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十七‧童年


「找到你了!」夜璃笑著撥開灌木叢,得意的道。

「啊,怎麼那麼快就被抓了!」青竹錯愕的從灌木群中走出來。

「你呼吸的聲音太大了嘛!而且」夜璃說到這,急忙捂住嘴,把那句「而且我聞到你的味道在這裡」吞了回去。

「小璃每次當鬼都一下子就把大家都找出來了,不好玩!」幽蘭嘀咕道。

「我」夜璃還待說些什麼辯解的話,卻一句也說不出來,急得滿頭大汗,她一向最怕的就是被發現自己和別人的不同,今天卻不小心透露出來了。

「那這次換我當鬼了!」幸好,沒人注意到這件事,寒梅接著說道。


又有一次。

「這這根蘿蔔太大了,我拔不起來青竹使勁吃奶的力氣,小小的臉頰都脹紅了,還是拔不起這根巨無霸蘿蔔。

「讓我來!」夜璃的個性就像她父親一樣好勝,自告奮勇。只伸出一隻手,握住莖桿往上一拔,蘿蔔很快的就離地而起。

「哥哥是男生,居然輸給小璃」翠菊忍不住虧了哥哥一句。

「哼!」青竹不高興的獗起嘴。

這一切楓姥姥都看在眼裡,神情中竟然閃過一絲複雜的擔憂。


不久之後,阿籬和犬夜叉又有了第二個愛情結晶,一家三個人都非常期待這個新成員降臨。

在孩子們中,夜璃是犬夜叉家唯一的女兒,因為這一點她一直覺得有些寂寞,羨慕人丁興旺的彌勒家,四個小孩一起吃ㄧ起睡。無論如何,兄弟姐妹總是比其他同齡的朋友還要親。現在她知道自己即將有一個弟弟或妹妹,心裡非常期待。

「怪胎」,這一直是她藏在心中最深處的隱痛,即使親人朋友沒有以異樣的眼光看她,她卻始終不曾釋然。

「不管別人怎麼看妳,媽媽永遠愛妳。」阿籬曾經忽然緊緊抱著她,含淚的說過這樣的話。

「誰敢欺負妳,敢說妳很奇怪,就告訴我,爸爸去揍他!」犬夜叉也對她說過這樣古怪的話。

畢竟血濃於水,只有待在父母身邊,夜璃才能完全安心。在每個溫馨的夜晚,只要看見阿籬輕靠在犬夜叉身邊,他默默的將手搭上愛妻的肩,阿籬則一手環抱丈夫的腰,另一手輕撫渾圓的肚皮,夜璃就覺得好滿足,而犬夜叉也總是不會忘記用另一隻手摸摸掛在脖子上的小女兒。

幸福的日子總是過得特別快。


阿籬生第二胎的時候,比生夜璃的時候順利多了。此刻,小男嬰在媽媽懷裡吸吮著母乳,犬夜叉和夜璃都陪在一旁。

「一個男生一個女生,真好。」阿籬微笑道,眼神一秒都捨不得離開懷中的小寶貝。

「爸爸我也要看!」夜璃太矮了,犬夜叉一把把她抱起來,好讓她看看她的弟弟。

嬰兒吃飽喝足了之後,就睡著了,犬夜叉體貼的道:「阿籬,讓我來抱吧,妳快點去休息,不要太累了。」

「嗯,小心一點喔。」阿籬把嬰兒遞給犬夜叉,楓姥姥扶著她慢慢走回房間去了。

彌勒夫妻這時帶著孩子們來探,正好又趕上嬰兒出生這天。

「這次順利些了吧?」珊瑚問道。

「嗯」犬夜叉道:「這次是男生!」

「犬夜叉叔叔,讓我看!」梅蘭竹菊興奮不已,爭著要看他們的新玩伴。

「噓!小聲一點,阿籬在睡覺,我兒子也是!」犬夜叉皺眉道,蹲下來讓孩子們看看熟睡的嬰兒。

又望向這個五官端正的男嬰,犬夜叉的表情越來越像個慈父了。

躺在床上的阿籬,聽見外面的吵鬧聲,知道彌勒和珊瑚又帶著孩子來關心他們,莞爾一笑。

阿籬十八歲時嫁給犬夜叉,十九歲生了夜璃,二十四歲又生了這個孩子,歲月悠悠流逝不留痕跡,平淡而快樂的日子中,犬夜叉的年歲也陪著她一起增長,時間過了就不回頭。

這在現代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二十出頭正是念大學享受青春的年紀,如果她沒有選擇待在戰國,她會擁有一個截然不同的人生,她會看見許多不同的風景,可能遇到一個完全不同的人。但她選擇了他,她決定把青春花在陪伴她深愛的人身上,柴米油鹽醬醋茶,說完全不辛苦是騙人的。好在,她沒嫁錯人,犬夜叉不斷成長,她的辛苦,他都看在眼裡,溫柔也就愈來愈常在他身上出現了。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