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章,唉該怎麼說,就是,最後面那一段,十二歲以下禁止觀賞,十二歲到十八歲需家長陪同!(什麼啊

********

章二‧花燭夜


「為什麼一定要後天?明天不行嗎?」犬夜叉狐疑的問。

「不行不行,後天可是我幫你算出來的良辰吉時,聽我這個法師的話準沒錯。」彌勒很堅持,不知道為什麼,犬夜叉覺得他的表情看起來有些邪惡。

「切!隨便你好了,反正也不差這一天。」犬夜叉道,不過,後天好像是什麼特別的日子?他一時想不起來。


到了彌勒所說的「良辰吉時」的那天


依照當時的婚禮習俗,阿籬披上了稱為「白無垢」的嫁衣,這種雪白的絲製和服,是象徵舊生活的結束,新生活的開始。

阿籬不像當時的姑娘一樣,留著那麼長的頭髮,但珊瑚還是幫她梳了一個高高的、三角形的髻,用白色的蓋頭蓋住。這個白蓋頭則稱為「角隱」,意思是「蓋住稜角」,象徵婚前脾氣有稜有角,婚後就必須收斂起來,做一個溫柔的妻子了。

雖然跟和阿籬從小到大一直幻想的西式白紗婚禮有所不同,但是


看到穿的一身黑衣裳的犬夜叉,帶著一抹微笑朝她走來,她就明白那些外在的東西,都已經不重要了。

他的新娘在那頭等他。一身純潔無瑕的雪白,白蓋頭掩不住下面那張麗顏的嬌羞表情,事實上,她並不適合施那麼重的脂粉,但妝容卻也增添了她一分成熟的魅力。

他突然感到一陣熱淚盈框,這樣的畫面,是他在孤獨痛苦的成長過程,在那些弱肉強食的血腥廝殺中,從未想過的,也從不敢奢求的。

曾經以為只要成為完全的妖怪,成為像同父異母的哥哥那樣的強者,就能得到快樂,就是他的夢想。可如今,他已明白了,對他來說已沒有什麼,沒有任何的事,比身邊的這個姑娘,還有周圍的這一群同伴還要重要,還要讓他感到快樂的啊。

笑容,為別人所流的淚,倚靠同伴,真正的強大與溫存,這都是阿籬教給他的,他暗自發誓要一生銘記,直到生命結束的那天。

堅信阿籬是為了見他而出生的,而他也是為了阿籬,再次的甦醒,在五十年漫長的,沉澱的傷懷之後。

從回憶中回過神,牽著阿籬的手,他側過頭,極輕聲的說:「妳好美。」

聽見這句話,她的頭更發低了下去,不禁偷偷的笑了一下。

這時,她的懷中放著的,是媽媽、爺爺和弟弟的照片。

「阿籬,妳帶著這張照片,就當作是媽媽、爺爺和草太都去參加過妳的婚禮了。」在她回到戰國時代之前,籬媽這樣跟她說過。

在這世間有什麼事是可以預測的呢?那個在書桌前消磨著青春的她,何曾想過,她會穿越五百年時空,為了去完成一段無悔的愛情?

又有誰知道,她的出生,六芒星印記刻在她身上,代表的是什麼使命?

然而,對她自己來說,這段遙遠的時空旅行,絕不只是為了要消滅四魂之玉而已啊,若是如此,她又何必這樣和他難捨難分,傷心掙扎,又始終不曾放棄,不曾後悔。

對這份感情,她一直都有這樣的覺悟,因為是自己情願這樣戀著,所以再怎麼樣都怨不得別人。


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無關風與月。

就在今天,所有的淚水曾經,終將化為幸福的前奏,這是一件多麼神聖、多麼值得慶祝的事。

就在今天。

根據古禮,在巫女楓姥姥的祝福下,他們喝下了所謂「三三九度」神酒。犬夜叉手持短把酒壺,略帶緊張的,給阿籬手中的長把酒壺注酒,阿籬再將長把酒壺中的酒緩緩傾入酒杯中,楓姥姥拿起兩個酒杯為新郎、新娘敬酒。

阿籬的神情虔敬,歛眉啜了一小口紅色淺酒杯裡的酒,遞給犬夜叉。他的金眸在阿籬臉上流連了一會兒,接著閉上眼,喝了一小口,然後阿籬喝下最後一口酒,共飲了三杯酒,新人九度交杯。

彌勒、珊瑚、琥珀、七寶和雲母,還有鋼牙和菖蒲都來了,他們此時都大聲的鼓起掌來。

這是幸福的一刻,所有的朋友們都在身邊,犬夜叉緊緊挽著阿籬的手,相視一笑。

阿籬對他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他知道她的意思。

雖然在眾人注視下,他因為害羞而顯得不太自然,還是回應了新娘的任性要求,闔上眼,低下頭


四片唇緊緊重合,這是,他們相愛之後的,第四個吻。

熱烈的掌聲再度響起,每個人臉上都笑盈盈的,歡樂的氣氛充滿在他們周圍。


夜深了,今晚卻沒有皎潔的月色,只有星光透過洞房的窗櫺,灑在一身赤裸、姣好的身形上。

第一次感受這種,每一吋肌膚,都緊緊相偎的親密。

在這美麗的時刻,他們終於,成為再也分不開的一體。

烏黑的髮披在他寬闊的背上,烏黑的眸捨不得離開這張微紅的臉,無數個吻,溫存著她的唇、她的粉頸、她的每個敏感部位。

最後,她累了,將頭埋在他的臂彎裡,沉沉睡去。

「原來彌勒是在想這種事什麼良辰吉時,這個好色和尚」犬夜叉心想。

「犬夜叉」阿籬不知是不是在說夢話,喃喃的說:「其實我一直覺得你人類的樣子比較帥

「是嗎?」犬夜叉一笑,又在她的額頭上吻了一下,才依依不捨的進入夢鄉。

********

苑主小記:婚禮那部分我很認真的去查了日本古代的成親儀式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