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六十二、仙靈之能

 

夜璃乘著煙嵐離開了奇怪的村落,此時日已夕暮,想起熬了兩餐只能吃剩餘乾糧的同伴們,終於有新鮮食物可吃,不禁喜出望外。

回到山洞,兩位姑娘趕緊將食物簡單料理了一下,四人總算可以好好吃頓飯了。

當然夜璃也不忘把這天遇到的奇事告訴了同伴們。

「…那村子周圍種了一整片花樹,但不是桃花樹。那種花香得不可思議,那邊的村民說叫『萬醉花』,聞了花香就會不知不覺睡著,而能夠制止睡意的是這種叫做『驚夢草』的植物。」夜璃說著把那束驚夢草拿出來給大家看。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村莊?」沁雪奇道。

「那個村子很奇怪,屋外完全沒有人走動,居民好像非常排外。」夜璃道,之後又把在村子裡的遭遇細細說了一遍。

沉默許久的青竹,此時忽道:「也許這村子現在的景況,跟神虎有關…」

「神虎?怎麼說?」碎痕問。

「你們還記得上次玄武說過的話嗎?」青竹回想一會兒,說:「玄武說變成神虎的麒麟會給人們帶來災禍,又說近日神虎已經回到暮鐘山,莫非那村子正遭遇的事情,與神虎的歸來有關?」 

「但那老婆婆說,是外人給他們的村子帶來了災禍,還說那是神明的諭示。」夜璃應道。

「我猜想,那個諭示不是他們近日聽到的。」沁雪細細思量,推論道:「這種世外桃源般的村子,能夠維持安樂平和的生活,就是因為與世隔絕。也許這個諭示,是很久以前神明給他們的。但那少年說,最後他們的村子會被外人拯救,卻是神明最近的諭示。」

「沁雪說的言之成理。」青竹附和:「玄武也說過只有外人能夠拯救暮鐘山的生靈,這樣看來,他們口中的神明,無非就是玄武、朱雀、青龍、白虎四方神獸。」

「只是不知那個村子,究竟是遭遇了什麼樣的災禍呢?」沁雪問。

夜璃又回想了一次,空盪的街道,滿是藥味的房間,配藥的老婦人…

「…難道是瘟疫?」夜璃輕聲道。

此時碎痕已吃飽喝足了,皺眉道:「就算他們不歡迎我們,既然他們幫了我們,我們無論如何也該找個機會再去看看能不能幫上什麼忙,而且玄武也說了,我們或許就是能拯救他們的天命之人。」

「是啊,只希望我們的傷能快點好。」青竹撫了撫傷處,道:「雖然我們無力消除瘟疫,但是如果這災禍真的是因為神虎的關係,也許只要殺了虎魅,村裡的瘟疫自然就解除了。」

「但願如此。」碎痕道。

為了養傷,四人又閒聊了一會兒,就早早休息了。

 

 

第二天午後,夜璃和煙嵐出去取水不在洞內,洞口附近突然有野獸的低吼聲!

沁雪嚇了一跳,躡手躡腳的向外面看去,竟是一隻高大的黑熊朝他們的洞穴,一步一步的逼近!

「可惡,是烹煮食物的香味把牠引來了!」碎痕道,他腿傷未癒,無可奈何,只能狠狠瞪視著猛獸。

沁雪雖心中害怕,但知道此時青竹、碎痕都不能起身戰鬥,夜璃又不在,她只能硬著頭皮迎戰,拿起碎痕的雙刀,謹慎的朝黑熊走去。

「小心!」碎痕和青竹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他們現在沒辦法攻擊,就連阻止沁雪冒險都做不到,兩人都焦急的不得了。

沁雪用力揮了揮大刀,黑熊大吼一聲朝她示威,揚起熊掌一拍,「匡噹」一聲,其中一隻刀就被拍落在地,沁雪只得用另一把刀護著自己退向洞壁。而青竹用左手掏了半天,此時終於掏出一把匕首,竭盡單手之力朝黑熊射去,正中黑熊右眼,黑熊大聲慘吼,猛力搖晃頭部將匕首搖下,發瘋似的朝青竹奔來!

「啊!」沁雪忍不住驚聲尖叫,就在黑熊的熊掌正要向青竹的揮去的剎那,青竹忽然覺得身上出現一股奇異的力量,雙眼緊閉,想也不想突然衝口而出:「走開!」

說也奇怪,那黑熊竟然不知道被什麼力量用力推了一下,踉蹌地退了兩三步。

一旁的碎痕和沁雪,一時之間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看得目瞪口呆。

那黑熊嚇了一跳,青竹見自己的話竟然對牠奏效,不假思索用左手指著黑熊,又大喝了一聲:「出去!」話未說完,左手食指尖竟發出青色的光芒,一陣炫風形成於黑熊面前,那黑熊再不敢怠慢,三步併做兩步,一邊哀叫一邊飛也似的逃走了。

「竹師兄,剛剛、剛剛…那是怎麼回事?」碎痕愣了好久,才結結巴巴的問道。

「我、我不知道…」青竹睜大雙眼久久看著自己的左手,沒有什麼不同,想破頭也想不出剛剛那股力量是怎麼回事。

沁雪忽然「啊」了一聲,兩人都轉頭看向她,道:「難道是那時...白虎神獸說的仙靈之能?」

「仙靈之能?」青竹還是摸不著頭緒。

「上次白虎試驗我們的時候,青竹哥不是昏過去了嗎?那個時候,白虎稱讚你重義長情,賜予你人類所沒有的仙靈之能…」沁雪記憶奇佳,娓娓道來。

青竹想了想,道:「白虎主掌風屬性,又是百獸之王,所以我剛才能逼退黑熊,而且…」他又伸出左手朝洞口的空地一指,想使出剛剛的炫風,卻沒辦法,道:「現在又沒辦法了。」

「白虎說,要怎麼運用,能不能用得妥當,就要看個人造化了…青竹哥再仔細想想剛才的感覺,想必那力量是沒那麼容易掌握的…」沁雪寬慰道。

「對了,在喊出那句『出去』的時候,除了身上那股突然出現的力量之外,好像也看到了什麼。」青竹心想:「有光,青色的光…然後就有了流動的漩渦形狀,就形成了風...」

此時,夜璃和煙嵐提著水回來了,看見還插在地上的刀嚇了一跳,急問怎麼回事,沁雪把剛剛的事一五一十的說了。

「噗嗤!」夜璃聽完,竟笑出聲來。

「怎麼了嗎?」沁雪問道。

「這個好像『給我坐下』!」夜璃笑道。

青竹聽她這麼一說,也笑了起來。

「那是什麼?」碎痕很好奇的問。

「那是一個咒語,每次我爹不聽我娘的時候,我娘只要說『給我坐下』,爹就會…『啪』!」夜璃邊說邊笑。

「啪?」碎痕不明所以。

「就會呈『大』字型的趴在地上。」青竹忍住笑,補充道。 

「那是為何?」碎痕打破沙鍋問到底。

「因為小璃的娘親是個巫女。」青竹簡單帶過。

「不說這個了,」夜璃正色道:「不能再讓這種情況發生,太危險了!」

「…」眾人聽夜璃如此一說,再憶起剛才的情況,也覺得餘悸猶存。

青竹輕輕撫了一下自己受傷的右手,道:「我的手骨雖然一時之間不能痊癒,但只要固定的牢,要出去提水什麼的也不是不行。另外既然已經得到白虎所賜的仙靈之能,一定要早日掌握這股力量,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我們離開紫陽山莊已經一個多月,不知道…師兄弟們都還好嗎?」碎痕凝視著洞外的天空,道。

「凡事有得必有失,得到仙靈之能,要以骨折為代價我也認了,只是委屈了你也…」青竹望著碎痕道。

「說什麼傻話,這是我自己功夫不好活該受的。師兄你就是喜歡什麼事都往肩上扛,多笑笑,少想東想西,傷才好得快嘛!」碎痕道。

「你說的是。」青竹微微一笑,應道。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纏夢
  • 難得提到給我坐下真的滿好笑的XD
    有機會讓碎痕他們親眼見到嗎?哈哈哈XD
  • 呵呵,夜璃個性其實已經漸漸開朗起來了。
    這是一定要的XDDD拭目以待吧~

    汐顏 於 2014/02/11 17:58 回覆

  • 柳淵
  • 話說,我在看到青竹大喊走開和出去的時候就有在想這會不會是另外一種類似坐下的能力。XD
    我還很好奇碎痕知道有坐下的咒語之後會不會想要親眼目睹一番?XD
    沁雪在這裡好勇敢,挺身要保護青竹和碎痕。
  • 雖然作用差不多,不過阿籬的給我坐下是因為言靈念珠,青竹則是因為白虎是百獸之王,祂的仙靈之能有包含統御百獸的能力。

    呵呵,一定很想看的XD
    沁雪雖然不會武,卻是個勇敢的堅忍女子~

    汐顏 於 2014/02/12 11:03 回覆

  • 軒轅夜朔
  • 仙靈之能啊,我突然想到如果說青竹得這個仙靈之能也可以作用在犬夜叉的身上話,那他不就有兩個克星了。XD
    沁雪的勇氣讓我很佩服她,雖然不會任何武功,卻也想要進力的保護同伴。
  • 呵呵,犬夜叉那種衝動的傢伙就是需要有人來阻止他啊XD
    沁雪真的很勇敢,是舊時代那種堅忍又柔情的女性代表(?)。

    汐顏 於 2014/04/11 14: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