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終‧有情無情


「沒事了。」額上一陣沁涼,阿籬悠悠轉醒,映入眼簾的第一個畫面,是溪風極罕見的微笑,她正用濕布擦拭著她的臉。

犬夜叉呢?」阿籬用無力的聲音追問。

「在外頭等著。妳太累了,再歇一會兒吧。」溪風說罷,便走出屋外。


「阿籬醒了沒?」溪風一走出門就和急切的犬夜叉撞個正著,溪風皺了一下眉頭,回道:「她沒事。你先別進去,打攪她歇息。」犬夜叉這才鬆了一口氣。

「事情總算落幕,溪風就此別過了。」溪風淡淡的道別。

想想還是該表示些什麼,犬夜叉急道:「溪風─」

「不用謝我。」溪風回眸道:「是阿籬的執著救了你。」

溪風這段時間思考了不少,她轉身凝視犬夜叉,娓娓道來:「不管是突破式神的記憶封印、食骨之井的結界,還有她的處女之血,她靈魂深處的呼喚,都蘊含著濃烈而強大的執著與思念,只要一步出了差池,你就必死無疑了。」她仰首望著天空,說:「這彷彿是上天也希望成全你們。

溪風的眼神有些迷濛,似無情又似多情,下了結論:「好好珍惜她。這樣的姑娘,真是不多見

「我會的」犬夜叉語帶哽咽的說。


不久,阿籬自己緩步從屋內走了出來。

「妳怎麼出來了?」犬夜叉一個箭步過去扶住阿籬,像握住一朵狂風中纖弱的小花。

阿籬的纖纖玉臂上纏著繃帶,整個人無力地倒進他懷裡,哭著搥打了起來:「你這個大笨蛋!是你害我忘記一切的對不對?笨蛋笨蛋笨蛋!」

犬夜叉眼眶泛著淚光,緊緊的把她摟在懷裡,輕聲道:「阿籬,別說了

淚水濕了犬夜叉的衣襟,對懷中的人兒,他是既歉疚又心疼。

搥打的手漸漸停了下來,想起這十二天他的有苦難言,阿籬心如刀割。聰明的她怎麼不知道,犬夜叉是因為捨不得她傷心,才選擇這樣做的,這對他來說是多麼難受的決定啊!

這十二天,於他於她,都是不堪回首的痛苦煎熬,身體和心靈的雙重凌遲。而很明顯的事實是,這輩子兩人都再也離不開對方了。

溪風悄悄的走開了,看著這對歷盡塵劫、相擁而泣的戀人,心下似乎有些明白了:「這就是,我所缺乏的力量。」


「這個冰蠶王蛹,對人類來說是良藥,對半妖來說卻是劇毒,」師父曾說:「好好保管它,別讓心懷不軌者拿去害人。」

「半妖也是巫女要保護的對象嗎?」年少的溪風問。

「慈悲是身為一個巫女最需要具備的。」師父嚴肅的說:「半妖體內也流著一半人類的血啊!」

一旁年幼的桔梗專心聽著,顯然把這句話銘記在心了。

「不過,如果有一天,妳不小心讓冰蠶王蛹落入敵人手中,害了某個半妖,」高大的師父蹲下身,凝視著溪風:「也許,妳就會見識到妳所缺乏的那種力量。」

溪風不解的眨著眼睛,師父道:「因為,那是冰蠶王毒的,唯一解藥。」


淒風苦雨濕透了遠山的荒塚,其上斑斑的苔蘚,顯示著碑上的人名已逝去了多久。

一把紙傘靠了過來,阻擋了傾盆大雨落在碑上,然後一雙皓腕放下了一束風信子。

雨下了很久,水滲進了她的木屐和白襪,她就這樣靜靜站著,要不是雨水打在傘上發出滴答的聲響,真讓人以為時間就這麼停滯了。

是想陪著墓中的人,在這一場大雨中嗎?

身為世上最強大的巫女,然而,此刻她所能為他做的,也就只有如此了。

漸漸的雨停了,太陽撥開了層層烏雲,灑下溫柔的金光。

「師父,您所說的那種力量我唯一欠缺的」她撫著碑,道:「我已明白了,原來,我曾經擁有過,但又失去了。」

她沒有嘆息,亦沒有愁眉,維持她一貫的淡漠。

抿了抿乾澀的唇,又道:「而且,永遠不會再有了。」

溪風的身影消失在山的那一頭,只剩紫花風信子依偎著的名字,隱約是「斷雁」二字。

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無恨月常圓。


溪風無情,是故不老。

愛是冰蠶王毒的唯一解藥。

(完)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