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可怕了....我看了一下日期,距離上次更新已經快一年了,這一年發生了很多事,因為我前年九月接任國樂社幹部之後就越來越忙,生活重心逐漸轉移到社務上,然後去年的二、三月,又開始參加團練,不得不多花時間練樂器。八月卸任之後,發現自己對音樂的興趣,大三這年時間,大都花在樂器和逐漸繁重的課業上,然後年紀大了(?)又抽不到校本部的宿舍,交通時間也占了許多,因此這邊就荒廢了,對於喜歡這篇小說的讀者真的感到很抱歉。雖然今年暑假比往年更忙,又要實習又要打工,但因為有人留言想看續集,我很開心,所以決定解封繼續寫啦XD(然後一直有人反應字太小...好啦那就放大一點XD


夜璃等人離開了醉花村,又回到原本住的洞穴,因為曾經在那個地方聽過神虎的吼聲。

在醉花村的這段時間,忙碌之餘,青竹也沒有鬆懈練習,現在已經可以隨意發動仙靈之能,只是還沒到可以攻擊強敵的程度。

碎痕也很有心,一步一腳印踏實的苦練青竹教他的各種招式心法,進步飛快,和在紫陽山莊鬼混的那十幾年比起來,早已不可同日而語。果然人還是需要有壓力、有動機才會成長。

就連手無縛雞之力的沁雪,有時也會拿醉花村裡小孩子玩的木劍,照碎痕的樣子比劃一二,即使那笨拙的模樣被碎痕毫不客氣的笑了,也不死心。

回到洞穴之後,夜璃則是經常獨自一人乘著煙嵐飛到附近的樹林,凝神練習發動千光煞的念力,對於體內微弱妖力與強大靈力的掌握,亦進步不少。只是每練習一次不免對當地環境造成大破壞,在有一次神獸玄武忍不住現身無奈地對她說了一句「拜託汝別再砍樹了」之後,才改到墨湖旁邊練習,由整個墨湖來承受千光煞的威力。

一天,夜璃練習到一半,忽聞不遠處突然出現劈哩巴拉的火花聲,和一個刺耳的聲音吼道:「哪來的老妖怪,竟敢來這裡撒野?當本座死了是不是?」

夜璃聞聲便舉起劍朝聲音方向跑去,映入眼簾的除了上次打過照面的朱雀,卻是個熟悉的佝僂身影。

「刀刀齋?」夜璃瞪大眼睛,驚訝的道。

「唉唷我的小祖宗,我總算找到妳囉。」刀刀齋愁眉苦臉的道:「早知道這麼麻煩,就不跟那傢伙談什麼條件交換了...」

「條件交換?」夜璃疑惑地問。

「犬夜叉答應我,叫我找到妳,並告訴妳關於銀翼牙招數的事,就免費幫我洗澡、刷背十次!再不洗澡我身上都要長跳蚤啦。」刀刀齋道。

夜璃於是告訴朱雀,刀刀齋是她的朋友,為驚擾朱雀向祂道歉之後,便請朱雀回去,然後刀刀齋開始娓娓道來銀翼牙的絕招。

「銀翼牙的真髓,也就是最基礎的招式,叫做『千光煞』,威力跟犬夜叉的『風之傷』相當,當心中出現保護別人的強烈勇氣,便可催動。」刀刀齋喃喃的道:「妳運氣比妳爹好多了,我在打這把劍的時候,就已經把蘊藏在牙齒中,你爹的意念,透過妖術讀清楚了。妳爹拿到鐵碎牙的時候,妳爺爺早就死了,再無法透過牙齒讀取意念和記憶,所以鐵碎牙的奧義不可言傳,銀翼牙卻有跡可循。」

「原來那招叫『千光煞』...」夜璃應道。

「銀翼牙的奧義,比『千光煞』更複雜,估計是參入了妳娘阿籬的意念,叫做『水光接天』,一樣要有過人的勇氣,但關鍵在於心思要冷靜沉著而反應機敏,並以柔克剛,將力量想像成流動的水,蓄積在劍身,形成護身的結界,並同時發出陣陣能殺敵於無形的光暈,因為同時催動妖力跟靈力,力量比鐵碎牙的『爆流破』更加強大。」刀刀齋摸摸鬍子得意的說。

「水光接天...」夜璃複誦著,細細思量刀刀齋話中的涵義。

「嗯,就先這樣啦,我要洗澡去囉!」刀刀齋說罷就騎上大牛準備離去,夜璃急道:「關於銀翼牙的事你說完了嗎?」

「接下來的招式不是妳一天兩天就能學會的,先把『水光接天』成功發動,再說吧!」刀刀齋頭也不回的道:「可是我身上的跳蚤可不能再等了啊!」

夜璃愣了一下,心中為年紀不小了還要幫老妖怪刷背的父親在心中默哀三秒之後,便回洞穴去了。

 

隨著時間,夜璃一行人漸漸熟稔彼此,而醉花村的暖意,以及為他人付出所得到的成就感,多多少少也讓原本個性陰沉的夜璃和嚴肅而多慮的青竹,變得比較開朗。四個人之間,講話越來越沒禮貌,跟之前的相處模式簡直是天壤之別。

「這招要叫什麼呢?」青竹看著地上一隻動彈不得、全身都是風刃所刺出小洞,再也威風不起來的大獅子,思量著道。

「刺蜂窩?」碎痕提議。

「難聽死了,不要。」青竹搖頭,不留情的否決。

「萬箭穿心?」沁雪道。

「雖然沒什麼創意,但好像也想不出更好的了...」青竹苦惱地看看天空,嘆道,一點也沒察覺到他無心說出的實話傷到了沁雪脆弱的玻璃心。

「這麼弱的招式也要想名字...」夜璃一回到洞穴,就毫不客氣地挖苦,道:「別再欺負小動物了,你們也到墨湖那邊去練功吧。」

「妳居然覺得這是『小』動物...」青竹看著香汗淋漓的夜璃,汗顏道:「真不愧是暴力女...唉唷!」

然後,青竹負傷...負著頭上兩個大腫包,沉默的獨自前往墨湖練功。

至於為什麼不是一個而是兩個...

「妳這不是應驗我說的話了嘛!」青竹驚恐地摀著頭上的包,無辜的道:「娘說過做人要誠實...」

...所以就變兩個了。

 

危機,總是在意想不到的時候降臨。

一日夜裡,虎吼聲驚醒了四人的美夢,一時間天旋地轉,洞穴就要崩塌,四個人急急忙忙抓起武器往洞外逃,睡在洞外的煙嵐也警戒地飛上空中盤巡,不斷發出高頻率的警告鳴聲。

新月飛刀朝虎吼之處迴旋而去,只見一道銀光在月色下閃得發亮,劃破虎皮,滲出鮮血,激怒了神虎,血盆大口一張就要把青竹吞了,青竹急向後跳開,碎痕掄起雙刀,一招「虎嘯龍吟」砍向虎眼,神虎閉起大嘴,機靈一閃,以免受刺目之苦。

此時他們才看清楚神虎的全貌,是一只長相奇特的大老虎,體型比四神獸略小,渾身散發著瘴氣,尤其是右前腿,虎爪色澤妖異,青紫的顏色延伸到虎腿上,有如中毒,不同於其他三隻虎爪。

「等等!」沁雪定定神,大聲道:「不要把力氣花在傷害祂身上,祂的本體還是麒麟神獸,傷害祂也會減損祥瑞之氣的。快照玄武神獸說的,想辦法砍下祂的右前腿的虎爪吧!」

「這樣我不就不能使用絕招了?」夜璃自言自語,高高一躍,銀翼牙瞄準神虎的動向,砍向右前腿的虎爪。

神虎見她攻擊右前的虎爪,突然反應激烈,發狂似地,朝夜璃大吼,又張大了血盆大口,這次卻不是要吃夜璃,卻自虎口之中,發射出一道紫色的異光,筆直的朝夜璃射去。

說時遲那時快,紫色光箭到夜璃身前時,她根本無暇動作,青竹、碎痕要閃身過來護,速度也差了一步。夜璃思緒電轉,心中閃過刀刀齋一席話,按捺住心中的恐懼,輕輕闔上雙眼。

銀翼牙突然出現像心跳一般的顫動,一層靈氣從夜璃周身擴散開。

那正是「水光接天」的前奏「結界」!

夜璃睜開眼,覺得身上的妖力源源不絕的湧上右手,心裡焦急地想:「怎麼辦?要是發動了『水光接天』,肯定會重傷麒麟神獸的。」

神虎仍處於暴怒狀態,一擊未成,又開始醞釀下一波攻擊...

夜璃該怎麼辦呢?

這招「水光接天」,究竟是發還是不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纏夢
  • 恭喜終於生出來了喔!
    哪像我的拖了這麼久...似乎沒有心力去完成了唉

    是說刀刀齋不能自己洗去跳蚤我才不信咧
    不是有冥加爺爺嗎XDD

  • 他不是不能自己洗而是懶得自己洗...
    他大概也想罷冥加這個色老頭順便洗掉XD

    我也是有人留言我才想說繼續寫的啊,不然根本沒動力,因為永遠都只有你們會看會回...這麼辛苦的寫,一堆人看免費的還潛水="=

    汐顏 於 2015/07/01 23:32 回覆

  • 君
  • 辛苦你了!!看到更新真的好開心喔~謝謝你百忙之中還抽空來寫
  • 也謝謝妳的熱情捧場 ^_^ 大家的留言鼓勵就是網路寫手最大的寫作動力喔~ :D

    汐顏 於 2015/07/08 00:52 回覆

  • 琴
  • 期待下篇!
  • 謝謝妳的支持喔 ^_^

    汐顏 於 2017/09/02 00: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