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我好累,每天每天都好累,為了自己跟自己的約定,要做一個至少持續三個月的決定。竭盡全力把自己的潛能全部逼出來,看自己可以堅強到什麼程度,固執到什麼程度。

不會笑的女人一點也不美,我知道,可是我總覺得,研究裡說的沒錯,人潛意識裡是分得出來怎樣的笑是真心的笑,怎樣的笑是社會性的笑。我那麼努力的在那麼累的時候還扯出笑容,但我總是覺得他看得出來那不是真心的笑,那是一種強迫自己要「樂觀開朗快樂」的笑,不真正改變,終究是徒勞無功的。

我擁有的東西不多嗎?為什麼我會那麼害怕手中緊握的被奪走?那麼容易覺得別人能輕易得到我經過千迴百轉的努力才得到的東西,才知道,在人際關係中,在一切能力、音樂技巧上,苦勞不等於功勞,更不見得能換功勞。才發現,除了老師常說的。努力不一定會成功,但不努力一定不會成功。這句話有個大前提,有個先決條件,就是如果所有的人都是站在同一個起跑點上,如此才會成立的。

你不能否認有些人根本不用努力就可以得到某些東西,有些人不用跟自己戰鬥、不用糾結,不用峰迴路轉崩潰禁閉經過多麼痛的領悟,就能那麼單純、自在、快樂,大智若愚。就如衛教人永遠無法解釋為什麼會有活到一百多歲的人瑞說出,他天天抽菸喝酒這種話,是一樣的道理。這當然不會令人景仰,卻還是令人羨慕。

最近讀了幾本九把刀的小說,我的感想是害怕,無窮無盡的害怕。在小說裡,「如果犧牲一切就可以換得愛情,那它就不會顯得那麼珍貴了」,何況是在現實生活中?八年,跟我目前的一年多一點相比,我堅信的,我信仰的一切,簡直幼稚得可笑。我很少有那麼強烈想要改變故事情節的衝動,還記得上一次是在看三國演義的時候,看到曹操毫不猶豫的把刀刺入救命恩人心窩的那一刻。

愛有多難?難到仿佛就算全宇宙加起來的努力,都不能撼動命運的一分一毫;愛有多簡單?簡單到有些人什麼也不必做,什麼也不必努力,它就降臨。

對,任何人都可以用任何的話批評我,但是就是不能說我沒努力,即使只是誤會也不行,這就是為什麼我那天會莫名其妙在一個陌生的學妹面前崩潰大哭的原因。

因為這分努力牽涉的範圍之廣,遠超過任何人可以想像。

當然我還是可以繼續編理由說服和欺騙自己,也許這只是在爬山,山窮水盡就會柳暗花明,只是還不知道到底要慘到什麼地步才叫山窮水盡;也許這只是在修練,修一輩子都還修不來的緣分,人家求一份塵緣都要在佛前跪五百年了,這短短的歲歲年年,又算得了什麼?等一年等不到就等十年,等十年等不到就等一百年。等一百年等不到,就等七百年。等七百年再等不到,就等一千年。

以上這些,當然是孩子氣的話。

會說出這麼濫情的謊言,理由只有一個,就是知道自己只要還待在他身邊一天,就絕對無法戒掉對他的喜歡。

我就是喜歡,那一邊微笑著一邊無奈搖頭的表情,喜歡那永無止境的傲嬌,喜歡那些無聊的小脾氣小暴躁,還有,那很稀有很稀有,難以察覺,很久很久才會不小心流露一次的溫柔。

說句題外話,我覺得啊,他一定可以活很久很久,不會得癌症,因為他想生氣就生氣。

有人說,愛若不能讓人越來越好,就當離開。我真不知道這話要怎麼套用在我的情境上,我的確是越來越好,我用比以前更高的標準在要求自己全方位的成熟,有如夸父逐日、精衛填海般的精神,我越來越好,但是是在痛苦中,越來越好。

最近也看了兩性作家「肆一」的文章,我至少得到了一個安慰:沒有人可以否定我的愛。他可以拒絕,可以不要,而其他人可以瞧不起、可以嘆息、甚至嗤之以鼻,但是沒有人可以否定我的愛。

我愛他的方式就是我對愛的詮釋,即使,在他的愛情名冊上還沒有我的名字,我卻已經是他的。即使知道,他只是不想當壞人,因為男人的答案沒有如果,只有「有」和「沒有」。我的未完成,他早已完成。就算有遲疑,也是我和他,不是我們。

我真的越來越好了,我排了一堆課在課表中,打工也排了不少,每天中午晚上都少不了樂器的練習和課程,累到,心變得很脆弱,動不動就跟師長嘔氣,一轉身,對他永遠還是笑容可掬,人果真是犯賤。

除了酒越喝越多之外,我還真說不出這學期我有哪裏變得越來越「不好」。

「我不能一直待在妳的身邊救贖妳。」─查理‧布朗

我對他的喜歡讓我越來越好,但是為什麼我越喜歡他,就越發現自己有多麼殘缺?

我不可以喜歡他,至少不可以讓他知道我還是那麼喜歡他,裝得再假掰也要裝出來,因為,這是可能讓他一點點喜歡上我,唯一的方式。

但我就是他媽的超喜歡他,所以我現在他媽的痛苦。

「我藏不住秘密,也藏不住憂傷。正如我藏不住愛你的喜悅,藏不住分離時的徬徨。我就是這樣坦然,你捨得傷,就傷。」─蔡康永

的確啊,不想要一樣東西,不會把一個人怎麼樣;但是很想要一樣東西,一直得不到,卻可以毀掉一個人。

「你不知道沒關係,我知道就好了;你不記得了沒關係,我一個人記得就好了。」─《白蛇傳》白素貞

 

【Family】

我沒辦法每次都說原諒就原諒,物質上跟精神上的滿足本來就是兩回事,我沒辦法因為吃飽了喝足了天冷了有衣可穿天熱了有冷氣可吹,擁有所有一切的富裕美好,就遺忘每一次痛徹心扉的惡言。

你們真的了解蒙在棉被中尖叫,哭到沒有力氣繼續哭的感覺嗎?

每次都說會有所不同,每次都說有一點一點在改變,可是你們真的知道這對我來說有多難承受嗎?

我只不過是一個才二十出頭,又脆弱敏感細膩到極點的女孩子而已。

為什麼仿佛不原諒就是我的錯,是我不忠不孝?我是受害者耶!

你們有看到那滿地的心傷了嗎?有察覺到那麼一點點,為什麼今日的我會成為今日的我嗎?

為什麼,我的愛會,不是給太多就是給太少?為什麼,我會堅持,要被人所愛,是有條件的?

因為我想要永恆,因為,即使我不去想,即使知道那是因為口不擇言,那些話語還是字字句句都滾燙地烙印在我的心裡,讓我害怕,如果我有哪裡表現不好,一早醒來,會變成沒人要的孩子。

為什麼,我會那麼排斥「神愛世人,沒有條件」的說法,因為,分明,這世上,有人是王公貴族,有人是販夫走卒;有人美麗,有人醜陋;有人聰明,有人愚笨;有人幸運,有人倒楣。就是沒有一件事是公平的。

而且我也不願意「神對世人沒有條件的愛」這件事真的存在,如果真是如此,那我的那些努力,那些傷心,不就全部都沒有意義,全部都付諸東流?如果,那些執著什麼都無法換到的話。

我好累,我好痛,所以我不想說話,超級不想,不想解釋,不想分享,不想被強迫做任何事,對不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