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月固定在不固定的時間到來的大失血,總是提醒了我是個女人這件事。

這也許是個原罪的束縛,但如果可以超脫了這個束縛,我想那就代表我也夠勇敢,夠資格去說,女人跟男人一樣堅強,一樣堅定。

它並不會給我帶來的疼痛或不適,但是每每它到來的時候,我的情緒總是會陷入多愁善感和暴躁易怒的最大值。

非常明顯,用情緒突然的起伏來預測它來的時間,屢試不爽。

這個月的來了,所以又開始了,芝麻蒜皮的事情都可以想那麼多、那麼負面,連自己都清楚自己有多麼誇張,平時無感的事情可以暴怒到那種程度,微微的失落感可以加深、延續那麼長時間。

然後很不幸時間落在了期中考前這一週。

音樂啊,妳讓我最重要的人離我如此的遙遠,用無數挫敗來磨練我的心智,吃掉我的時間。但是,每當我心陷囹圄,苦不堪言的時候,又總是妳救贖了我。

「我總是在最深的絕望裡,看見最美的風景。」─幾米。

最單純的鋼琴,抑或人聲加上吉他單純的和弦伴奏,就像人的心跳,比起色彩斑斕的複雜合奏和煽情囉嗦的流行音樂,更加地貼近我的心,撥動心事,甚至能使我潸然淚下。

小聲的能到多小聲?小到像從地底最深處抽出來的,在樂器的技巧上是很難控制。如同心底低低的呢喃,要很用心很用心地聽,才聽得清楚。

大聲的能到多大聲?好像要把生命中所有的快樂悲傷,所有的熱情,所有的血淚潑灑到聽者的身上,把他們淋得全身濕透一樣。

用耳朵聽不到,用心才聽得到。

我是否總是用無能為力、不能控制作為任由自己任性的繼續想太多的藉口?

不是錯了,就算有錯,也是因為愛。

但是以結果論,就是失敗。

放不下也得放下,痛了自然會放下,痛是自己造成的,要不要給別人傷害自己的權利,是自己決定的。

唯一讓他可能喜歡上妳的方法,就是別再繼續喜歡他,讓「喜歡」的弱智心思主宰妳的情緒和行為。

明明都知道的。

卻永遠做不到。

 

念書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