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遲疑間,夜璃瞥見神虎的雙眼,似乎閃動著兩種不同的情緒,憤怒狂躁是顯而易見的,卻彷佛同時閃爍著哀求、痛苦的神情,一閃即逝。若沒有用心,是絕看不出來的。

然而神虎口中醞釀的攻擊並沒有減緩速度,這次那紫色的光箭比上一回的更大更刺眼,儼然不留任何情面,會致人性命!

青竹以最快速度拾起新月奔到夜璃身前之時,巨大的紫色光箭正朝夜璃射來,它侵蝕了夜璃的結界,且眼看數秒之後就要突破結界!

夜璃心下做出決斷,她用力一拉青竹的手,向上一躍,同時釋放已經箭在弦上的「水光接天」,但卻不是對著神虎的方向,而是地面。

排山倒海般的力量自銀翼牙湧向地面,肉眼幾乎看不見像千光煞那樣明顯的亮光,卻浮動著如水一般柔而不弱的攻擊,「碰」重重一聲,擊向地面,夜璃和青竹因著強大的反作用力而飛向高處,而神虎的紫光箭敵不過水光接天如柔道般的化解力,緩緩消弭在氤氳的柔光中。

混亂中青竹扔下新月飛刀,以身相護夜璃,落地時兩人翻了好幾個跟斗,以消除衝擊力,怎料卻碰撞到硬壁。青竹悶哼一聲,左手摀著慘遭「碰壁」的腰部。

夜璃睜眼一看,竟看到他們所在之地已不是之前平坦的草皮,而是一個巨大的凹槽!

水光接天的力量竟如此驚人!

然神虎可不容他們有時間從凹槽中出來,對著還在地面上的碎痕和沁雪發出聲聲怒吼。

「沒事吧?」看他神情扭曲,夜璃關切的問。

青竹扶著插在地上的新月,咬著牙搖搖頭,急道:「快想法子出去!否則...他們兩個後果不堪設想!」

神虎哪容他們還有時間思考對策,又想對碎痕和沁雪故技重施,而他們可沒有接下這招的本事!

就在此際,碎痕情急生智,對沁雪大叫:「跳!」兩人用力向下一躍...

在底部的夜璃聽聞大驚失色,要知底下是堅硬的地面,可不是水面,要是沒有足夠的身手,落地是會嚴重骨折的!然而就在這時,銀翼牙又像感應到她的思緒一般...

碎痕和沁雪落地前的一瞬,銀翼牙又發出如結界一般的靈力,就充溢在兩人與地面之間,竟像落在柔軟的床上一般!

在銀翼牙結界的保護下,碎痕和沁雪輕輕落地。

青竹重重舒了一口氣,但現在安心還太早了,神虎走近凹槽,居高臨下,虎視眈眈地朝他們吼著!

「可惡!」碎痕很快爬起來,手裡緊緊握著雙刀,見這情況,除了守在沁雪身前之外,他別無他法。

夜璃倏地站起身,神情無懼瞪著上方,以銀翼牙指著神虎,仍泛著光的銀翼牙彷彿在威脅著神虎不要亂來。

神虎似乎也知道銀翼牙不好惹,沒有再用同一招去對付,但仍然對在凹槽中的四人發出警告的聲音,並用眼神對峙著。

「啊!」青竹忽地大叫一聲,原本摀著腰的左手,轉而去摀住突然脹痛的右手。

原來是那股一直難以掌握的神祕靈力,正朝右手匯聚,而他幾乎快握不住新月飛刀。

轉瞬之間,再也等不下去的神虎眼冒金光,竟也朝下方跳,而青竹仗著直衝全身的腎上腺素和那股已經蓄勢已久的仙靈之能,以及一股無以名狀的膽識,和夜璃交換一個眼神,她即刻會意,蹲低讓青竹憑藉著她的背向上,用力一躍!

右手幾乎是燒灼般的疼痛,但他死命地握住了新月,力量便全往新月上面積蓄,用盡全身之力,舉起新月,對準神虎之爪,直劈下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君
  • 好精彩!!加油
  • 謝謝!!

    汐顏 於 2015/08/11 01: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