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幸村...!」我顧不得害羞,驚恐不已地望著他輕聲道:「你來這裡做什麼?這裡對你來說可是敵方的城池啊!」

「少囉嗦。我可不會被發現。」幸村輕笑著俯下身,在我耳邊低喃,溫熱的吐息拂過我的脖頸:「做什麼...當然是來接妳啊,免得那幫傢伙趁我不注意把妳搶走。」

「不會的啦...」我撇過臉嘟嚷著,但看他似乎已經不生氣了,心裡還是有點高興。

「抓緊點,我要加速了。」幸村說道,緊緊抱著我,偷偷地溜出了安土城。

---------------------------

不一會兒功夫,我和幸村就回到了幸村在安土城下町購置的秘密小屋。

「咦?佐助呢?」屋裡空無一人,於是我疑惑地問了幸村。

「那傢伙,留了一張字條說他要到城外和那些傢伙住一起之後,就在一陣煙霧中不見了,字條上還說什麼『不想打攪我們和好』...?」幸村抓了抓腦袋,偏過頭掩飾著微紅的臉,心虛地越說越小聲:「我們才沒有吵架呢......」

「是嗎?我們又讓他擔心了呢。」我輕嘆道。

「我說啊...」幸村忽然從背後緊緊地抱住我,故意在我耳畔說話,輕輕的吐息讓我不禁瑟縮了一下:「妳真是不長記性呢!」說著,不等我反應,就伸手在我的腰間撓癢。

「什麼...?不要搔!呵呵!哈哈哈!住手...!」我被偷襲成功,使勁地想要掙脫他,卻逃不出他的雙臂之間。

「妳再提別的男人啊!看我讓妳笑到肚子疼!」他將我癱軟的身子撲倒到被褥上,我已經笑到眼眶泛淚,他還不肯罷手。

「不要...!哈哈!我不敢了!別再搔了...!呵呵...」我束手無策,只能露出所向無敵的無辜眼神,他壓在我身上,狠狠地親了我的臉頰一口,才終於罷手。

他從我身上下來,側身躺在我旁邊,我靜靜地凝視著他。

「認輸了?」他曲起修長的手指,整理著我頰邊亂掉的髮絲問道。我輕輕地回答:「嗯,我認輸。」

「過來。」他的聲音無限溫柔,我宛如被磁力所吸引的鐵,不由自主地往他懷裡蹭。

他將我擁入懷中,低下頭嗅著我髮間的氣味,許久不語,仿佛在醞釀著什麼話。我微微抬起頭,有些困惑:「怎麼了?」

「對不起。」聽見他誠懇的聲音,我不禁稍稍從他懷中退出,仰起頭有些訝異地望向他的臉。還來不及詢問,他便撫上我的臉頰說了下去:「我...總是沒有時間陪妳,也很少特意帶妳遠行。難得兩人一起出城,還因為一些無謂的小事對妳生氣...」

「幸村......」我開口喚了他的名字,他卻用指尖點了我的嘴唇阻止我說話,道:「噓─先聽我說完。」

「為了我,妳離開了原本的家人。在這個時代,是安土城的那幫人先給了妳一個家,他們...是妳在這裡的家人。」他又將我攬進懷裡,讓我的臉埋入他的頸窩。那對我來說最動聽的聲音,比剛才更加接近地,傳進我的耳中:「在戰場上,他們是我必須揮刀斬殺的敵人。但在戰場之外,我...會盡量把他們視為妳的家人的。」

「所以...只要妳想,隨時都可以回來這裡的。」幸村雖然有些躊躇,但還是許下了承諾:「這間房子不會賣掉。如果...我讓妳寂寞了,或者妳生我的氣了,妳都可以回來這裡看他們。我......信任妳。」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雙手緊抓著他胸前的衣襟,溫熱的眼淚就這樣無聲地從眼眶滿溢而出。

「...不過妳不可以住安土城喔!只可以住這裡。而且,一定要讓我信任的人陪妳一起。」他輕捏了我的鼻尖,我紅著眼睛說不出話來,臉上掛著兩行淚笑著點點頭。

「......話雖如此,但我會盡力不讓妳覺得寂寞、不讓妳生氣,讓妳永遠......永遠都離不開我。」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上揚,他輕笑道。

「......其實我本來以為你不再在安土城下刺探敵情之後,這裡已經賣掉了呢。」沉默了一會兒之後,我喟嘆著。

「怎麼可能。」他撥開我的瀏海,輕吻我的額頭,呢喃著:「這裡有那麼多與妳的回憶,還有妳親手為我插上的野薔薇,我怎麼捨得賣掉。」

「幸村......」我還在編織著話語,他已躺正了身體讓我枕在他的臂彎中,繼續說道:「我不像那個伊達政宗能隨口就說出『妳好可愛』這種話,也不像豐臣秀吉總是能照顧妳照顧得萬無一失,但...我會為了妳努力的。」

「不......幸村保持這樣就好了。」我滿懷愛意,鬆開他的胸襟,張開雙臂緊箍住他的身子和他相貼,恨不得嵌在他身上似的。壓抑著害羞,露出幸福的笑靨回應道:「我就是喜歡你這樣拙於言辭卻無比真誠的樣子。就是這樣的你,讓我喜歡得...難以自拔。」

幸村的雙頰紅得像火燒雲一般,卻沒有移開那熾熱的視線,直直望進我的眼底,用有些沙啞的聲音道:「......剛剛那句,我沒聽清楚,再說一遍。」

「好、好話不說第二遍。」我抵抗不了燥熱的羞怯,彆扭地想要轉身躲避那像要將我看透似的目光,但他卻用我無法掙脫的力量收緊了手臂,翻過身又把我壓在了下面。

「不肯說是嗎?我會讓妳說的。」他用比平常更強硬的話語和氣勢,封住我的動作,並伸手去解我的腰帶。

「等、等一下......」我無處隱藏緋紅的臉蛋,雙手又被他所束縛,只能任憑擺布。

「等一下?」幸村壞壞一笑,一隻手已探入大腿內側,另一隻手緊抓著我的雙手不放,舌頭舔上我的脖頸,在耳邊問著:「妳確定?」

「......不。」慾火一旦被挑起,便一發不可收拾,我顫抖著聲音,含淚道:「別等。別.......別停。」

「這樣啊,那要不要再說一遍呢?」他放開我的手,雙手伸進我的和服中,直接接觸我的每一寸肌膚。

「我、我喜歡你......喜歡得無法自拔。」面對這溫柔又霸道的攻勢,我只得屈服,對最心愛的他傾訴情衷。

深褐色的雙眸中搖曳著似水柔情,他笑瞇了眼,揭開旖旎之夜的序幕。

---------------------------

「差不多該出發了,汐顏怎麼還沒回來?」佐助將行李搬上了馬,轉頭問著幸村。

「那傢伙,說什麼也一定要買個東西,還不讓我跟去,真是的。」幸村無奈地道。

「啊,她回來了。」佐助遠遠看到我拎著一袋長條狀的東西,自言自語道:「到底是去買什麼呢。」

「所以呢,買了什麼?」幸村也好奇地窺視著我手中的袋子。

「這是要送給幸村的禮物。」我露出神秘的笑容,把包裝精美的長條狀木盒遞給了他。

「給我的?」幸村雖有些疑惑卻又掩不住喜悅,問:「我可以現在看看嗎?」

「嗯。」我慧黠地眨眨眼,若無其事地悄悄退開,去旁邊幫忙收拾野營的帳篷。

「這是什麼情況...」幸村拆開禮物之後不禁黑了臉,佐助湊近一看。

「蘋果醋?」佐助面無表情地唸著瓶上的字,平靜地道:「不是挺適合你的嗎?這個兌水一起喝,酸酸甜甜很好喝的...」

「汐、顏!」幸村馬上放下瓶子朝我衝了過來,我早已有所防備,嘻笑著像箭一般地跑給他追。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