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六十五、暮鼓晨鐘

 

重新鑄過的大鐘經村長之子使勁全力的一敲,果然不同凡響。

這樣的聲音,真的好久好久都沒有聽到了,重重地,敲在每一個深居在村裡的人們心上。

一扇扇門扉,一戶戶窗櫺,都開了一道縫,久未有光線照進屋內,使那鼓起勇氣打開門窗的人不禁瞇起了眼,他們踟躕著,望向鐘聲所在之處,那是村長的兒子站在那裡。

「醉花村的大家!」平兒聲嘶力竭的大喊:「那些躺在病榻上,被你們遺棄、厭惡、害怕的人們,他們沒有做錯什麼事!他們是你我的家人、朋友、夥伴!他們現在需要我們!」

他停下來稍微喘了口氣,他平生沒有如此激動過,定了定神又朗聲道:「瘟疫並不是最可怕的,它並非無藥可救,最可怕的,是見死不救的殘酷人心!」

凌厲的責備之意冷冷的襲上村民的心頭,慚愧與懊悔,從他們眼中流下,痛徹心扉。

「如果你們還記得、還想要回到過去的美好時光,就放下你們的恐懼,敞開你們的家門,和我一起拯救我們的村子吧!」平兒吼著,句句懇切,最後他大聲喊道:「萬花同心─」

「春神永在!」回應他的聲音,遠遠超過他的想像。

門,一扇一扇的打開了,陽光散落在每一戶破敗的屋舍,懷抱著各種強烈的心情,村民們向外踏出的每一步,都是那麼的沉痛,卻又堅定。

 

一天一天,廣場周圍的住戶越來越多投入照顧病人的工作,漸漸擴展到全村。

病人不再暴露在戶外的烈日之下,而得以不分彼此的移到村民的屋內。全村的人戴上手套,罩上口鼻,著手清潔環境、修繕公共區域、研製抗瘟疫的藥物,瘟疫很快的就受到了控制。

隨著季節遞嬗,白日漸短而黑夜漸長,過了立秋,氣溫越來越低,瘟疫的力量也日漸薄弱。

即便如此,還是有不少人無法度過這關,在漫漫長夜中,永遠的闔上雙眼。

「爹,我對不起你...嗚嗚......」悔恨地、悲慟地嗚咽著,那名叫月蘭的女子長跪在公公身邊,徹夜未眠。

這場災禍是如此的折磨著村民的情感,卻也讓人看清了潛藏在美好背後人性的本質,就像一個一直潰爛在內部的大傷口,總要掀開來,等到發炎了、化膿了、痛到骨子裡之後,才會見好。

多少淚水才能洗去這些傷痛?多少光陰與汗水才能換回昔日的生活?沒有人知道,卻也沒有人再詢問神明、向神明哀求抱怨。

畢竟不能事事都仰賴天意,卻不思反省。

或許當人人學會了,怎樣愛別人的身體如同愛自己的身體,那匯聚起來的力量,再怎麼可怕的瘟疫都可以戰勝。

數算不清的日子裡,唯一支持他們走下去的唯有一個信念而已:同舟共濟,同心協力。他們除此之外也沒有別的選擇。

又兩個月過去,瘟疫,終於在醉花村中銷聲匿跡了。

 

「就跟傳說中的一樣,」夜裡,眾人慶祝醉花村渡過瘟疫之災,結束後,平兒和夜璃等人在月下飲茶聊天,他感慨道:「外人會給我們的村子帶來災禍,卻也只有外人才能拯救我們於水深火熱之中。」

 「我替全村的村民在此向你們道謝。」經過這一切,平兒一言一行早已不像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已經有村長昔日的風範了,他起身對夜璃等人盈盈一拜。

「這是做什麼?」夜璃趕緊扶起他,笑道:「你也太見外了。要不是有你,我們也不能熬過受傷的日子,是你喚醒了大家的心,我們不過是幫了些忙而已。」

「以後大家都是好朋友,這樣謝來謝去的,有完沒完啊。」碎痕小聲的嘀咕道。

「看到大家都願意一起幫忙,終於將瘟疫除去,我真的很開心。」火光映得沁雪的雙頰白裡透紅,容光萬丈,國色天香,此情此景令人目眩神迷,在場村裡的青年們都不禁心神為之一蕩。

「是說,」青竹雖不願破壞氣氛,卻不得不提醒道:「我們已經耽擱了太多日子,也該快些動身了。」

「這段時間你們也十分辛勞,還是至少再休息兩日吧?」平兒急著挽留道。

「實在是沒有辦法啊。」青竹露出一絲苦澀的笑,輕描淡寫中蘊含著深深的重擔:「暮鐘山的四位神明還指望著我們去驅除虎魅之害,拯救麒麟讓祂重回聖山,守護這裡,才能讓這個村莊永遠的平安下去。」

「還有溪木寨的那些強盜,也不知道是否繼續荼毒著武藏國各地的村莊?紫陽山莊的兄弟們,他們身上還受著毒害,等著我們帶解藥回去...」青竹站起身來,走了幾步,望向無窮無盡的星空,道:「我們不能停下腳步...」

不管眾人的目光,青竹凝視著夜璃,兩情繾綣,雖然沒有說話,但夜璃知道,他沒說出口卻一直放在心上的,還有她的病。

「是啊,差點就忘了,我們答應要去溪木寨救阿飛那個傢伙呢。」碎痕抓抓頭,原本一掃而空的陰霾情緒,現在又湧上千頭萬緒,要當個行俠仗義、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大丈夫,還真是不容易啊。

「能者多勞,英雄自然是任重道遠。」平兒莞爾一笑,道:「既然這樣我也就不留你們了,記得醉花村隨時歡迎你們回來就行。」

歡聲笑語中,那是醉花村最美麗的一夜,星空璀燦,落英繽紛,花香中再也不會參雜臭味,那不只是由於瘟疫除去的緣故,更是因為人情的芬芳,雖在嚴冬之中,卻如春回大地。

 

夜璃等人離開醉花村之後,村子日漸恢復了世外桃源的景況,居民關係熱絡,互重互愛,各行各業重新運作,繁榮再起,平兒努力的學習如何協調村中的事務,各種知識他都願意去鑽研,期盼有朝一日可以如父親一樣成為優秀的村長。

相對於陷在萬象更新的好氣象,鬧瘟疫時人心惶惶的日子彷彿前世記憶,再沒有人去提起,然而每個人心中都不曾遺忘,也不敢遺忘,這次可怕的教訓。

而那大鐘如今巍巍聳立在廣場中央,陽光升起和落下時都會反射出耀眼光芒,鐘的四周鋪滿了鮮花,不只是象徵醉花村,也紀念那些逝去的人。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