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時辰後,白珊綺情緒稍稍平復,輕咳一聲道:「你要跟著我也不是不行,」白珊綺別過頭去又道:「只是……

 

慕容夜吞了一口口水,表情像砧板上的魚─任人宰割。

 

「我跟才那個樣子,不准跟任何人說!」白珊綺道。

 

(還真是有夠愛面子)……」原本本來很怕白大小姐會提出什麼古怪要求的慕容夜不禁笑出聲來。

 

白珊綺嬌顏爬滿紅雲,道:「笑……笑什麼笑……

 

慕容夜搖搖頭,仍止不住笑。


於是兩人一起往南穿過樹林,來到陳州。

 

在陳州客棧吃飯時,白珊綺問:「慕容夜,那我們再來去那兒呢?

 

慕容夜道:「我們到瓊州去,去看看真正的海,把妳在白家受的委曲全忘了。」

 

白珊綺驚道:「瓊州?你不是開玩笑吧?

 

慕容夜道:「當然是認真的。十天半月,用雙腳走,總會到的阿。」

 

「太荒謬了吧……」白珊綺道。

 

「妳從小被養在深閨裡面,難道不想去看看這世界阿?」慕容夜道。

 

「可是離開家,沒了鬟服侍我,我會不習慣阿……」白珊綺輕聲道。

 

「那……我當妳的鬟、傭人……」慕容夜道。

 

「唉……」白珊綺輕嘆,道:「你真是個大傻瓜……

 

「我說,出了這麼沒禮貌的大小姐,白家到底是怎麼敎的阿?」慕容夜取笑道。

 

「你─」白珊綺杏眼大如銅鈴,怒道:「有種再說一次!」作勢要痛打慕容夜。

 

「唉呀,我沒種~~沒種呀~」慕容夜叫道,其實慕容夜是故意要逗她的,好讓她心情好些。

 

歇宿一夜兩人便上路了,又走進樹林,白珊綺忽然停了下來,道:「我好渴……

 

慕容夜道:「那……我去找水,妳在這休息一下喔。」說著就走了。

 

慕容夜走後,草叢中突然冒出幾隻妖怪,朝白珊綺撲來,白珊綺從容的從腰際拔出劍來,劍起劍落, 三兩下妖怪就歸西了。

 

但緊接著,又鑽出了很多妖怪,白珊綺展開白門功夫,但妖怪實在太多,苦戰很久才擺平。

 

慕容夜回來時,只見妖屍血跡遍野,一旁白珊綺氣喘吁吁,忙跑過來道:「怎麼啦?沒事吧?

 

白珊綺搖搖頭,喝了口水。

 

慕容夜道:「此地有妖怪,不宜久留,我們快走吧!

 

憔悴的白珊綺道:「不要……我走不動……

 

慕容夜彎腰,道:「我知道了,上來吧。」

 

白珊綺忽然熱淚盈眶,慕容夜溫柔道:「怎麼啦,妳不是一向很酷的嗎?都多大了,怎麼還像小孩子一樣。」

 

白珊綺道:「你太寵我,我心裡難過。」

 

「小傻瓜……」慕容夜道。

 

白珊綺道:「沒禮貌,慕容家怎麼敎的呀……

 

慕容夜哈哈大笑,道:「我們只是平常人家,哪管那麼多。」

 

兩人嬉笑了一陣後,慕容夜背著白珊綺緩緩走出樹林。

 

* * * * *

 

兩人一路上又遇到許多事,一個月後終於到了瓊州。

 

鹹鹹的海風拂面,白珊綺看到湛藍的海興奮的不得了,兩人在沙灘上玩耍嬉戲,直到日落黃昏,金光灑落海面上,兩人坐在沙灘上看夕陽,相倚著。

 

慕容夜道:「珊綺,我們就一輩子住在瓊州吧,永不再回中原了。」

 

……好呀。」白珊綺笑得燦爛。

 

餘暉逝盡,兩人相擁。

 

* * * * *

後記:數月之後,瑤兒尋主而來,告知白夫人及白秀雲等人當年謀害白珊綺的事實,白老爺思念女兒,喚她去尋白珊綺回來,此時白珊綺已嫁與慕容夜,請瑤兒回秉老爺他一切安好,已成親不打算再回去,瑤兒會意,欣而歸。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