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六十三、傳承

 

夜裡,碎痕早已呼呼大睡,沁雪白天受了驚嚇,也沉沉睡去,只有還在揣摩著仙靈之能的青竹,和一向多思多慮的夜璃仍醒著。

「小璃,在想什麼?快睡吧。」青竹忽然發現夜璃的眼睛還發著亮光,問道。

「…你才是,受傷的人,還不快睡。」夜璃漫不經心的應道。

「…」青竹無法反駁,只能用眼神倔強地繼續催促夜璃就寢。

「小時候我娘跟我說過一些關於他們年輕時候的事。」夜璃裝做沒看到,把手伸到火堆旁取暖,道:「我爹那把鐵碎牙,你看過吧?」

「鐵碎牙的力量,一揮可退百敵。」青竹悠然神往,那是從小到大都崇拜著的。

「鐵碎牙是我爺爺傳給我爹的寶刀,我爹並非一開始就能發揮鐵碎牙的力量。」夜璃盤腿而坐,一副準備促膝長談的樣子:「而鐵碎牙未灌注力量時,看起來也不過是一把生鏽的刀而已。」

「每次看鐵碎牙變成大刀時,都覺得…很不可思議。」青竹道。

「鐵碎牙是我爺爺為了保護身為人類的奶奶而打造的刀,我爹第一次發揮鐵碎牙的力量,是在他第一次萌生出,想要保護我娘的念頭的時候。」夜璃思及至此,露出和母親相似的溫柔笑意,仿佛能感同身受那小小的幸福,半响看著火堆,輕聲道:「白虎稱讚你重義…長、長情,說不定那股力量,也是…」

「嗯,我知道了。」青竹柔聲道,他知道她不好意思,便沒再讓她說下去。

如果僅只是這樣就能發揮仙靈之能,那也太過容易,他無時無刻不是在想著要保護身邊的人,更不曾想把力量用在其他用途上。

「還有,我在想或許仙靈之能和妖力是一體兩面的,運用方式也不會差太多。」火光下映得夜璃的臉更紅了,急忙轉移話題:「鐵碎牙第一次使出『風之傷』,是爹看出風的裂縫,並把鐵碎牙順著風的軌道砍下去…」

「風的軌道…」青竹又仔細回想他使出炫風時,眼目所見。

「…」夜璃卻不知為何忽然沉默下來。

青竹心思細膩敏銳,只神遊了一會兒,就馬上察覺夜璃有異,道:「小璃,妳…」

「你真的不在意…」夜璃欲言又止:「算了,沒事。」

「到底什麼事?妳說出來吧!」青竹急道,身子向前傾。

他知道這夜璃總是千頭萬緒又不願說,而他最不樂見的就是他們之間有什麼心結嫌隙,或有任何他加添給她的煩惱。固然他不能完全替她分憂,至少能做到不給她傷害吧。

「…不在意我是…」夜璃停了一會兒,緩道:「妖怪的孫女…?」

青竹聽聞這話,似乎有些無奈和傷心,定睛看著她道:「…小璃,我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不管妳身上流著什麼樣的血,妳就是我的璃妹妹,誰都不能改變這個事實。從沒有人會因為妳的身世怪罪於妳,妳的病更不是妳的錯,妳為什麼自己就是想不開呢?」說罷,深嘆了一口氣。

幾秒沉默後,青竹低下頭,帶些失望的極小聲道:「我還以為…妳已經完全明白我的心意。」

夜璃啞口無言,再次明瞭到這份感情很深,也很沉默、很脆弱…她卻還要這樣誤會他、試探他,而他只是溫柔寵她。

「竹哥,對不起。」夜璃緊緊握住他的左手,愧疚的道。

少女的態度一軟下來,可真是會融化人的,青竹心裡五味雜陳,又覺疲倦,閉目道:「妳現在乖乖睡覺就原諒妳。」

「真的嗎?」夜璃在他身邊躺下,眨眨眼問。

青竹用力握了一下她的手,睜開一隻眼瞪她,笑道:「妳還懷疑?」

夜璃吐吐舌頭,露出一副無辜的眼神,然後縮在他腳邊乖乖睡了。

 

經由夜璃述說,關於其父犬夜叉如何得到和操控鐵碎牙的經驗,青竹對於如何靈活運用新的力量有了頭緒。

數日後,他已能夠凝神看穿風的流動,並領略到念力的強大。

任何功夫都要從根基底子練起,這道理從小他就知曉,因此他現在還在練習著如何平穩的操控風,把水桶從山洞口移到身邊。

碎痕也沒閒著,雖然左腿不能移動,左右手卻可以演練雙刀招數,他們不知道敵人何時會突然出現,只能趁這時間努力增加自己的功力。

夜璃除了處理提水煮食這些瑣事之外,時而也會興致勃勃的舉起銀翼牙和碎痕過上兩招,嚇得沁雪臉色蒼白,有時也會說他們兩句。

然或許是因為有運動的關係,食物消耗得比想像中快,於是這天,夜璃又乘著煙嵐,往那神秘的村子飛去。

午時,在村子旁的艾草田,她果然看到平兒正在那裡採藥。

一打照面,平兒便皺眉道:「你們怎麼還沒下山去?」

「我們有兩個人骨折,必須等他們復原再下山去比較好。」夜璃推託的道。

「…妳在這等我。」平兒收了收裝艾草的竹籃,留下這句話,頭也不回的走了。

煙嵐啄啄自己雪白的羽毛,很快的,平兒就回來了,只見他不只拿了比上次更多的食物,還帶上了一些烏黑的藥丸。

夜璃知道他不收銀子,見他拿了那麼多東西有些失措,煙嵐今天又沒掉多少羽毛,正躊躇著道:「除了羽毛,還有什麼我能給你的東西嗎?」

「不用了。」沒想到平兒一口回絕:「我只要姊姊只要答應我,等妳那兩個同伴一復原就下山去。這些是烏菁歸元丸,有讓骨頭加速復原的功效。」 他指指那些黑得發亮的藥丸道。

「小兄弟,」夜璃彎下腰,萬分誠懇的道:「我和我的同伴都非常感謝你給我們的協助,我們很想要幫助這個村子。不瞞你說,我們的同伴是因為跟神明白虎神獸交手才受傷的,神獸相信我們,並給予我們力量,希望我們能除去神虎之害,如果你信得過我的話,就請別趕我們走。」

平兒聽到「白虎、神虎」這些字眼十分震驚,半信半疑的楞楞看著夜璃好一陣子,道:「妳…真的沒騙我?」

「千真萬確。」夜璃肯定的道。

「…」平兒停了一會兒,緩道:「我們村子在這個地方已經好幾百年了,從來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只相信我們信奉的四神獸和鎮守麒麟會守護我們,世世代代…從祖先流傳下來的說法,據說是神諭:外人將會給我們的村子帶來災禍。因為一直沒有外人真的來過,所以這個神諭雖然流傳下來卻不曾應驗,直到有一天,村子裡的巫女一如往常地在祭祀鎮守麒麟的時候,香爐突然崩毀,而四神獸則示下新的神諭:因為麒麟為妖所侵成為神虎,萬不可再祭祀否則會引發災禍,而神虎之害終有一日會臨到村子裡,只有外人能夠除去。在那之後我們就不再祭祀麒麟,平靜了一段日子,大家都快忘了這件事。後來,有一群外來的強盜進入村子,嚷著說是來尋找幻幽之境的,燒殺擄掠無惡不作,幸虧巫女大人將他們擊退,趕出了村子,但在那之後村子裡就爆發了嚴重的瘟疫,一直到現在,已經死了近半數的村人了…」 

「瘟疫並非無藥可救,但是藥僅能控制,無法根除,而且藥草配置的速度根本趕不上瘟疫散布的速度,而且,因為害怕被傳染,越來越沒有人願意去救助那些得病的人,時至今日,只剩下我奶奶還不死心地在為那些病人配藥了。」平兒道。

「我該回去了,妳也快回到妳的同伴身邊吧,有什麼需要的再來找我...記得,不要擅自進村。」勾起滿腹心事,平兒看看晦暗的天空,深深望了夜璃一眼,就離開了。

 

夜璃帶著食物和藥丸回到山洞,青竹和碎痕服下藥丸,然後眾人飽餐了一頓,只覺精神奕奕,著實恢復了元氣,夜璃當然也把今天平兒對她吐露的,關於村子的秘密告訴了同伴。

「那些病人太可憐了!」沁雪聽罷,神情激動道:「天澗城也曾經流行過瘟疫,那時城裡亦是這番景況,但是因為有幾位大夫無私的付出,大家齊心協力照顧得病的人,瘟疫才得以破除。真不得不說,這個醉花村的村民,對鄰人真是冷漠殘忍!」

「也許他們的情況跟天澗城有所不同...但這場瘟疫持續那麼長一段時間,村民的消極心態絕對是一個原因。」青竹皺著眉,道。

「不管怎麼說,他們現在最缺的就是配藥跟照顧病人的人,等這條腿一好,我們就過去幫忙吧!」碎痕道,這傢伙無論處在多麼惡劣的景況下都一樣精力充沛、壯志凌雲,而且信心滿滿。

「嗯,我也想看看他們的病情,說不定是我知道怎麼醫治的。」沁雪點點頭,道。

像是上天也感受到他們的心意,幾天之後,也許是神奇的藥丸加上悉心照顧,青竹和碎痕總算可以自由行動了。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纏夢
  • 總感覺這章沒甚麼大起大落啊(被巴)
    然後可能是因為斷文斷太久,有點忘記上一章的內容在講些甚麼了XD
  • 連我自己都快忘記自己寫過什麼@@"不怪妳XDDDD

    汐顏 於 2014/06/22 20:05 回覆

  • 柳淵
  • 我覺得這一章的重點就是在講傳承這個概念啊!
    夜璃用犬夜叉之前是如何學習鐵碎牙的例子來用提醒青竹如何熟悉運用新能力。

    話說,我的小源日記也斷好久了,不知道下一話生出來的時候大家還看得懂在說什麼嗎?
  • 神奇的力量通常也會有特定的啟動方式~

    大家都有拖文的壞毛病,沒辦法實在太忙了QQ

    汐顏 於 2014/06/22 20:51 回覆

  • 軒轅夜朔
  • 果然啊!只要是半妖或者四分之一妖都逃不了對於自己身分的看待。
    還好青竹有開導夜璃的想法,要不然她肯定會認為自己配不上青竹。

    大家都說到斷文,但我應該有在寫文中斷最久的人吧!兩年多了。我真的懷疑我接得下去下文嗎?
  • 不管種族是人是妖,只有具有人性便是人,沒有人性即是妖。有些妖比人還高貴,有些人比妖還不如,全看品行如何。

    加油,只要有熱情還是可以繼續的QQ

    汐顏 於 2014/06/23 18:15 回覆

  • 纏夢
  • 哈哈搞成這樣結果我最沒看出重點的人XD
    是說夜朔說拖文拖最久讓我笑翻了XD
    不過有意願要接下去都是好事啦
  • 其實本來一篇文章每個讀者就都會有不同的解讀,不用介意啦XD
    只要有決心,小說隨時可以開始更新XDDD

    汐顏 於 2014/06/30 20: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