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壓力真的滿大的,企劃書要讀我不擅長的英文文獻,還要寫出老師想要的形式,期限也很近,本週就要完成全部,介入策略整個都還在渾沌狀態。語言學概論也全是英文,下禮拜又得交作業。心理衛生偏偏原文書連書都還沒弄到手,貴桑桑的一千多塊買回來之後,還得硬著頭皮研讀。這學期年度音樂會要上的協奏曲「黃土高坡」(黃土情),沒有分譜也就算了,超不熟悉的A調也就算了,一堆要按弦的Fa跟Si,有Fa跟Si的琶音完全不能爬(除非我有四隻手),轉G調還無縫接軌,是要我瞬間移動嗎?但是我身為去年已經上過比賽跟音樂會的大三老人,屬性又是一首歌編制頂多一台的古箏,如果還一直抱怨個不停,一定會被覺得很「番」的吧...我為什麼不能再強一點呢?真的不能做到的,大家也不會強求,為什麼要這麼憂慮呢?它的原編制是箜篌(類似豎琴的樂器)而非古箏,所以這些問題,根本就不是我技術上的問題,只是我庸人自擾而已。

古箏的基本功還是需要再多加努力,我已經很努力了啊,樂器這種東西不能躁進,更不能貪心,只能一點一滴慢慢累積,好好享受當下。真的很喜歡古箏的聲音,今天下午那段時光,因有古箏相伴,煩躁的情緒仿佛都被暫時洗滌了。練習曲超多又彈得不好,都沒有時間練「瀏陽河」還有「山丹丹開花紅豔豔」QQ搖指、下滑音、超廢無名指、貼弦還是不行....慢起漸快也不行......

笛子也是,進進退退的,連吐音這麼基本的東西都吐不好,總是這樣傻傻地埋頭苦練,時間跟體力不斷流逝,不是看起來很努力就會進步,那些成本花下去要有成效才不是浪費啊。

我突然發現自己其實是一個「嚴以律己,亦嚴以律人」的人。自己心中已經形成了對世界的一套標準之後,就用同樣的標準去衡量所有的人,不符合標準的,就會覺得「這個人怎麼會這樣?」、「這個人怎麼這麼奇怪?」,進而忍不住引發厭惡的情緒。

雖然說身為人,本來就會有好惡,不管是對人還是對事。但是厭惡是一種負面情緒,正面的人通常也比較少討厭別人,而負面的人則經常不喜歡某人;前者因為較少負面情緒當然比較快樂,後者則常常陷入萬劫不復的煩惱中。而厭惡是來自於評斷,評斷是來自於心中對人有一套覺得「身為人應該遵守」的法則。

外表應該如何打理,談吐應該如何應對,甚至只是舉手投足之間的一顰一笑,都包含在這套自定的潛規則之內。因為我自己會(幾乎啦,累到爆或是情緒極端低落的時候不算的話)時時刻刻去警惕遵守,所以我也「預期」別人「應該」跟我一樣盡這些努力。因為這對我來說是付出沉痛的代價才學到的教訓,我也非常的努力。

然而每一個人,都背負著自己的一個故事,事出都必有因。我身上林林總總的殘缺,亦是來自於許許多多成長過程中的傷疤,我自己再清楚不過,但為何我總是會對這些其實跟我有相似遭遇的人,產生一種奇怪的報復心理,覺得「長這麼大連這個都不懂,活該被討厭」、「如果自己都了解,並對自己現在的處境感到不滿,為什麼一點也沒有想要著手改變?」,而不願意伸出援助的手。

我想那也是為了保護自己吧,畢竟難免跟誰親近了就會被其他人指指點點,而且措辭、態度不夠溫婉,方法不夠正確,人家還不見得會感謝妳,甚至覺得妳是存心傷害他。

我畢竟還是能量不夠,愛莫能助。然天助自助者,我也並沒有義務要幫助誰吧?

受過傷的人難免會成驚弓之鳥,矯枉過正,我很多地方還是很退縮、自我否定、缺乏自信的,其實根本不需要對自己那麼嚴苛,不過就是個人而已,就像我上學期末發的那篇文,人生短短數十載,做對做錯,緣起緣滅,沒什麼大不了的。愛不到想愛的人,愛我的人我又不愛,那也就這樣了,其實一輩子也沒有那麼長,這輩子結束或許還有下輩子。

拜託不要再活得這麼累好不好?人生夠多苦澀的事了,能開心的時候就開心吧,沒有人會因為妳過度開心而責怪妳的,更不會因為知足了就不求上進,妳完全不可能是那種人的嘛。

一切的苦澀,都是磨練。

 

「拋開過去 我想認真去追尋 未來的自己

不管怎樣 怎樣都會受傷 傷了又怎樣

至少我很堅強 我很坦蕩」─梁靜茹〈給未來的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