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如仙女跌落凡間,幻夢化為彩虹碎片,碎了滿地的琉璃依然美麗,王娉玉癡望著已經支離破碎的琉璃半响,才抬眼看那奪璃之人,不是別人,正是花姬。

琉璃落下的霎那,框噹ㄧ聲清脆無比,王娉玉同時彷彿聽到花姬心碎的聲響。

花姬冷冷道:「我ㄧ向自負美貌,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沒有人敢得罪我,天下的男人,哪個看到我不是神魂顛倒、春心蕩漾?你──......我得不到的東西,別人也休想得到!」說罷,取下數支銀簪便往王娉玉射去,針針瞄準要害!

王娉玉躲避不及,雲繚盡眼明手快接住一支,鏗鏗鏘鏘把其他的全都擋下,一時怒火攻心,劍光一閃,月血劍出了鞘,月血劍劍身皓白如月,每每出鞘必見血,故曰「月血」,花姬哪裡是雲繚盡的對手,ㄧ下子就被他的劍扺住喉頭。

王娉玉恐他衝動殺人,抓住他的手搖搖首,雲繚盡放下寳劍,厲聲道:「妳走吧。」

花姬扭頭走了,不甘的淚珠落下,散了幾滴在琉璃碎片上,熠熠生輝。

雲繚盡把劍收起,柔聲問:「沒事吧?」

王娉玉悵然若失,輕聲道:「沒事。」彎腰撿拾地上的碎片,與手帕包裹。

然後從衣中取出捲軸,遞給雲繚盡,他先吸了一口氣,打開來,眼神盡是惘然。

看罷,他道:「玉兒,我還有最後一件事,要到蘇州一趟,妳願意繼續跟我嗎?」

「......」王娉玉沒有回答。

他們找了一處客棧歇宿,此時夜已深,無人聲。

王娉玉進房前,皓腕被雲繚盡一把抓住,她沒有回首,只輕嘆ㄧ聲道:「她.....很喜歡你吧。」

雲繚盡一愣,道:「我─我不知道,妳相信我嗎?」

王娉玉問:「相信你什麼?」

「......」王娉玉見他不語,轉身要進房,又被拉住。

雲繚盡垂首道:「......相信我只喜歡妳。」此時雲繚盡聽見自己的心砰砰跳著,唯恐聽到會令他傷心的話語。

結果王娉玉ㄧ個字也沒說,只是點點頭,就進房了。

進房後王娉玉取出銅鏡,望著自己的容顏,又輕輕嘆了一口氣,她的相貌不過中人以上之姿,清秀而不嬌媚,輕靈而不俗氣,ㄧ雙眼雖然楚楚動人,但哪裡及花姬半點?

他.....是個男人吧?不是說英雄難過美人關麼?他為何如此執著於我呢?這些問題伴著王娉玉入眠。

* * * * *

第二天,客棧裡議論紛紛,因為昨夜ㄧ代舞孃花姬,竟墜樓而死。

兩人走出客棧,不發ㄧ語,前往蘇州。

到了蘇州,雲繚盡道:「玉兒,妳到處逛逛玩玩兒,我先去別處─」

「不要......」王娉玉倔強的道:「我要跟著你。」

雲繚盡看看她的雙眸,道:「那好吧......」

他們來到蘇州城近郊,看見ㄧ個墳墓,上面長著青苔,積滿厚塵。

雲繚盡撫墓跪下,男兒淚簌簌掉了,啞聲道:「月兒,我回來看妳了......」

王娉玉抬頭望見墓上刻著「愛妻趙挽月之墓」。

雲繚盡輕聲問:「玉兒,天緣琉璃的碎片,可以葬在這兒嗎?」

王娉玉拿出琉璃碎片,遞給他。

其實,天緣琉璃並非王娉玉母親之遺物。

百年之前......

「天緣琉璃」本是受女媧娘娘祝福的神物,不慎掉落凡間,被ㄧ少年檢到,少年因而成仙,天緣琉璃卻失去女媧之力,變成普通的飾物。

少年名為雲空卻,人稱「神影少俠」,天緣琉璃是他與其妻趙挽月的定情物,但紅顏薄命,趙挽月與雲空卻婚後不久,趙挽月就因病去世了。

不老不死的雲空卻徘徊人間,牽腸掛肚滿腦子都是趙挽月的笑靨,天緣琉璃在她死後亦失去蹤影,後來他尋仙問道,等待百年,知道伊人趙挽月已經轉世為王家小姐,也就是王娉玉。

於是他易名「繚盡」,至今無人知曉,昔日的「神影少俠」雲空卻就是今日的「月血少俠」雲繚盡,千里迢迢的找到了王娉玉,滿懷思念絲毫未減,轉世後的王娉玉,亦對他ㄧ見鍾情。

天色漸暗,王娉玉輕拍雲繚盡,打斷了他的思緒,她問他,她是誰?

雲繚盡道,ㄧ個故人......

雲繚盡起身回首,看著王娉玉的臉,道:「今世終於被我等到了.....」

王娉玉滿面狐疑,雲繚盡只是勾起嘴角淺淺ㄧ笑,緊緊擁她入懷。

宛若他們才初初相遇.....

不管是百年之前,或是百年之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