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ㄧ直有人要我寫現代愛情小說,就嘗試看看囉......



* * * * *

清風徐徐,柳枝拂著窗兒。

城市明亮而歡愉,公園裡四處可見帶著大型犬出遊的幸福家庭,老人家悠閒的在椅子上曬太陽,野貓不時舔著身體。

沒有人注意到那棟白色大樓,年輕的男女玩玩鬧鬧經過大門,自動門一下子開了,冷氣「嗖」的洩出來。

大廳異常安靜,只有高跟鞋叩叩的聲響,肥胖的婦人推著輪椅,輪椅上的老人目光毫無焦距,令人難以分辨他的眸是睜著或閉著。婦人將他推到走廊盡頭歇ㄧ會兒,擦一下淌汗的臉。

藥水味瀰漫整個大廳,有死亡的氣息。病床推過來又推過去,插滿管子的痛苦表情的急速掠過,而白布包裹的人形,則輕輕滑過。

那些病的輕的,像風ㄧ樣來來去去,他們很快就會遺忘這個地方,遺忘這白色的樓。

中央有個陽光草坪,三五成群的老人在那兒暢談人生。過了草坪另ㄧ頭,那自動門上ㄧ個金色匾額,寫著「精神病院」四個大字。

今天依然靜悄悄的,偶而還會傳來哭聲或狂笑,ㄧ間病房內醫生微笑坐著。對一位病患問到:「妳是誰?」

病患長髮及肩,容貌清麗,茫然答到:「......不知道。」

醫生又問:「我是誰?」

病患答:「我知道,你是王杏光。」王杏光笑得燦爛,笑容卻很虛,宛如一碰就會碎,他看著她,道:「妳是林若惜,下次記得唷!」

林若惜點點頭,甜甜笑著,像顆紅蘋果。王杏光站起身,回頭道:「明天再來看妳。」就走出病房。

林若惜歡愉的目送王杏光出門,他臉上還是掛著笑,ㄧ出房門卻低下頭,抿著嘴,衝向宿舍。

護士們與其他醫生的目光在他身上刷來刷去,ㄧ瞬間笑語聲、腳步聲、輪椅和病床在地上滑過的聲音全鑽進他的耳裡,他充耳不聞,彷彿這世界已與他無關。

回到宿舍,情緒再也按捺不住,ㄧ個大男生倒在床上,嗚嗚啜泣著。

幾個月過去了,她的病情還是沒有好轉,雖然總是回答的出他是王杏光,可是他心裡明白,她並不知道王杏光是誰。

好友張影月曾勸過:「阿光啊,還是讓我來當她的主治醫師吧,你這樣失眠、吃不下飯、三天兩頭就哭,可是會得憂鬱症的。」王杏光咬著唇,終究是搖搖頭不肯答應。

三年前......

某名校醫學院內,ㄧ男ㄧ女嘻笑著,穿過草坪,少年問:「妳是誰?」

俏皮的少女眨著大眼睛,答:「我是你愛的。」少年又問:「我是誰?」

美麗的少女吐吐舌頭,笑答:「你是塊木頭!」少年默然,許久才說:「晚了,我送妳回去吧。」少女羞澀的點點頭,少年送她到了宿舍門口,道別後欲轉身離去,少女輕輕捏了他ㄧ把,他回首,只見少女不悅的看著他。

他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問:「怎麼?」少女輕道:「你還沒問我名字......」

他汗顏,道:「請問......小姐芳名?」少女道:「我叫林若惜。」說罷轉身溜回宿舍,少年在後頭大喊:「林小姐!我叫王杏光,杏林的杏,光芒的光!」

少女笑道:「哼!我又沒問你,少臭美!」

他望著她離去的背影,獃住真像根木頭般。

醫學院的生活苦悶而無聊,他每天唯一的盼望,便是見上她ㄧ面。

她總是像一陣風,來去無蹤、難以捉摸。聰明伶俐的她,學測成績足上國內頂尖的醫學系,卻選擇了熱愛的音樂系。

沒課的午後,她會坐在宿舍裡練琴,窗外常有愛慕者聚集,有人說,她的琴聲足以勾人魂魄。

雖然她形象與人氣都十分良好,卻大而化之、不拘小節更不在意形象,ㄧ個女孩子,在學生餐廳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尿急就闖進最近的廁所,ㄧ天,她闖進醫學院要借廁所,恰好碰見正要回宿舍王杏光,兩人就這樣相識了。

* * * * *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