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夢璃是朵紫色的空谷幽蘭,那麼,菱紗就是一支絳紅色的燭。

前者生在遙遙山谷,安靜淡雅;後者處於阡陌塵世,熱情明麗。

為保護妖界,從此與愛人兩相別。夢璃的寂寞無奈,我們都看見了。

可是在菱紗那活潑笑靨下掩埋的深深悲苦,又有幾人懂? 

那年看著她邀天河下山共尋劍仙,我曾以為,她只是不經世事的少女。

然而她卻懂得看風水,熟悉各種地勢,知曉生存之道。

我頓悟,原來她早已精通世事。

本來料想她該在無憂無慮中成長。

可她卻說,我要救一村子人的命。

我凝噎,一個豆蔻年華的女子,竟然會主動擔起如此的重責。

這才恍然明白,原來,她與一般的精怪女子,實在太不相同。

也許是她在遇見天河被太平村百姓無理怒斥時,憤怒的那句,「你可知道人言快過刀子?」使我驚詫。看似對什麼都不在意的外表下,卻也藏了一顆善於體恤他人的心。

也許是她在巢湖邊遇到危險不支時,存亡一刻間的那句,「天河,你快跑吧!」讓我震撼。為了一個初識的朋友,竟可以這般有情有義。

又或許是在她得知自己命不久矣後依然努力笑著的樣子讓我太過心疼,堅強如她,奈何上蒼對這個勇敢善良的女子卻依舊殘忍無情。

紅顏薄命,這四個字,我怎麼也沒想到,竟生生地被用到了她的身上。
 
或許她只是一支燭,一個很快就要消散的單薄身影。

可她卻是甘願的。

兩側發墜輕擺,那淡淡的赤色光亮,在週圍人的生命中留下的,是溫暖的紅色光影。

無論遇到什麼,總是那個笑靨如花的菱紗。

哪怕是在為盜時承受著不知情者對她的鄙夷,甚至唾棄。

哪怕是在想起已故的親人之時,備受的種種煎熬。

有的時候,多希望你可以像夢璃那樣,把悲傷偶爾也露在面上,讓你身邊的人察覺,讓他們的些許安慰,慢慢平復你心中的瘡口。

可你卻默默地將這份淒愴咽在肚裡,獨自一個人咀嚼這份不為人知的辛酸。

菱紗啊菱紗,要到何時你才能多想想你自己?

從出生開始就背負上沉重的家族命運,盜墓做賊,為的是百姓。

不計苦累地忙裡忙外,四處打圓場消除麻煩,為的是天河。

被望舒侵蝕體膚,嚴寒攻心時卻堅持照顧別人,最後自己不支倒下,為的是夢璃。

一次又一次在虛弱至極時強打精神,不讓朋友擔心,為的是紫英。

到了最後,得知自己時日無多之際,你想到的不是求救,而是靜靜地自我了解。

這一次,為的,是所有人。

原來蠟炬溫暖別人的代價,就是被淌下的燭滴狠狠灼傷。

可就算這樣,句芒卻還要說,你是罪人。

當你在封神陵想要完成自己唯一的願望時,他卻指著你,一字一頓地說

你不配。

堅強似你,也終於被這三個字罵的說不出話。

原來犧牲陽壽之後,得到的賞賜,就是這樣一頓劈頭蓋臉的羞辱。

紅燭的淚,有誰能懂?

可你還是忍了,哪怕那些言語句句叫你心如刀割。

你不奢求像平常女子那般能與愛人死生相許,為那人做了那麼多事的你,到頭來,只要他心底小小的一塊角落。

玲瓏骰子安紅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百年之後,再見你時,那笑容已隔了厚厚一層黃土。

曾經活潑好動的女子,終成了一座冰涼的石碑。

檀郎依舊在,可菱紗,你怎麼不見了。

只有那段永不磨滅的回憶,待到風霜撲面時,在那人的臉上,凝成一串又一串的相思淚。


苑主小記:如果你看完這篇文章流淚了,我想你應該有和我ㄧ樣的心碎和感動吧。

我喜歡這樣的女孩,雖然我ㄧ直都不是這樣的人,但從今以後我要以這樣的人為榜樣......

為別人想,不要只為自己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