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作於台灣論壇以桔梗♨名義同步發表,故事發生時間點是犬夜叉動畫完結之後。

這篇比較短,一樣還是犬籬,但不會像〈曾經滄海〉那麼沉重啦!大家別擔心~



********

楔子‧紅線


我從來不曾想過,有一天,我會為了完成一段未了的情,邂逅你,穿越五百年時空。

不是偶然,是命中注定。

經歷歡笑、淚水,那些點點滴滴的過去啊,將是我而今而後永存心中,最珍貴的寶貝。

我愛,你知不知道,在你我出生之前,早已有一條比金剛石更堅固的紅線,將我們的手指緊緊繫在一起,決定了我們一生的宿命?

誰的心 誰獨自流浪
誰的愛 不經意地悄然滋長
遠去的回憶 再也尋不回
我只有往前飛 飛過千山萬水

誰的心 誰獨自悲傷
誰的愛 在失去之後才觸動了心房
你只會不停往前追
追悔重重你錯過的美
時光的錯位 誰會記得誰

你就這樣愛了
在離別後開始了
誰消失離開 誰停在原地
默默地哭泣 是你
我多想一輩子
不是只要片刻地相依
我會在下一世等你 看那溫暖晨曦
          
       ─張靖〈這樣愛了〉(詞:田丁)
   

********

章一‧求婚


「快點去!不要再推拖了!」彌勒和七寶兩個人合力將站的直挺挺,雙腳死釘在地上的犬夜叉往前推,一行無辜的小草就這麼被刮離地面。犬夜叉眉頭深鎖,道:「這種話叫我怎麼問的出口,彌勒你幫我問就好了嘛!」

「這種事怎麼可以叫別人幫你問!」七寶狠狠鎚了一下犬夜叉的頭,彌勒也附和道:「就是嘛!是男人就自己去問!」

犬夜叉萬不得已被推到正坐在食骨之井上發呆的阿籬面前,見他一臉灰敗,被七寶和彌勒推過來,疑惑的問:「你們在做什麼?」

「阿籬,犬夜叉有話要跟你講喔。」七寶神秘兮兮的道,彌勒抓著七寶的狐狸尾巴,道:「那你們慢慢聊,我們就不打擾了。」然後就一溜煙的跑掉了,七寶嘴裡還直嚷著:「彌勒你幹嘛啦,我想看啦!」彌勒還是那句老理由:「不行!小孩子不可以看!」

「犬夜叉,你要跟我說什麼?」面對阿籬的疑問,犬夜叉支支吾吾的道:「就是那個」話還沒說出來,臉已經通紅的像猴子屁股了,只好溜之大吉:「沒什麼啦下次再說好了!」這膽小鬼又跑走了。

阿籬看著他離去的身影,嘴角不禁勾起一絲笑意,表情隨即又黯淡了一些。望著深不見底的食骨之井,她專注的閉上眼,彷彿想用念力來促使奇蹟出現,然後毫不考慮的一躍而入,然而,她所期待的事還是沒有發生。

「還是不行啊」揉了揉發疼的屁股,她嘆了一口氣,狼狽的爬出井外。

到了傍晚時分。

「吃飯了吃飯了!」

「娘,幫我多盛點飯嘛!我肚子好餓喔!」今天,相較於彌勒家活潑好動、吵吵鬧鬧的雙胞胎女兒寒梅、幽蘭,在彌勒家吃晚飯的犬夜叉和阿籬卻異常沉默。彌勒一邊餵著手上剛出生不久的,名叫青竹的男嬰,一邊還不忘和七寶頻頻觀察犬夜叉和阿籬的一舉一動,七寶在彌勒耳邊輕聲道:「阿籬看起來沒有很高興耶!」彌勒側頭回應道:「這不可能的,犬夜叉那傢伙一定沒有問。」珊瑚把最後一道菜端上桌,然後也坐了下來用餐,她見阿籬默默不語的動著筷子,問道:「阿籬,妳怎麼了?怎麼都不說話?」

「嗯沒有什麼啦,我只是有點想家。」阿籬說著,夾了一葉小白菜到碗裡,彌勒道:「阿籬姑娘為了犬夜叉拋棄自己的故鄉留在這裡,犬夜叉卻沒有好好對待人家」阿籬的臉紅了一下,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好低頭再扒了一口飯。犬夜叉眼睛睜的銅鈴似的,道:「喂,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彌勒無視於他的抗議,閉著眼回道:「你知道我是什麼意思。」

犬夜叉沉默了一陣,站起身,見阿籬已經吃完了,道:「阿籬妳過來一下好嗎?」然後就往屋外走,阿籬跟了上去。屋內的其他三人議論紛紛:「看樣子已經下定決心了。」七寶還在嘀咕:「唉,好想跟去偷看喔!」「什麼什麼,我也要看!」雙胞胎爭先恐後的說,她們最喜歡做的事之ㄧ,就是跟在七寶屁股後面。

彌勒笑道:「要是被犬夜叉發現,當心他揍你們!是說這傢伙真是不乾脆,哪像我那個時候一下子就說出口了。」

抱著青竹的珊瑚,哼了一聲,醋意十足的說:「對一個動不動就問不認識的姑娘願不願意幫他生孩子的人來說,這也沒什麼吧!真不知道當時為什麼會答應你。」

彌勒嘿嘿乾笑了一下,一把抓住兩個想偷溜過去看的女兒,趕快轉移話題:「好啦,今天輪到誰洗碗?」


屋外一片月明星稀,阿籬的目光投射於美麗的夜空,眼神聚了又散。犬夜叉挑眉問道:「妳這傢伙,怎麼老是對著天空發呆啊?」

阿籬笑道:「因為在我的時代,很少看到那麼多星星嘛!」

此刻,他們並肩坐在坡地上,晚風徐徐,夜涼如水,她不禁輕輕的偎在他身旁,在微冷的空氣裡,感情濃的化不開。

「阿籬,妳很想家嗎?」犬夜叉帶著些微愧疚的口吻問,阿籬毫不猶豫的道:「嗯,當然會想啊,我的媽媽、爺爺和弟弟,還有朋友們都在那個地方啊!」犬夜叉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好,只說了:「食骨之井從此以後都不再通了,是嗎」這是問句還是感慨呢


「食骨之井感應到妳的選擇,是留在戰國時代和犬夜叉一起生活下去,所以再度開啟讓妳回來。但食骨之井已經不會再像從前那樣能夠讓你們來去自如了,因為妳的使命已經結束了,時空隔絕是天道運行的法則,因此食骨之井此後將永遠封閉,妳在回來之前應該已經有這樣的覺悟了吧?」楓姥姥蒼老的聲音言猶在耳,其實她當時聽到的時候是有些震驚的,但她只說了:「嗯,我知道

「阿籬真的只是為了消滅四魂之玉而來嗎?還是她還有什麼未了的前緣呢?她和犬夜叉之間跨越時空、牽牽絆絆的不解之緣」楓姥姥望著她離去的修長背影,喃喃說著。

「喂,妳在想什麼啊?」剛神遊了一下的阿籬一回神,就對上犬夜叉好奇的眼神,趕緊道:「沒有什麼啦,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對了,你還沒說你到底想跟我說什麼?」一遇到這問題,犬夜叉又語塞了,道:「就是

定了定神,他的右手不自覺的伸過去握住她的,四目相接的剎那,那是,阿籬從未見過的認真和無懼的眼神,他清了一下喉嚨,緩緩的道:「阿籬,謝謝妳,一直在我需要妳的時侯,陪在我身邊,甚至不惜拋棄一切留在這裡妳知道嗎?在遇見妳之前,我只是個什麼都不懂的笨蛋,妳教會我的事情,有好多好多
…。」

「犬夜叉」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柔情,阿籬顯然不知所措,眼睛不知道該擺哪裡好

「不對,我要說的不是這個…」忽然,他吸了一口氣,接著說:「其實我一直想問妳,
妳願不願意跟我在一起…?」就在他心跳暫停,不敢大力呼吸的這一秒


「咦?我們不是在一起很久了嗎?」

呃,問題意味並未傳達,妳是真不懂還裝不懂啊?一臉洩氣,他無言了一下,不知道「在一起」在現代的定義通常是指「交往」的犬夜叉,此時已經失去繼續看著她的勇氣,眼神彆扭的飄向一邊去,道:「唉呀,我的意思是是說」阿籬純真的、黑白分明的眼依然直直盯著他看,終於,他問出口了,蚊蚋般小聲

妳願意嫁給我嗎?」



沒想到他是要問這個!捧著跳個不停的心臟,阿籬移開了視線,紛亂的情緒自心海掠過,驚訝、喜悅、感動


「我願意」片刻之後,她紅著臉的吐出了這句話,犬夜叉緩緩吁了一口氣,像是好不容易放下心似的。

忘情的,阿籬望向他英俊中帶著稚氣的側臉。是他的手,牽著她,走過無數個美麗的春夏秋冬。是他的容顏,讓她從此神魂顛倒,每每午夜夢迴。是對他執著,讓她拋下一切,選擇永遠留在這片土地上。

對上她的眼,這次他不再害羞了,很有默契的,金眸與烏眸在互相靠近的過程中漸漸的、漸漸的,陶醉的闔上了,屏住呼吸,最後,只剩一片甜蜜的漆黑,以及,從唇上傳來的,對方的溫度。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