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池今天依然風光明媚,芙蓉的陣陣幽香瀰漫水央,令人彷彿身在瑤池,池上散佈著幾艘船,其中一艘上一位姑娘斜斜倚著,姑娘面貌姣好嬌豔,裝束華麗而典雅,腰際卻繫著配劍,顯得有點格格不入。


一個衣衫襤褸但眉清目秀的少年就在一旁,望著滿池白蓮,撥開蓮蓬靜靜吃著。

姑娘上岸,見那少年在吃,也覺嘴饞,喚著:「瑤兒,快過來!

ㄚ鬟聞聲自華閣中匆匆走出,垂首道:「大小姐,我在。」

「去幫我弄一盤桂花芙蓉糕來!」姑娘令道,雙手在蓮池中洗淨。

「是。」瑤兒聽罷就立刻回屋張羅了。

少年回首看了姑娘一眼,漫不經心的道:「珊綺,張老伯呢?

白珊綺玩著頭髮,道:「不知道。」

少年皺眉,道:「妳這頑皮大小姐,又沒經張伯伯同意就偷用人家的船了。」

白珊綺杏眼圓睜,道:「這整個池塘,包括那幾艘破船本來就是我們白家的,我用我家的東西還要知會誰嗎?

少年連聲道:「是、是,白大小姐息怒阿~

白珊綺不悅的道:「廢話少說,慕容夜,來幹嘛呀?

慕容夜懦懦的道:「沒事。」

 

「我看就不像沒事,你阿,每次心虛都是這樣。」白珊綺道,說罷偷笑了一下,比池中芙蓉更加燦爛。

 

……妳一個姑娘家,講話一定要這樣刁蠻麼?」慕容夜莞爾道。

 

「哼哼~什麼姑娘家,像你這種無名小卒,遇到妖怪,還是快閃到我白女俠的身後吧~~」白珊綺道。

 

「妳這個表情很可愛。」慕容夜道。

 

……少拍馬屁啦~」白珊綺說罷,扮個鬼臉就跑回屋裡去了。

 

慕容夜只能無奈的看著花蝴蝶般的她,如虹一樣一下子就消逝了,只留下悵惘的他。

 

* * * * *

 

一天,白珊綺在白家堡散步著,突然三五個女子把她攔住,每一個都露出凶惡的表情。

 

白珊綺面無懼色,喝道:「妳們幹什麼?

 

白秀雲搶著道:「夫人,她根本不是白家的女兒!我有證據!

 

白珊綺一驚,道:「白秀雲,你說什麼?

 

眾女露出一副逮捕犯人的神情,怒視白珊綺。

 

白秀雲不理她,顧自對一旁的 白夫人道:「我沒說謊,十六年前,前夫人生了小姐就過世了,老爺僱了奶娘來餵小姐喝奶,那奶娘的女兒整日跟小姐玩在一起, 後來小姐長大了,老爺就遣了奶娘,陰錯陽差下,把奶娘的女兒留了下來,真正的小姐被奶娘帶了去,您看這是奶娘的像。」她拿出一幅畫,畫中的女人額中有一個明顯的朱砂痣。

 

眾人一同望向同樣在額中有一顆朱砂痣的白珊綺,白珊綺花容失色,道:「妳……

 

白玉蘭怒道:「她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白家小姐!

 

白芷梅不忍,道:「珊綺……

 

白珊綺急急的道:「胡說……胡說八道……

 

白曉晴大喝:「別狡辯了!

 

夫人面罩寒霜,露出有如狐狸精般的狡猾眼神,奸笑道:「別吵了!既然珊綺不是白家小姐,就顧念舊情暫且讓他當白家的ㄚ鬟吧。」

 

白珊綺熱淚盈眶,哽咽道:「騙人的……是妳們故意要陷害我……我才不當什麼ㄚ鬟……

 

白秀蘭咬牙切齒喝道:「不要臉的丫頭!不做白家ㄚ鬟,就把你賣到燭帳樓(妓院)!

 

「慢著!

 

一個男音從不遠處清晰傳來,眼淚模糊了白珊綺的視線,只見慕容夜衝出來,擋在白珊綺和白家眾女之間。

 

白秀雲道:「呦,沒想到妳還找了個不曉得哪來的粗魯漢子……

 

慕容夜喝道:「閉嘴!

 

夫人面露狂態,道:「堂堂白家豈容你們這般胡鬧?通通給我拿下!」語未完就見一群白門弟子衝出來,要捉慕容夜跟白珊綺。

 

慕容夜拔劍硬是殺出了條血路,攜了白珊綺的手,逃走了。

 

「爹!」白珊綺被慕容夜拉走時高聲回頭喚了一聲。

 

跑了幾十哩路,隱入扶疏的叢林,不見有人追來,慕容夜才停了下來。

 

「沒事了,她們沒為難你吧?」慕容夜問。

 

白珊綺沒答腔,只一個勁的哭。

 

許久,白珊綺才抽抽搭搭的道:「你根本就不了解……我娘很早就死了,我二娘、堂姊妹都把我視為眼中釘,一天到晚算計我……

 

慕容夜道:「苦命的孩子。」

 

白珊綺道:「多謝你救我……」說完就要顧自走開,慕容夜卻跟了上去。

 

「你還跟著我幹什麼?我已經不是白家小姐了!」白珊綺道。

 

「我才不管妳是不是白家小姐!」慕容夜大叫,把白珊綺嚇了一跳。

 

「不然你說個理由啊!」白珊綺不甘示弱的吼回去。

 

「我……那個……」慕容夜又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了。

 

「唉……」白珊綺嘆了一口氣,道:「慕容少俠,你快走吧。」

 

「但是……妳不怕他們再來抓妳嗎?」慕容夜道。

 

「我……我自有辦法。」白珊綺道。

 

……就是這麼愛逞強。」慕容夜道。

 

白珊綺別過頭去,微風拂著髮絲,她抬袖擦淚的樣子在風中顯得好小好可憐。

 

慕容夜上前去牽她的手,她由他拉著,沒有推開。

 

清冷的世間,給了白珊綺這樣重的一擊,卻也在冥冥之中,牽引了一生一世的緣。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