,而光就是從這扇門後面散發出來的。

如同一般人們住家的門,卻嵌在洞穴深處,宛如有避世的隱居者住在其中,碎痕將火把靠近門邊,照清了門上的橫批,是:「修心府」

「沁雪會在這種奇怪的地方嗎?」碎痕問。

「看起來,這裡住的應該是個隱居者,應該不會存什麼惡意,我們見機行事便是。這位隱居者對這附近比我們熟悉得多,白天應該也要出門到樹林裡尋找食物,或許他有看見沁雪也說不定。」青竹說著,便伸手去敲門。

幾秒鐘後,門應聲打開,令他們吃驚的是,應門的是一個有著棕髮白眼、十歲男孩模樣的妖怪。


「妖!」青竹輕叫,飛刀上手,擋在眾人身前,萬分警戒。

「這麼晚了,諸位光臨寒舍有什麼事嗎?」沒想到那妖怪非常有禮,問道。

青竹愣了愣,還未回答,就聽見裡面傳來一個熟悉且溫婉虛弱的嗓音:「素念小哥,發生什麼事了嗎?」

「那是沁雪的聲音!」碎痕大驚,不由分說地推開那個名叫素念的妖怪,跑了進去。

「你們是沁雪小姐的朋友嗎?」素念沒有被碎痕的舉動激怒,驚訝的問道。

「是的。」青竹手離武器,急急應道。 

「請進來說話吧。」素念開了門讓所有人都進去。 


「沁雪,妳怎麼會在這裡?妳怎麼了?」碎痕衝進屋後就看見沁雪躺在一張床上,趕緊衝過去問道。

「我沒事,只是有點不舒服…你們呢?你們有沒有怎麼樣?那麼久都沒有消息,真叫我擔心死了!咳咳」沁雪邊說邊咳,臉色蒼白。

「我們花了點時間才擺平殷雷那幫人,妳的病…又發作了嗎?」碎痕心下一陣難過,想碰一下她的臉卻又不敢,手才剛伸出去又縮了回來。

「下午我和少爺出去打獵的時候,在樹林裡看見她被山豬攻擊,而且身體似乎很不舒服,少爺就吩咐我把她背回來了。她醒來之後央求少爺去木靈村幫她找同伴,還說他們可能會遭到強盜殷雷的毒手。少爺答應她往木靈村的方向尋找殷雷和三個人類的下落。你們就是她要找的人嗎?」素念對青竹解釋完,問道。

「沒錯。」青竹回答,夜璃放開阿翔的手,也走到沁雪身邊,道:「沁雪姊姊,我

「跟你們在一起,總是會不小心忘了自己是會發病的人呢」沁雪苦笑道:「我果然還是會成為你們的拖累吧

「妳不要這麼說啦!妳…妳那麼聰明、讀那麼多書、又那麼體貼,才不是拖累呢!」碎痕非常激動地道:「我們要一起去找幻幽之境,找到可以治好妳病的藥!」

「碎痕」沁雪不禁被他這段真誠樸實的話感動了,輕道:「謝謝你。」

「妳的身體還好吧?」夜璃關心的問道。

「已經好多了,不用擔心我。」沁雪伸出手,夜璃便輕輕握住她的手。沁雪道:「明天我們就可以乘著煙嵐一起飛到暮鍾山了,妳一定很高興吧,夜璃。」


「不急,妳的身體要緊。」夜璃看沁雪這樣,也很難過,急道。

「既然你們已經回來了,我告訴也少爺一聲,請他回來,不用找了。」素念看著他們,這樣道。他們還來不及問他要怎麼聯絡到少爺,難道也是飛鴿傳書?他卻閉上眼,神情專注不語。

數分鐘後,素念睜開眼道:「少爺知道了,他已在回來路上。諸位要喝茶嗎?」

「不用麻煩了,多謝你們救了沁雪。」青竹客氣的道,其實也是還對這兩個來路不明的妖怪不太放心。 


「蛤,可是我很渴耶!」這時一直沒有出聲說話的阿翔毫不客氣的抱怨道。

「這位小朋友是」沁雪這才注意到多了一個人,問。

「喔,他是木靈村的人,因為我們詢問木靈村民的時候只有他知道妳的下落,他說要跟我們一起走才肯告訴我們妳在哪裡,所以就」青竹苦笑著解釋道。

「小弟弟,妳為什麼想跟我們一起走呢?」沁雪微微一笑,問道。

「因為我想跟青竹哥哥學功夫,打壞人!」阿翔答道,眼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這樣啊!真有志氣!」沁雪笑著誇讚道。青竹卻嘆了口氣,抓抓頭,很苦惱的樣子。

這時,素念已端出茶來,阿翔毫不客氣地就咕嚕灌了下去,眾人正要去取茶,青竹卻極輕聲地道:「等等,我先。」拿起茶杯啜了幾口,沒嘗出什麼異味,也不覺身體有變化,才讓同伴們喝。

這些動作自然沒有逃過素念的眼睛,但他也沒有任何介意的樣子,開始清洗晚餐的碗盤。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