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為什麼會突然跳到這裡感到困惑的讀者,請回去看楔子:)

 ****************

章三、幻沫


「臭妖怪!妳把他們怎麼了?」一旦牽扯上同伴,珊瑚火氣又上來了,衝著那個人不人妖不妖的女子質問。

「還是在意他嗎?珊瑚,」那個女人看了珊瑚一眼,用完全沒有情緒的聲音道:「妳忘了妳為什麼會被引來這裡了嗎?」

 「!」珊瑚驚了一下,歛眉不悅道:「妳到底知道什麼?」

「妳所有的事,我都知道了喔。」那個女子輕輕的道:「妳會在這裡遇見我,一定不是沒有原因的。」

「原因原因不就是奈落想要利用妳殺了我嗎?」珊瑚怒道:「不要老是用那種傲慢的語氣說些莫名其妙的話,要殺要剮就快動手!」

「要是真如妳所說那個奈落,他失算了呢,」她漫不經心的看著自己嫣紅的長指甲,道: 「我殺過很多人但我一點也不想殺妳。」

「哼為什麼?」珊瑚雖然滿腔不爽,在動彈不得的情況下也只能繼續跟她對話。

因為妳跟我一樣啊。」她深深嘆了一口氣,道:「妳會來這裡,或許是天意

她到底想說什麼呢?這個女妖怪珊瑚心想。

「我有一個願望,希望妳能幫助我。不過我不會逼妳」她凝視著珊瑚,那眼神不知為何感覺十分真摯,緩道:「我希望妳是心甘情願幫我,更希望妳不要和我一樣妳聽完那些故事之後,若還是想離開,我會放妳走的。」

「故事?」

「嗯,很多很多的故事」那女人閉上眼,仰起頭,又輕輕舒了一口氣。


「這裡到底是什麼鬼地方啊?!」彌勒揉了揉撞痛了的額頭吼道,他現在身陷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而這個情況已經持續幾個時辰了,四周似乎沒有活的東西,七寶也不知去向。

珊瑚是因為生我的氣才自已一個人去追琥珀的嗎?

我還以為她已經習慣這件事了呢我對她們都不是認真的啊。

她不相信我了嗎?不,或許從來沒有相信過

之後再好好跟她賠不是應該就沒事了吧應該。

但是到底要怎麼離開這個鬼地方啊?!什麼都沒有,只有一片死寂


「唔」七寶緩緩甦醒,發現自己昏睡在岸邊。

「我怎麼會在這裡?彌勒跟珊瑚呢?」七寶自言自語:「啊!對了,他們都掉到水裡了!得趕快去救他們才行!」

他抹了抹溼透的臉,活動一下僵硬的四肢,甩了甩狐狸尾巴,回頭又往水的方向走去,心裡覺得自己非常勇敢,但就在腳尖碰到水的前一秒

「不行啊啊我不會游泳!」七寶懊惱地抱著頭大叫:「而且如果下面有妖怪怎麼辦?搞不好奈落就在下面啊啊!」

「不行不行!我下去也幫不了什麼忙的!剩下我一個人了,我可不能像犬夜叉一樣做事都不經大腦!」想起那隻臭笨狗,七寶大力的搖搖頭道:「現在最重要要做的事應該是

「犬~夜~叉~你跑到哪裡去了?」

 


「我叫幻沫,」那個女人這樣說道,長指甲朝珊瑚一指,她的四肢隨即恢復自由,幻沫道:「餓了吧?吃飯吧。」

她又朝床邊的小桌一指,上面就出現了食物。

珊瑚謹慎地看看她,又看看食物,心知幻沫隨時都可以讓她再度動彈不得,只得先乖乖把食物吃下肚。

「沒有毒的,」幻沫冷冰冰的聲音道:「妳,始終沒搞清楚你的敵人到底是誰

她不像多壞的妖怪也許可以姑且相信她,等她說完那些故事就會放我走了吧,珊瑚心想。

但是為什麼她說的話總是令人胸口脹痛,乍聽之下不知所云,但又覺得其實我是知道她在說些什麼的只是一直不承認而已。

她恨的是男人嗎?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