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謎之水女


水的感覺,很涼爽、很溫柔,在千千萬萬、有形無形的懷抱中,她竟不覺得呼吸有任何窒礙。

沉醉的眼睛,睜不開,也不願睜開,一股力量掀起了她心中所有的黑,那些乾掉的血漬如墨,不減其怵目驚心的程度,午夜夢迴的輾轉反覆全湧上心頭,但那黑之外緊緊包圍著的是輕柔的雪白,那是一種安心與安息的感覺,她只覺得舒適,又疲憊。

其實有點不像水,包圍著她的更像一整個美好的時空,那涼感,是沁人肌膚的,那溫煦,又像春陽中的和風。憂愁仍在,也還是沉的、重的,可是全被撫慰,離她好遠好遠彷彿前世記憶。

「珊瑚,好孩子,這些妳都不用受的,到我這裡來,讓我領妳走出悲傷。」一個女音如同暮鼓晨鐘,敲在她曾經那麼緊繃的神經上,很有震懾力的嗓音。

「唔」珊瑚的嘴唇動了動,但是似乎還不想醒。

「我知道妳難過。」那個女人用蓄著長指甲的手撫了撫珊瑚的臉,憐惜的道。

」珊瑚迷迷糊糊地應著,卻忽然一驚,醒了過來,「刷」的就坐起身來。

「咦,」那女人沒有去理會珊瑚忽然地驚醒,卻說:「看來妳已經中了

「妳是什麼人?」珊瑚身為驅魔師的機警倏然都回來了,大喝道,卻突然發現身體無法動彈!

「看來妳已經中的很深了呢」那個女人看著珊瑚,深深看著,目光如刃,宛若看進了她的瞳孔。

「妳對我做了什麼?琥珀呢?」珊瑚記起她來此的目的,但是過程的記憶依舊模糊,她一邊說還在一邊想著。

「放輕鬆點。」說也奇怪,她的話好像有種魔力,珊瑚看不見有什麼有形的東西束縛了自己的身體,但她似乎失去了部分的自控能力。那人又繼續說道:「妳已經,如此緊繃、疲憊、悲傷十幾年了啊親愛的

對於她過於親暱、不知所云的話語,珊瑚只覺作嘔,怒道:「妳是奈落的新分身,對吧?快把我弟弟交出來!」

這時珊瑚才抬眼仔細的瞪著她,這個女人模樣的像是妖怪,雪白的長髮披肩,皮膚也是雪白的,又身著層層白綾縫製的和服,看上去蒼白得刺眼,只有嘴唇是紅艷的,容貌是絕麗的,讓她想起了曾經遇見的雪女。

這樣年輕模樣的人類應不可能擁有那樣白的頭髮,而如此容貌若不是天上來的,那必是地獄來的。

但是珊瑚也看見了,她的迷離目光中,也深藏著,藏的非常非常隱密,要不是珊瑚心思細膩善於觀察,絕不會發現的哀傷。

那種哀傷卻是人類的情緒,那感覺她覺得熟悉。

不知不覺敵意竟減了一半,珊瑚冷靜下來,推測她可能是像黑巫女樁一樣被奈落利用了,問道:「奈落給了妳什麼好處,讓妳引我來這?」

「奈落,這就是妳心心念念的仇人的名字。」那女人走了幾步,道:「信不信由妳,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誰。」

「那妳為什麼要把我留在這裡?」珊瑚沉住氣,耐著性子解釋道:「我還有很多事要做我弟弟可能還在這裡

「這整個空間都在我的掌控之下,並沒有年紀比妳小的男孩。」女人玩著指甲,慢條斯理的道:「倒是有隻可愛的小狐狸呢,呵呵。」

「還有一個很帥的男人。」她說這句話時,忽然用力的鄧視珊瑚,眼中竟充滿了嫌惡。

「七寶!彌勒法師!」珊瑚一驚,所有怎麼來到這裡的記憶就全回來了。

剛好是阿籬回家跟一種叫「考試」的雜碎妖怪戰鬥,犬夜叉又跑去找刀刀齋問關於鐵碎牙的事的時候。

琥珀,她朝思暮想的弟弟,就這樣出現在她面前,她想也沒想就追了上去,七寶跟彌勒當然也擔心的緊跟在後


**************

苑主小記: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開新坑,算是紀念犬版在台論之星開設成功吧XD這次是要寫關於彌勒法師和珊瑚的故事,希望大家會喜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