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二十八、呼之欲出


青竹十八歲時,開始加入父母和犬夜叉的除妖行列。漸漸地,大家都知道鼎鼎大名的彌勒法師和驅魔師珊瑚有個青出於藍的兒子,到村莊裡除妖的時候,也總是會有年輕的姑娘們在遠處對這位少年英雄指指點點。

有一次,他們幫助了一個德高望重、知識淵博的長者除去多年為亂的妖孽。這位長者本身也是習武之人,但是由於年紀大了,身體不好,又不像彌勒法師那樣經驗豐富、懂得怎麼樣的妖怪要怎麼治,因此請他們來幫忙。

這位長者有雙炯炯有神的眼睛,親眼見到青竹矯健的身手,心中湧起一股愛才惜才的情緒。在送別時,他特別拍拍這位年輕人的肩膀,豪邁地笑道:「真是個練武的好才啊!敢問師承誰的門下?」

青竹不好意思的一笑,道:「謝謝您,我的武功都是爹娘教我的。」

「其實,我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教他的了」珊瑚欣慰地朝丈夫一盼。

「那麼,有打算繼續深造嗎?」長者問道。

青竹和父母對望一眼,接著齊齊又看向長者,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我可以推薦你一個地方,這個村子往西三十里,有座山叫『凌雲山』,山上有個『紫陽山莊』,莊主當年曾與老朽並肩作戰,是一位非常優秀的武者,他從不輕易收徒的。但我瞧你天賦異稟,我再給你捎封信去,他必無不允之理。」長者熱心的道。

「那真是太好了」青竹興奮的就要答允,話未說完才想到應該要先徵詢父母的意見,急忙止住口。

「既然犬子想去,那是再好不過了。」珊瑚雖然有些不捨,但是看到青竹的神情,知道年輕人想出去闖蕩的心情,是一發不可收拾的,還是答應了。

「爹,我能不能去?」青竹轉向彌勒,問道。

「嗯有一個問題請教」彌勒神色一變,忽然問道:「那位莊主有沒有收女弟子?」

「呃有的,那個山莊也有女徒弟」長者沒想到他會問這個問題,有點錯愕的應道。

「好,你去吧!」彌勒爽快的道。

犬夜叉右眉高高挑起,一臉鄙夷,青竹則有些不解地抓抓頭。

一行人正待出發,忽然村子裡奔來幾個年輕姑娘,其中一個嬌羞的走向青竹,低著頭,抿著唇,一張秀臉脹得通紅,從袖口掏出一樣物事。

「這個,送你」那姑娘說完,把東西塞到青竹手上,就跑掉了。

「呃,謝謝」青竹疑惑地慢慢拆開包覆的繡著牡丹花的錦帕,只覺觸手絲滑,裡面放了一只精緻、收耳低首的瓷兔。

記憶中的畫面就在那一瞬間倏然襲入他的腦海中。

記得她小時候好喜歡抓野兔總是為了追一隻兔子,在山崗上跑來跑去的。後來長大了,有一次為了要證明她跑得比他快,一個勁兒的往前衝,兔子是抓到了,但也差一點就跌落懸崖。

她那個時候真是可愛,她的笑容討喜的無可挑剔。

以後,再也看不到了嗎?

回程路上,青竹一語不發。


而他們不在楓之村,阿籬也剛好到別的村子看病的時候,村內起了一場風波。

這對村人來說,真的只是一場小小的風波,就像春風吹皺春水,一下子便過水無痕。但,對夜璃來說,就不然了。

「喂,那個法師、驅魔師和那個使大刀的男人都不在吧?值錢的東西交出來,或許可以饒你們一命。」這年頭到處流浪的強盜多如牛毛,而這批強盜看起來並不尋常,看他們的穿著打扮有似心術不正的妖僧,似乎身懷異能,這天也找到這兒來了。

「快去請犬夜叉少爺的千金!」村人嚷著,不久夜璃就帶著兵器,和弟弟一起出了家門。

「哪裡來的野強盜,也不打聽打聽我爹娘、叔叔是誰,連我們也敢打劫!」苑風在姊姊身後,示威的叫道。

夜璃靜靜地瞪著敵人,亮晃晃的劍反映出她銳利的眼神,她快、狠、準的一陣飛踢,強盜中的小嘍嘍一瞬間倒了十來個,苑風也用他粗淺的武功助陣,不久,場上仍站著的,只剩夜璃姊弟和兩個看似強盜頭頭的大漢。

夜璃吸了一口氣,苑風大喝一聲:「看招!」兩人同時逼近大漢身邊,敵人則神色從容,並不因為場上只剩他們兩人就驚慌,沉著的抵擋夜璃凌厲的劍法,和苑風顯得有些蠻幹的大刀。輕盈的長劍、沉甸甸的大刀和金光流燦的法杖在空中一來一往,雙方誰也不讓誰。

忽聞「噹」的一聲巨響,其中一個僧人的法杖被夜璃的劍一刺、一挑,捲倒在地,苑風的大刀又和另一僧人的法杖相互撞擊,發出「匡」的一聲,而那武器被打落的僧人忙不迭地從袈裟中掏出一個奇怪的手鐘,晃了一晃,另一個僧人急忙念咒以法術護身,苑風隨即感到胃中一陣翻攪,眼看就要吐出來,一轉頭,卻見一旁的姊姊抱著頭部,痛到躺在地上呻吟。

僧人眼中發出異色,一邊繼續搖鐘,一邊走近夜璃。苑風此時也顧不得身體不舒服了,趕緊擋在姊姊身前。僧人將他一把推開,執起夜璃的手臂,就是一刀下去,這一刀沒有要致命的意思,只是深度剛好讓鮮血流出,僧人將鮮血滴在自己剛剛受傷的創口上,神奇的事發生了,創口竟在轉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苑風掙扎著爬起來,使盡力氣舉起大刀,向那搖鐘的僧人刮去,僧人一時不察,傷了臉部,但卻仍喜形於色,道:「她是傳說中的『四分妖之殘』!快抓回去,她的血可以治百病啊!我們發財啦!」

夜璃眼睛睜得大大的,不敢相信有人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她不為人知的秘密,急怒攻心,不知哪來的一股力氣,縱身躍起,刷刷兩劍,快得令在場的人都以為自己眼花了,而財迷心竅的強盜哪裡反應得過來?再定睛看時,兩個妖僧已成地上的屍體。

敵人死了之後,夜璃還是覺得驚怒交集,又感傷懷,長劍掉落在地,人也昏迷過去了。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