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對我來說是個非常擅長描寫人性的卡通,而且它的劇情安排完全不是為了取悅某個年齡層的觀眾而設置的,而是在闡述更高一層的道理。

今天呢,想來談談我愛羅這個角色。

細心的觀眾應該都有注意到,我愛羅這個人沒有眉毛,我想......那是因為他根本不需要有表情,冰冷就是他的全部。

想殺誰就殺誰,為所欲為,這就是我愛羅。

但他並不是一開始就是這樣的。


「雖然沒有血流出來,可是這裡好痛。」

母親的嘴角滲出血,年幼的他知道她是為他而死的。

「我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他的出生不是偶然,是大人的計謀,他被設計成一個殺手,但是他小時候也曾經是個有血有淚有人性的人。

他不像鳴人那般幸運,遇上伊魯卡老師,從小到大,沒有任何人給他一點愛,或是認同。

別人對他的認同建立在他的殺戮上,所以他用殺人來確認他還活著這件事。

原來沒有別人的認同,人是活不下去的......

鳴人一生的追求,一生的忍道,不就只是取得大家的認同嗎?

君麻呂到死還癡癡為著已經不再關心他的大蛇丸,士為知己者死麼......?

我愛羅的額頭上烙著一個「愛」字,因為他不懂愛,而且他需要。

雖然他並不這麼認為。

中忍考試時他打敗了小李,後來又到醫院中要殺他,為什麼?

因為他嫉妒阿,嫉妒小李有阿凱老師的愛與認同。


再因任務而去救小李時,他嘗言:「只要被人認同,不管那人是好是壞,他都願意為了那人去死。」

小李道:「可是我認為那人不可能是壞人......」

「不,」我愛羅望著遠方,道:「因為人還是害怕孤獨的。」


君麻呂為大蛇丸,白為再不斬......

何苦來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