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江湖,月黑風高......晚風徐徐,約莫是晚飯時間,花街燈火通明,繁華的景像讓人宛若置身天上人間。

今夜,一男一女來到京城長安,這兩個人的身分,男子是江湖上小有名氣的「月血少俠」雲繚盡,女子是名門閨秀王娉玉,他們說說笑笑的交頭接耳了一番,王娉玉蒙上口鼻,跑往一處民宅,雲繚盡則向花街走去。

長安最大的酒樓叫「牡丹樓」,其內紙醉金迷、輝煌璀璨、美女如雲,今夜依舊散發著牡丹花般的妖艷絕美。

雲繚盡一把推開酒樓的門,酒的香氣、美人的香氣,撲鼻而來,任何人聞到這種味道心都已醉了一半,但這個男人跟酒樓裡其他客人看起來是如此的不同,從那彷若寒星寶珠的劍眸裡,透著絲絲正氣,怎麼看都不像是個會吃喝嫖賭的人。

他抖抖衣袖坐了下來,塵煙下是一張好看的臉,對老闆說:「請問花撩人姑娘是這裡的人麼?」

老闆不屑的一笑,道:「花姬是本店的紅牌,你算老幾?」

雲繚盡沒有答話,只冷冷的看這四周。

忽然一姑娘自水精簾中出,穿的是霓裳羽衣,戴的是琳琅珠玉,頭飾耳環或金或銀,全是難得一見的珍品,但這都掩蓋不了她傾國傾城的容顏,那些珠寶穿戴在她身上都相形失色。

除了她的花容月貌之外,最吸睛的就是她繫在石榴裙上的琉璃珮環了,光華在絢麗的色彩中流動,其上的鳳紋也似真的在騰躍飛舞,這琉璃與她的容貌都不似人間之物。

此時所有酒樓裡的人都停下動作,愣愣的看著她,有人目瞪口呆、瞠目結舌,有人嘆為觀止、議論紛紛。

眾人驚艷的是她的容貌,怎料雲繚盡不為所動,而瞇著眼看著她腰際的琉璃,神情似有無限悵惘與迷惑。

老闆低聲道:「撩人,咱們不是說好,妳別隨便露面的嗎?」

花姬望著雲繚盡,嫣然一笑,嬌聲道:「奴家今夜只陪這位客倌。」

老闆雖滿腔怒火,卻也不敢不服,畢竟花姬是牡丹樓最大的經濟支柱,一旦花姬走人這生意也就不用做了,花姬可是其他酒樓、妓院老闆涎著臉虎視眈眈很久的貨色,現下也只能對她百依百順。

於是雲繚盡跟著花姬進了房,花姬獻歌獻舞,談笑倒酒,看來樂不可支,但沒想到好不容易免費得到這陪酒一夜要幾千萬兩黃金的美人,雲繚盡卻虛與委蛇,敷衍了事且時時若有所思。

幾杯黃湯下肚,雲繚盡借酒裝瘋,舉止開始不那麼拘謹莊重,花姬更是喜歡,忙著把他灌的醉爛,雲繚盡的手捧著花姬的臉,再把她柔荑緊摟,他的手滑下她的柳腰。

另一邊,王娉玉遁入民宅,盜得一捲軸,想到雲繚盡答應辦完事就跟她到江南一起生活,不禁喜出望外。

不料,一進酒樓,問到了他所在的房間,一推開門,映入眼簾的是這幅景象。

王娉玉悲憤難平,奪門而出,雲繚盡一見她來,神情立即恢復清醒,大叫:「玉兒!」,手用力一扯,扯下琉璃珮環,隨即趕了過去。

花姬一時不知發生什麼事,直到看見自己被扯斷的腰帶,方知受騙,憤而出門。

王娉玉一路跑,雲繚盡一路追,雖然雲繚盡武藝輕功遠在王娉玉之上,但王娉玉身子輕,追了好一會兒才拉住她的纖纖玉臂。

王娉玉的眼淚潸潸落下,回首道:「沒想到你是這種人!」

雲繚盡急急的道:「不是妳想的那樣......」

王娉玉戚然道:「你背叛我......」

雲繚盡道:「我是為了偷這個還給妳。」張開手掌,露出光華流燦的琉璃。

王娉玉一看到這塊琉璃,頃刻間忘了悲憤、忘了慟哭,眼睛直直盯著它,當然不是因為它太美而震懾,而是......

有種強烈的似曾相識的感覺襲上心頭,而且伴隨著千絲萬縷的思緒,好似心海被人一敲,揚起陣漣漪。

彷彿是潛伏在她心底很久的某些事物有了線索,但她完全不知道那是什麼。

她無意識的伸出手撫摸這塊琉璃,好像那是她失散多年的寶物,接著她問:「這是......?」

雲繚盡緩緩道:「這是天緣琉璃,是那個......令堂的遺物......」

王娉玉奇道:「我娘沒跟我提過。」

雲繚盡支支吾吾的說:「她拜託我......拿回來還妳的......」

話未畢,忽然竹林裡衝出一人,把琉璃奪來,摔個粉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