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完之後發現內容跟這次幸村生日禮包的故事有點相似><....但寫都寫了總之就先這樣吧。(?)

---------------------------

我住進上田城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了,剛從現代回到這裡的時候,收到了安土城武將們的來信,對於他們溫暖的祝福與厚愛,我一直常存於心。然而雖捎去了回信,但卻一直苦無適當的機會可以回去探視他們。直到有一次,幸村奉命要到遠方的城池處理一些政務,途中會經過安土。他原打算繞路而行,但在我不斷央求下,終於答應讓我同行,並且在安土城盤桓一日,佐助也跟我們一起行動。

「喂...妳就這麼想安土城的那幫傢伙嗎?」策馬而行時,原本今日異常安靜的他,忽然在我背後不悅地問道。

「誒...我...挺想他們的,不行嗎?」我微微側頭,發現他竟眉頭深鎖,一臉吃到什麼極酸的東西一般。

「我沒說不行......」他雖然嘴上這麼說,但眉頭之間的皺褶卻更深了,我忍不住轉過身伸出手,往他的眉心輕戳一下道:「唉呀~你別皺眉頭了,不過就停留一天嘛!我想看看他們過得好不好...」

「知道了知道了......就一天,只要妳開心怎樣都好。」幸村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我說...難得我們一起出來騎馬,你也高興一點嘛。」我望著一臉陰沉的他勸道。

「我很高興啊。」他皺著眉回答。這人果然是什麼都會表現在臉上啊...我又戳了戳他的臉頰道:「騙人。你高興的時候才不是這種表情呢!」

「你高興的時候,表情是這─樣─的─」我把他的眉頭撫平,用雙手把他的嘴角往上拉。他的眉頭馬上又皺了起來,口齒不清地道:「尼乾十麼......」

「誒...」由於過大的動作,我重心有些不穩地晃了一下,幸村趕緊用雙手將我抱緊,稍微大聲叫道:「喂,別亂動...這樣很危險!」

「唔...抱歉。」我安分地轉回前面,他抱緊了之後便沒有再鬆開,順勢把頭放在了我的肩膀上,故意在耳畔輕道:「妳既然這麼囂張,晚上會好好報復妳的。」

「.......」我的雙頰立刻染上了緋紅,他趁機在我臉上親了一口,隨即打直身子握好韁繩。

---------------------------

幾天之後,我們抵達安土城。這次遠行的目的並非打仗,因此也沒有帶很多的人馬。但為了安全起見,幸村還是讓大家駐紮在距離城下町有段距離的草地上,只有我、幸村和佐助悄悄潛進城中。

「那個...我和你們暫時分開行動吧,」我對他們說:「不然如果讓他們看到你們,肯定又會直接刀刃相向...」隨即露出苦笑。

「我不要。」幸村抓住我的手,不假思索地拒絕了我的提議。

「誒......」我被他那有些無理取鬧的回答愣住了,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反應。幸好佐助很明理地拍拍幸村的背,把他從我身邊推開道:「好了好了,別像個小孩子一樣。你不想因為這種事引起戰爭吧?」

「這......」幸村擺出一副極其為難的表情。

趁他還在猶豫時,佐助忽然在我和幸村之間撒下大量的撒菱,幸村驚道:「喂!你這是在幹什......」佐助一邊阻撓他的行動,一邊示意我快走,我也只好小跑步離開了現場。

「汐顏!」幸村朝我伸出手,我忍不住不捨地回頭,叫道:「傍晚,在市集,你之前常擺攤那個地方見面吧!」說罷便朝城內飛奔而去。

---------------------------

和他們兩人分開後,我沒有立刻前往安土城樓,而是先到了以前常常和幸村一起喝茶的茶攤歇歇腳。

這裡有許多回憶呢...我還不知道幸村是敵方武將的時候,經常和他在這裡喝茶談天,還記得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臉紅的樣子......。

我正想得出神的時候,忽然望見兩個熟悉的身影,驚訝出聲道:「...秀吉、政宗?」

「...汐顏?」兩個人幾乎同時瞪大眼睛朝我這邊望過來,那畫面讓我覺得非常有趣,因為他們同時驚訝的樣子並不多見,不禁露出了笑容。

「什麼風把妳吹回來了?」政宗戲謔地道,一伸手便捏我的臉頰道:「好久沒看見妳這傻呼呼的笑容了。」

「啪疵!」三人沒有注意到,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陣撒菱被捏碎的聲音。原來幸村拉著佐助偷偷跟著汐顏,躲在茶攤的牆後偷看。佐助輕聲道:「喂!你不要浪費我的撒菱...話說回來我從來沒遇過那麼快就能拔掉那麼多撒菱的人...要偷聽別人說話別拉著我一起啊!」

「別隨隨便便碰她啊!可惡的獨眼龍。」幸村咬牙切齒地說著。


「看來在上田城過得不錯呢。」秀吉露出溫暖的笑容,像個大哥哥似地摸了摸我的頭道:「看到妳這麼有精神我就安心了。」

「居然...和那傢伙那麼親密的樣子!」幸村幾乎要從牆後衝出來,佐助使盡全身的力氣才拉住他,道:「喂!別再出聲了,你也不想讓汐顏為難吧?」

「不過,政宗和秀吉居然會一起來喝茶,真是令人驚訝呢!」我看著這兩個人,疑惑地說著。

「我怎麼可能和一個大男人特意一起來喝茶。」政宗聞言不禁蹙緊了眉,望著我道:「要也是跟像妳這樣可愛的姑娘一起。我只是覺得今天的會議太無聊了,所以......」

「...他怎麼能...那麼輕易地說出這樣的話...」稍微冷靜下來的幸村,驚訝地說道。佐助回道:「你該多和政宗學學,坦率一點...你看,汐顏好像很開心的樣子呢!」

「還說呢!要不是覺得這次非得好好說說你不可,我才不會追來這裡呢......」秀吉想起了來意,蹙眉又想開始說教:「我說過多少次了,會議進行中不要隨便溜出來,尤其是像你這樣重要的武將......」

「好了好了好了,難得汐顏回來,你就不要再唸了行不行?」政宗一臉受不了的表情撇過臉,想讓耳朵遠離那還唸個不停的嘴。

「大家還是像以前一樣呢!」我看著他們一如往常的絆嘴,微笑道。

「說到這個,我們快回去安土城吧,信長大人還有三成、家康和光秀他們一定也都很想見妳。」秀吉露出溫柔的笑容,道。

「我也很想念大家。」說罷,我便和他們二人一起往城樓走去。


---------------------------

「看樣子,平安無事而且挺幸福的樣子呢。」信長大人坐在上位,露出滿意的神情。

「是的......謝謝您的關心。一直到現在才回來探望真的很抱歉。」我低下頭誠懇地回應。

「汐顏大人能回來探望我們,真是太好了!您不在的時候,家康大人也時常提起您呢!」三成露出久違的天使笑容,對我說道。

「誒....真的嗎?」我不禁詫異地往家康那邊望去,只見他狠狠瞪了三成一眼,撇過頭道:「我哪有常常提起...你少在那邊胡說八道了...我只不過是有點不習慣少了一個笨蛋而已。」

看見他們兩人向往常一樣絆著嘴,我露出懷念的表情,微微一笑。而家康將目光轉回來時,看見我的表情,也不禁露出淺淺的笑容道:「只是這樣就那麼開心,果真是笨蛋呢。」

「我也好久沒有欺負妳了。妳不在,都沒人可以捉弄了。」光秀也壞笑著說道,但眼神卻在與我目光相接時變得溫柔了起來。

「這些傢伙...和汐顏的關係好過頭了吧!」躲在天花板上的幸村忍無可忍地喃喃自語,佐助無奈地道:「冷靜點,你知道我們現在是在敵軍城樓正廳的天花板上嗎?為什麼非得跟來這裡不可啊......真不該告訴你潛進來的方法的。」

「好,今晚就決定舉辦歡迎汐顏回來的宴會了!我來負責做菜!」政宗興沖沖地宣布。

「你這傢伙...不要擅作主張啊!」秀吉不大高興地道。

「這主意不錯,就這麼辦吧。」信長大人勾起嘴角,同意了這項提議。

「這......」我想起和幸村的約定,不知該不該答應,然而武將們已經開始討論細節,根本完全沒有要問我意見的意思......。

盛情難卻,我只好低下頭道:「謝謝你們...但在那之前我可以出去一下嗎?我忽然想起有點事......」說著便退出了正廳。

秀吉和光秀追了出來,秀吉道:「等等,汐顏。今晚會留宿在安土城吧?我會先請侍女幫妳收拾房間。」

「啊,不......我......已經找好住的地方,不用麻煩了,謝謝你。」我為難地飄移了視線。

「妳怎麼這麼見外,回來這裡卻還不住在城中,而要住城下町嗎?」秀吉狐疑地瞪大眼睛。

「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不能告訴他們我是和幸村一起來的,晚上要和幸村一起住...我過意不去地低下了頭。

「嘿~」光秀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道:「看來是想和城下町的『朋友』一起住吧?」

「光秀......?」我詫異又驚恐地抬頭看他,只見他卻對我露出讓人安心的微笑。

「城下町的朋友...?是之前在市集認識,要好的行商和店主嗎?」秀吉問道。

「是、是的。差不多是這樣、吧......」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我支支吾吾地回答。

「妳......」秀吉瞪大了眼睛,看著我驚問:「難道要跟外面的男人一起住?」

「不、不是!怎麼可能!」我急忙一個勁兒地搖搖頭,靈機一動,道:「是、是我在城下町認識的繡娘們,我想和她們敘敘舊。」

「這樣啊...不是就好。」秀吉鬆了一口氣道:「你是女孩子,一個人到這來,可別隨隨便便跟陌生人走啊。」

「好了好了,你就不要勉強她了。」光秀把秀吉往正廳推了推,對我道:「晚點見,汐顏。」然後又對我露出仿佛別有深意的壞笑。

「唔、嗯......」光秀好像知道些什麼...雖然有些懷疑,不過還是要感謝他幫了大忙,我點頭示意道謝,便離開了城樓。


---------------------------

「她往市集的方向走了!明明就還沒到傍晚...」幸村和佐助在城下町一路狂奔,幸村額頭上流下汗珠,道:「一定要在她之前趕到市集,不然她會發現我們一直跟在她後面。」

「所以、一開始、就不要、跟蹤她、不就沒事了...」佐助一邊喘一邊說著:「你確定這樣就不會被她發現嗎?而且現在還沒傍晚,那麼早就出現在市集也很奇怪吧?」

「穿幫了也無所謂,我不想讓那傢伙等。」幸村頭也不回地朝以前擺攤的地方飛奔而去,故意繞開汐顏可能會經過的大路。

不久之後,幸村和佐助終於趕到市集,很快就遇到在市集到處閒逛的我。

「幸村、佐助?」我訝異地說道:「你們怎麼這麼早就來了...?而且怎麼一副氣喘吁吁的樣子啊?」

「哪有氣喘吁吁...你想太多了啦。」幸村眉頭深鎖,道:「只是天氣太熱了而已......虧妳還能這樣悠悠哉哉地四處閒逛。」

「我本來...還想要在這裡挑一些禮物和甜點送給幸村呢。」我露出有些可惜的表情,道。

「妳......不用特意做這種事啦......」幸村聽聞我的話,很快便紅了臉。

「因為,你早上好像很不開心的樣子...」我有些擔憂地望著他,道。

「我沒有不開心...」讓這傢伙擔心了嗎......?幸村焦躁地抓了抓頭,視線回到我身上,道:「妳......倒是一副很高興的樣子嘛。」

「嗯,因為今天見到了很久不見的大家嘛。」我不假思索地露出笑容應道。

「......跟他們在一起,就那麼開心嗎?」幸村似乎壓抑著情緒,又轉移了視線,問道。

「幸村...你生氣了嗎?」我換個角度窺視著他的雙眸,有些不安地問。

「我沒有...」幸村稍稍抬起了頭,不讓我看清他的眼神。

「別生氣了...」我不知所措地說,幸村表情僵硬,未加思索便脫口而出:「妳...不是還要去參加那些傢伙幫妳辦的宴會嗎?快去準備吧,玩得開心點,不用顧慮我...。結束之後,我在秘密小屋那裏等妳。」說罷,便轉身離去。

「你為什麼會知道我要去參加宴會...?難道你們一直跟著我...」我驚問,但話還未說完,幸村已經走掉了,佐助朝幸村叫道:「喂!你...」然而他並沒有回頭。

「汐顏,抱歉,其實我們今天一直跟著你...」佐助向我道歉,接著又道:「幸村似乎還是很在意你和安土城的武將關係那麼好這件事......」

「因為他們是我很重要的同伴啊。」我難受地低下頭,沮喪地道:「但是我喜歡的就只有幸村一個人而已......」

「我想,這一點幸村心裡也是知道的。」佐助安慰般摸了摸我的頭,道:「他只是暫時鬧彆扭而已,我待會兒會幫妳勸勸他的,你就放心去參加宴會吧。」

「嗯,謝謝你......」我依然有些難以釋懷,但為了讓佐助安心,就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往城樓方向緩緩走去。

---------------------------

「喂!」汐顏離開後,佐助四下搜尋,終於找到了幸村的身影,只見他焦躁地坐在湖畔,望著湖水發呆。

「......」幸村心裡也知道剛剛的行為有些幼稚,而且也傷到了汐顏,於是低頭不語。佐助窺視著他的臉,道:「看來你有在反省了,是吧?」

「有什麼好在意的,汐顏剛來到這個時代的時候,是織田軍先遇見了她,並給了她安身立命之所,她會對這裡的人有深厚的感情也是很正常的吧。」佐助面無表情地訴說著:「況且,她剛才急著婉拒他們留宿的邀請,急著過來告訴你晚上要去宴會,怕你等不到她,還為了讓你開心,想買禮物和甜食給你。這不就說明她心裡其實一直都有你嗎?」

「我......」歉疚的感覺襲上心頭,幸村懊惱地道:「我真是個笨蛋,為什麼我...老是不相信她的真心呢?」

「你不是不相信她。」佐助微微一笑,道:「你只是太在意她了,真是個醋桶呢。」

「少囉嗦。」幸村重新打起精神,站起身來道:「我會好好補償她的。謝謝你啦,佐助。」

「這沒什麼,我已經習慣你們吵架的頻率了。」佐助不以為意地回道。

---------------------------

宴會中,因為幸村的事情,我一直心神不寧,沒辦法好好享受,雖然對織田軍的各位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藉故提早離開了。

沒想到才剛踏出正廳,就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身子忽然懸空,被人打橫抱起。

「居然這麼早就溜出來了,就這麼想見我嗎?」

---------------------------
(下回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