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正值隆冬,雪花細細的,輕輕的落,銀白色的世界已變得無法指認。

太冷了,斷橋邊,連一個賞雪人也不見,幾許寂寞在此處逐漸擴散,像耐寒的梅花蓓蕾。

雪中不聞琴聲,又是個靜美的午後,靜美中帶著心碎的感覺,張青走後,趙鸝結結實實的病了一場,躺在床上一手輕點窗外雪花,雪花馬上融了,另一手想去撫張青的琴,卻搆不著,差點從床上跌下來。

一陣劇咳,在廚房熬湯的慈母聞聲急急走來,幫趙鸝拍背,道:「癡心丫頭,不是叫你不要亂動麼?要彈琴,等病好了再說。」
趙鸝用小聲到只有自己聽的到的聲音說:「只怕在他回來之前是好不了了。」母親沒有聽到,也不再多說什麼,又回去忙了。

望著窗外,雪覆蓋了往長安的路,梅花仍只是靜靜的佇立著。

過了好些日子,趙鸝好多了,可以下床散散步,冬天也快到盡頭了,她盼著春天的到來。

一日,在書中讀到了這一首詩:

  終日尋春不見春,
  芒鞋踏破嶺頭雲。
  歸來笑拈梅花嗅,
  春在枝頭已十分。

趙鸝默念,春在枝頭已十分,是麼?還記得你說:「當聽雨軒外那株梅花開,也就是,春天到來的時候,要告訴我。」

每年花開花謝,就算是同一株樹,也會有不同的面貌,憑魚雁往返的隻字片語,怎能道盡梅花之美?只能寄一枝梅苞,冀望它能在你手中綻放,就算你收到時它已枯萎,也能讓你對江南的春景,多一份美麗的盼望吧。

再附上一闕辛稼軒的詞,瑞鶴仙,因我沒有什麼文采能讓你憶起小時候我們踏雪尋梅的畫面,只得藉助詞人之手來傳達這份思念:

  雁霜寒透幙。正護月雲輕,嫩冰猶薄。溪奩照梳掠。想含香弄粉,靚妝難學。玉肌瘦弱,更重重龍綃襯著。倚東風,一笑嫣然,轉盼萬花羞落。
  寂寞!家山何在:雪後園林,水邊樓閣。瑤池舊約,麟鴻更仗誰託?粉蝶兒只解尋花覓柳,開遍南枝未覺。但傷心,冷淡黃昏,數聲畫角。

很美吧,梅花不同凡俗,而靚妝只不過是些取悅阿諛的花拳繡腿,想必她是很難學會的吧,但她只要秋波輕輕一轉,便萬花羞落了。

什麼時候呢?能同我ㄧ起來尋春。梅,中原別處也有,但對你,對我來說,江南之梅,不只是代表一個無悔的春天,更代表一段無悔的愛情,你應該也是這麼想的吧。

一陣寒冷襲來,打斷了趙鸝的思緒,承接雪花的是梅枝,承接梅枝滴下雪水的是一個如水的姑娘。

攜了油紙花傘,大病初癒的她仍不願離開情繫的梅花樹下,一切都浸濕了,傘以上是雪水,傘以下是淚珠。

她在尋張郎身影麼?亦或是在尋一個無悔的春天?只有她心裡明白。

憶君淚落東流水,歲歲花開知為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