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五十九、墨湖

 

四人謹慎的離開洞穴,所幸大雪已經停了,霧也漸漸散去,他們原本循著吼叫的聲音走去,但走了約莫五分鐘之後,聲音卻漸漸平靜下來,終至消逝了。

「那個奇怪的聲音不見了耶。」碎痕道。

「你們看那邊!」夜璃指著兩顆茂密的大樹之間,忽道。

眾人朝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在柔柔的月光下,兩棵樹後面似乎是一個純黑色的大湖,波光粼粼的煞是美麗,讓人忍不住朝它走去。

「好大的湖…」越過層層樹枝,才看見那湖的全貌,碎痕不禁驚呼道。

「這湖的顏色真是漂亮,很少見到這麼湖水有這麼烏黑發亮的色澤…」沁雪不禁走進了幾步仔細欣賞。

「別太靠近,顏色跟一般的湖不一樣,很可能有什麼東西躲在底下,小心一點。」青竹出身除妖世家,又有豐富實戰經驗,伸手阻止沁雪再往前。

「有一股氣息,但是好像…不是妖氣。」夜璃閉著眼道,話還沒說完,水面開始出現了不尋常的變化!

「大家退後!」青竹大叫。

伴隨著嘩啦啦的水聲,眾人急向後退,只見水花四濺,大量湖水凌空向上湧起,竟有四個人那麼高,然後水漸漸形成一隻巨龜的形狀。

「難道…是玄武?」夜璃道。

 那隻墨黑色的巨龜形成之後,湖面也平靜了下來,周遭恢復了夜晚的靜謐,令人也不知不覺鎮定了下來。

接著一個深沉富有磁性,聽起來十分和藹的聲音說道:「汝等,便是近日闖進暮鐘山的外人?來到這墨湖之前,可是想見本座?」

「我們是來此尋找一個叫幻幽之境的地方,如果對四位神獸大人有所冒犯,還請多多見諒。」青竹知道,這玄武絕非易與之輩,不敢怠慢,行禮如儀地躬身道。

「不錯,敢於踏入這可能進得來出不去的暮鐘山,想必能為幻幽之境所接受是有指望的。本座正是剛才小姑娘所提及的玄武,守護暮鐘山的四靈之一。朱雀你們已然見過,祂的性情較於狂躁,還望你們不要見怪。」玄武溫文的嗓音自巨大的水身中傳來。

「我們擅闖聖山,多有得罪,謝神獸諒解。我們是循著虎吼的聲音,想請問您,那是否就是朱雀神獸所提起的『神虎』?」沁雪聽玄武出言溫和,立刻就放下了一大半的戒心,單刀直入的問道。

「……」玄武一陣沉默,這段沉默還真讓青竹捏了把冷汗,幸好祂緊接著又用溫和的聲音接話了:「祂…真的很痛苦,方才是我用了我僅剩的力氣才讓祂平靜下來的。」

「…聽神獸大人所言,對於神虎並非想除之而後快?」冰雪聰明的青竹聽出話中玄機,卻也被玄武的一番話搞得一頭霧水,理清思緒問道。

「非也,看來汝等對神虎之事多有誤會。你們知道暮鐘山之所以為聖山,是因為有仁獸麒麟常駐其中,由四大神獸所守護,」玄武幽幽地道:「東方青龍主雷、西方白虎主風、南方朱雀主火、北方玄武主水,而有麒麟居中主土。麒麟的力量雖然不若四方神獸,但祂的祥瑞之氣一直維繫著凡間的種種,有祂在人世間才有太平盛世,有祂在人們才能安心的生兒育女。」

「但是數月前有一叫做『虎魅』的妖孽破壞了這個重要的平衡,這種小妖專門吸取祥瑞和諧之氣,尤喜寄生於神獸之身。被寄生後的神獸禍國殃民,所到之處為人們所帶來的已不是福氣而是災難,因此褫奪『神獸』稱號,被改稱為『神虎』。我們沒想到這小妖竟會如此大膽敢去咬坐鎮聖山核心的麒麟,牠死咬麒麟的爪子不放,麒麟終日痛苦難耐,失其本心,到處亂竄,所到之處無不混亂無章,腥風血雨。暮鐘山尚有四神獸守護才免於其難,但失去麒麟的祥瑞和諧之氣,四神獸的神力也受到嚴重的干擾,最近神虎在凡間造成大混亂之後,又回到暮鐘山來了,少了和諧之氣的維繫,四神獸的力量日漸衰微,又加上神虎的歸來,暮鐘山的子民現在是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難之中啊…剛剛的吼聲,正是變成神虎的麒麟所發出的哀嚎!」

「難道…這些日子以來到處都有強盜肆虐,人們流離失所,也跟神虎有關嗎?」夜璃輕道。

「可是,虎魅不過就是一隻寄生的小妖不是嗎?」碎痕不敢相信的道。

「很多巨大的災禍都只是源於一個小小的癥結。」玄武緩緩地道:「反之,巨大的災禍往往也止於一個渺茫卻勇敢的念頭。最近的天象雖然惡煞滿盈,卻也有福星悄悄升起,也許,汝等就是那改變命運的天命之人也說不定。」

「我們…只是區區的凡人而已,能對抗發狂的神獸嗎?」沁雪不禁不以為然的道。

「我們能的!」碎痕被玄武一番話又燃起了雄心壯志,回憶起這些日子來的冒險經歷,十五歲的年少之人不禁深覺此事捨我其誰,信心滿滿的對沁雪道:「沁雪,妳忘記素念說的話了嗎?人的執念是很強的,攔都攔不住!」

「話雖如此…」生性務實謹慎的青竹汗顏的道:「四大神獸都奈何不了,我們又何能何德…」

「此言差矣,」玄武耐心的解釋道:「四大神獸奈何不了神虎,是因為四神獸的力量與麒麟之力息息相關,受到麒麟喪失心智的牽制,縱有萬鈞之力也難以伸張。但汝等不同,汝等來自紛亂的俗世,就如野外荒原密林中的猛虎,能一路存活下來走到這裡,必定擁有暮鐘山生靈所沒有的能力。尤其是拿劍的小姑娘,身蘊靈氣,百年難得一見,可不只是汝尋找著幻幽之境,幻幽之境興許亦在呼喚著汝啊!唯有除去神虎才能使這空間平靜下來,空間平靜了,幻幽之境的密徑才會展開在天命之人眼前。」

夜璃聽聞玄武之言,不禁沉思了一陣,自己身世複雜,日子多災多難,卻被說是「身蘊靈氣,百年難得一見」?

「…神獸言重了,不管是否為天命之人,已經走到這裡,就算希望渺茫,也只能一試…」夜璃嘆道。

「不會希望渺茫的,」那熟悉的嗓音從身後傳來,夜璃回首,發現青竹原本遲疑的表情變了,不卑不亢,一雙堅毅的雙眼如明鏡,凝視著高大的玄武,而目中全無懼怕,續道:「如果這是能拯救生靈、找到幻幽之境的唯一方法,我們就能辦到,一定會辦到。」

「……」夜璃朱唇輕啟,正眼望向他。

「…一定會辦到。」四目相接之時,青竹眸中繾綣萬千,複誦著仿佛誓言。

看著他那眼神,竟第一次覺得完全安心下來,而且在那一霎那,全心地相信了這個承諾。

久久凝望,她不由得癡了。

「汝等有此決心便好。這雀羽和龜甲給汝等,汝等需要協助的時候可以用上。夜已深了,回去歇下吧,汝等的洞穴有朱雀在側,不會有危險的,等明天等見過青龍、白虎,由他們認可之後再親自把他們的信物給汝等吧。」玄武點點頭,把一片炫目嫣紅的雀羽和泛著光亮的墨黑龜甲給了青竹,緩緩地道。

於是四人向玄武道謝,回山洞去了。

火光在暗夜中閃耀著希望,映著沁雪嬰孩般的睡顏,輕微的劈啪聲和碎痕無憂的打呼聲相互應和,青竹靠著山壁盤坐,把武器放在身邊戒備著,才輕輕閉上眼,夜璃卻忽然輕喚:「竹哥。」

青竹睜開眼,聽見她清晰的話語傳入耳中,感覺到一隻小手覆上他的手,那溫香軟玉般的小手雖有點涼意,但那柔情蜜意在他心中是那麼溫暖服貼…

「…你說的話,我相信。」

回憶如夢如煙,一字一句雋刻在心上。

他稍微拙於言辭,但倔強嘴硬也好、沉默不語也罷,總沒有隻字片語不是出於真心。

今夜,她睡得比她之前人生中的任何一夜都要來得安穩,因為相信。

而就算此後有一天長眠不醒,她也覺得足夠了。

嘴角漾起一抹幸福的笑意,青竹闔眸不言,修長的手指回扣住她的纖纖玉手,熾熱的感情已透過手溫傳遞,一切盡在不言中。

兩人十指緊扣,一整夜都沒有放開。

相繫相惜是命運為你續寫的結局,執子之手歎流年似水。

 

第二天,天氣已經放晴了,四人依著玄武的指示,走到暮鐘山東面一個叫紫霆坪的地方。

「青龍神獸大人,我們來見您了!」青竹朗聲道。

語落,在他前方幾尺處,忽然青天霹靂,雷電劃破天際,一只約莫七八個人高的豔紫色的神龍,氣勢萬鈞的出現在眼前!

「本座已聽說汝等的事。汝等擅入聖山,若心懷一絲惡念,本座當即以九天神雷之力,劈下天雷劫!但若汝等心存正念,當真為天命之人,本座願助一臂之力!」青龍之聲如巨鐘般宏亮偉岸,語氣中的剛正不阿,宛如旭日東昇!

「我們自當盡力除去虎魅之害,懇請神獸相助!」在這令凡人驚懼的景象前,夜璃面不改色,躬身應道。

「好!」青龍似乎對於他們的態度頗為賞識,語氣便漸趨溫和:「本座感覺得到汝等的心意,相信汝等的一番話。」接著一片巨大的紫色龍麟便降落在夜璃手中。

「白虎在西面的戰天林,本座送汝等過去。」青龍朗聲說著,四人腳下便出現紫光,彈指之間就到了一片蒼鬱的樹林前。

才剛站定,一陣虎吼就震得耳膜疼痛,一只跟玄武一般大小的雪白大老虎如狡兔般從樹林中竄出,衝著四人道:「本座是戰神白虎,不吃咬文嚼字那套。本座只出三成力,要得本座的認可,先打敗本座再說!」

「明白!」青竹應道,隨即成弓步,掄起飛刀準備應戰。

碎痕也拔出了刀,夜璃執劍護在沁雪身前。

「吼!」白虎又是一陣震耳欲聾的虎吼,轉瞬間,狂風大作,飛沙走石,龍捲風從四面八方夾帶大量砂石攻來!

青竹吸一口氣,用全身之力將巨大的新月飛刀旋轉成一個大圓盾,擋住最快接近夜璃和沁雪的大風暴,碎痕硬著頭皮,和夜璃一人一邊抬起沁雪,提氣高高一躍躲過了數個龍捲風。他們重複跳躍著,待風暴被新月飛刀削弱之後,才停下來,氣喘如牛。

「光是這樣就耗損了大量的體力,要是再來幾次,該如何是好?」青竹心想,雖為四人順利躲過風暴而慶幸,卻也心下擔憂,腦中思緒電轉,白虎卻不由他有時間思考,又是一聲虎吼,這次不是風暴,卻憑空出現了三十來隻野獸!

巨熊、猛虎、豺狼、花豹、獅子同時出現,雖然不是妖怪,但一次出現那麼多也是很恐怖的,沁雪不禁尖叫出聲,但怕同伴們分心又隨即住嘴。青竹反應敏捷,搶得先機,飛刀如一彎新月般的迴旋重傷了四五隻野獸,碎痕雖然慢了青竹一拍、武功較弱,但因為負責紫陽山莊食材的部分,除了下山買米之外也是常常到樹林裡打獵的,所以面對這種飛禽走獸經驗不少,雙刀刷刷刷很快地也解決了兩三隻。夜璃更不用說,面色從容地一劍一個,在優雅的舞劍之間,不久野獸就被解決得差不多了。

然而白虎的試驗還沒結束,祂要看到這些年輕的凡人們拿出他們的真本事,以顯示他們的勇氣和誠意,一連五聲虎吼,四人忍不住都捂上了耳朵,接著,出現在他們面前的不再是沒有思考能力和戰鬥技巧的猛獸,是一個十個人高、手持巨大長槍、身著鎧甲的巨人!

而此時青竹、碎痕和夜璃都已經喘氣不止,疲憊不堪了。沁雪憂心忡忡,他們能平安度過這次的難關嗎?

*****************

閣主小記:中國原本只有四大神獸,北玄武,南朱雀、東青龍、西白虎,但是在春秋戰國時期的人喜歡拿神獸與五行相配,因此又加了一個麒麟居中。麒麟不傷畜牲、不踐踏花草,因此被視為仁獸,據說只有在太平盛世或有聖人出現的時代才會出現,民間更有麒麟送子之說。不管是金木水火土,或是水火雷風土,跟這五大神獸都有相互的對應,以上故事部分為作者結合古代資料杜撰而成,大家看看就好,不必認真XD

資料來源:http://www.wretch.cc/blog/kalendar/5377224

http://translate.google.com.tw/translate?hl=zh-TW&sl=zh-CN&u=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407311817.html&prev=/search%3Fq%3D%25E4%25B8%25AD%25E5%259C%258B%25E4%25BA%2594%25E5%25A4%25A7%25E7%25A5%259E%25E7%258D%25B8%26biw%3D1600%26bih%3D798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01009180364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纏夢
  • 看得滿有畫面的呢
    但因為字太多的那幾段真的很容易不小心眼花XD
    而且字好小背景又是黑色的...冏

    碎痕弟說出那句:「我們能的!」以及他後面說的那句真有他的樣子啊(話題還是縈繞在碎痕身上)
    桔梗妹改天出個碎痕番外啦~~(敲碗敲碗)

    然後夜璃和青竹牽手一整晚那裡,
    我還以為會出現什麼"進一步"的畫面耶XD
    可惜啊可惜~(上面說的純粹二壘啦XD)
  • 我本來以為黑背景白字會比較清楚的說....我覺得這樣看起來眼睛比較舒服耶,最近很喜歡黑夜的感覺~至於字體大小...就...無謂的堅持XD(可以從"檢視"裡面調,如果真的看得很不舒服的話

    他就是一個豪氣干雲的陽光男孩啊~好啊有靈感的時候可以試試碎痕番外XDDD(這已經可以衍伸出超多番外的了

    還好是二壘...不要嚇我嘛XD他們兩個都很害羞的,目前來說這樣已經是極限了啦XDDDDDDD

    汐顏 於 2013/11/29 19:26 回覆

  • 寒星
  • 這章,看來,整個腦袋裡,很有畫面耶!
    樹林與大湖!加上中國的神獸,好有玄幻的感覺:)
    水語可以試著畫畫看此章的風景畫,我想看XD
    還有,我好喜歡妳紫色那句話哦!
  • 呵呵,大概是被仙劍美妙玄幻的世界洗腦了吧XD

    好啊等我有空來試試看(不過那大概要等到很久很久之後....苦笑
    然後我已經改名叫"燭芯"了喔:D(抱歉我一直改XD

    那是古劍奇譚的同人歌曲"雪訴離歌"的歌詞喔!我最近很愛聽,妳可以去聽聽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Q__8UYLhrc

    汐顏 於 2013/11/29 22:34 回覆

  • 柳淵
  • 太棒了,腦袋中有好多生動畫面出現。
    用英文來說就是vivid。
    周遭的人事物都描述的好清楚,不過白虎神獸給他們的考驗也還真難,希望他們能夠順利通過。

    夜璃叫青竹竹哥耶!好親密喔!
  • 可能是因為最近看多了仙劍、古劍的MV的關係XD謝謝啦,以後也會朝這種畫面感發展^^

    神獸的考驗當然沒這麼容易的啦,老實說我還覺得前幾隻神獸就這一'讓他們就這樣通過有點便宜了他們咧(此作者有虐待自己角色的習慣,請忽略

    >//<

    汐顏 於 2013/11/30 01:17 回覆

  • 悄悄話
  • 軒轅夜朔
  • 夜璃叫青竹竹哥?
    哇!這關係已經是夫妻對於對方的親密稱呼耶!
    這關係真的是大躍進了。

    神獸的考驗應該絕對是對他們絕對是有幫助的啦!說不定後來還會有什麼新的招式就是從通過白虎神獸那邊習得來的。(你又在亂猜劇情了)
  • ㄟ豆...其實夜璃在"約定"那章裡面就已經叫過青竹"竹哥"了...

    亂猜劇情不錯啊,給了我不少靈感XD

    汐顏 於 2013/12/02 00:19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