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惜患這病的時候,全校震驚,再兩天,再兩天她就要大學畢業,出國留學了。

從前懵懂的大學生,如今也是個眾望所歸、光耀門楣的醫生了。杏光考上醫生那天,在春天溫暖的陽光下接過執照,面無表情,一點喜悅的樣子也沒有,而原因,大家心知肚明。

他漸漸明白從前的別離、情殤跟這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被遺棄的時光至少還能保留回憶,但如果連最珍貴的記憶都被病魔無情的抹去,那些誓言、那些曾經,難道就當沒發生過?

朱顏未改,但連她自己也不明白,她失去了多少往昔!多少付出被洗劫一空!

「為什麼會發生在她身上?」這個問題,明知在問千百遍也不會有答案,他只是不甘,就是不甘。

那段日子,他用苦讀來麻痺自己,除了書本裡的文字外,其他的事情,他根本拒絕去想。但那心愛的容顏依舊,他怎忍割捨?他竭盡所能的想讓她恢復記憶,奈何命運的無情!

他帶她去看過那天的落日,但卻只有變質的感覺,空洞的美眸凝視著無限遠方,他只覺得,所有的美麗都太遲了!

他想過研究新藥,冷不防被她一句:「王醫生,你在做什麼?」搞得思緒一團混亂,吁了一口氣,走出研究室,對於她的疑惑,他只說:「我累了。」

以前的他不是一個多用功的學生,常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走在路上一不注意就撞到樹,大家都不知道這呆子是哪裡吸引到校花林若惜了。畢業考前,她很是為他擔心,為了增進士氣,常常叫他:王醫生

他天天去看她,雖然兩人的距離近在咫尺,心卻已分隔天涯!

一日,他陪影月去墓園,只見平平靜靜的,放下一束花。他們是去看影月的女友─路妍依,去年她死於車禍。杏光凝視著影月,道:「想哭就哭出來吧!」但影月搖搖頭,甚至帶著微笑,道:「我已經答應過她,不再流淚了。」

清風拂面,片片枯葉撩過大地,影月拍拍杏光,又道:「你看,再怎麼說若惜都還活在這世上,妍依卻已永遠離開我了。我都沒有流淚,你怎麼能不堅強呢?」

杏光漠然,望著前方,車輛從馬路上呼嘯而過,醫院門口,人們來來去去,沒有人多逗留一會兒,也沒有人注意到這兩位墓園中的醫師。

他決定不再擔任她的主治醫師,而交給影月,自己在研究室埋頭研究,他發誓,在他再見她那天,她就會痊癒。

雖然如此,終究要看命運幫不幫忙,他長長嘆一口氣,望向遠方山間的情嵐。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