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六十一、醉花之村

 

後來數日,眾人在沉寂的雲霧中默默養傷,沁雪終日守在山洞中照顧碎痕和青竹,而雖然青竹不放心夜璃獨自出去,但總有人要出去採集食物,夜璃要同伴們放心之後就偕同煙嵐一起出洞去了。

靄靄冬日裡,萬物都覆蓋在白雪之下,要找尋野菜和藥材更是不易,夜璃幼時聽母親不時喃喃叨念著的那些藥草的形貌、功能和採集方式,倒是在意想不到的時候派上用場。

只是,要找到能食用的植物卻不是夜璃的專長,儘管運用嗅覺找了大半日,依然一無所獲。

有其父必有其女,當年犬夜叉把名刀鐵碎牙當柴刀砍,而今,夜璃則把美麗高雅的銀翼牙當鐵鏟在雪中挖掘,卻只挖到了一些樹根,她灰心地跟煙嵐說起話來:「吶,煙嵐!你聞得出哪裡有可以吃的東西嗎?」

「呀咿!(我又不是狗!)」煙嵐抗議。

夜璃不知為何竟可以解讀煙嵐的鳥語,原本趴在地上嗅聞的她猛然站起來,耍起了小性子,氣鼓鼓地道:「你不是狗,難道我就是狗嗎?!」

一只仙獸和一名四分妖之殘大眼瞪小眼,仿佛有一小道閃電劃過中間,他們幼稚地對峙了三秒之後…

夜璃和煙嵐相對無奈地各嘆一口氣,夜璃道:「帶我到高一點的地方瞧瞧。」

高處不勝寒,夜璃拉緊了衣服,咬著牙,由煙嵐載著飛到較高處接近暮鐘山頂的地方,居高臨下,還是不禁為這山的雄偉壯闊而驚奇,山巒偉岸而壯麗,也不失優雅細緻。

煙嵐高鳴一聲,橫越了山稜,在點點蒼翠間,夜璃忽然發現竟有一個小小的村莊!村莊還不是最奇特的,奇特的是那村莊邊緣開滿了從未見過的鮮花,略略靠近就能聞到撲鼻的花香…

「我們下去那村子看看。」夜璃道。

於是煙嵐往下飛,那花香是種非常好聞的香味,似萬花之香氣加總起來都無法與之相比擬,全身仿佛都放鬆下來…

忽然,強烈的下墜之力讓消失中的意識驚醒一瞬,夜璃驚叫:「煙嵐!」

但隨著花香越發濃烈,她已經和煙嵐一樣,無法阻擋那太過沉重的睡意了…

 

不知過了多久,再喚醒夜璃和煙嵐的,是一陣刺鼻強烈的清涼氣味,有點像薄荷,卻比之更醇厚清新。

夜璃起身皺起眉揉一揉疼痛的臀部,所幸是在他們較接近地面時煙嵐才昏睡過去,是故沒有造成骨折,不然他們又要多一個傷兵了。

她發現那股清涼的氣味來自於一束紮在一起的草葉,就放在她身邊的地上,環顧一下四周,她和煙嵐身在一個空無一物的木屋中,只有身下鋪著一些乾草,和那一束清香的草葉,煙嵐倚在一旁也是一副剛睡醒的模樣。

高處有一扇小窗透入光線,但因為太高,夜璃無法從之看到外面的景象,另有一扇門,夜璃試著開過,不出所料已鎖住了。

「可惡,我太大意了!」夜璃懊惱的想,心煩意亂,想都不想就抬起腿打算使用暴力,煙嵐似乎驚於她一個漂漂亮亮的姑娘家,竟直接選擇這種硬來的脫逃方式,鳥爪不由得退了兩三步。

然就在她準備狠狠踹開門的前一秒,門忽然自己開了,開門的是一個十歲出頭、穿著短袖粗布衣的小少年,一打照面就看見夜璃抬得高高的腿,嚇了好大一跳,夜璃尷尬的只想挖個洞躲起來,急忙把腳放下。

「大…大姊姊別生氣,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把妳鎖起來的…」小少年解釋道:「我是怕大姊姊沒有把『驚夢草』佩上就出去,又會被『萬醉花』薰得睡著,才先把大姊姊鎖住的…」

關於這座山還有一個傳說,就是這座山裡面住著不畏寒冷的居民,他們的村子裡,開滿了和他們一樣不怕冷的花,遺世而獨立,是有如大明那邊的古代文學中,所謂『桃花源』般的存在。

沁雪的話在夜璃腦海中響起,而小少年邊說邊指指胸前佩戴著的一束草葉,正是那聞起來似薄荷的植物,夜璃思量他的話語,方知原來這種植物叫「驚夢草」,是用以解除花香所造成之睡意的。

「我們這裡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外人來過了,妳怎麼會來這裡啊?」小少年問。

「…」夜璃一時不知該不該說,也不知從何說起,只道:「我和我的同伴誤闖進這座山,找不到食物,才會不小心來到這裡。」

「奶奶想要見妳,我先帶妳去見她,回頭我再去拿些蔬菜穀物給妳。」小少年沒有多問,用清脆的聲音回道。

「多謝。」夜璃拾起那束驚夢草,將它綁在煙嵐脖子上,自己拿了一撮揣在懷中,對煙嵐做了一個跟上的手勢,煙嵐便跟著她走出了木屋。

夜璃跟著小少年走向另一個木屋,舉目望去,這村子罩著一層薄薄的雲霧,屋外無人走動。小少年似乎不願意在外多逗留,領著夜璃和煙嵐速速走進木屋。

木屋中有些陰暗,光線由窗戶透進室內,照在一張滿是皺紋的面容上。

室內充滿各種藥味,濃烈的令人皺眉,那老婦手上持一藥勺,正在配藥。

「姑娘打那兒來啊?」老婦人抬首問道,目光凌利,手上藥勺重重敲了兩下,語氣並不友善。

「山下。」夜璃向來脾氣較拗,吃軟不吃硬,不客氣地回道。

「咱這村子素來不歡迎外人,妳拿了食物就速速離開吧。」老婦人一揮手,便別過臉去,不再搭理夜璃了。

「悉聽尊便。」夜璃說罷,就要拂袖而去,那小少年去拉住她,對那老婦人急道:「奶奶為何要趕走大姊姊呢?說不準大姊姊就是來救我們的人呢!」

「平兒,奶奶不是跟你說過,外人會給我們村子帶來災禍,這是神明的諭示,你就是不肯聽奶奶的話!」老婦人斥道。

「可是最後,我們的村子會被外來的人拯救,就是那天命之人,這,也是神明的諭示啊!」那名叫平兒的小少年大聲駁道。

他喊出這話的時候,老婦人的表情開始鬆弛,似乎心情五味雜陳,空氣好似凝結了,凝結著這村子不為人知的秘密。

夜璃用那雙幽深的眸深深地看了兩人一眼,面色稍緩,輕道:「晚輩告辭。」便離去了,平兒不死心的追上去。

老婦人深探地嘆了一口氣。

 

「大姊姊、大姊姊等等!」平兒拉住夜璃,道:「大姊姊至少拿了食物再走吧!這不是妳來的目的嗎?」

夜璃停下腳步,想起山洞裡還有三個人正餓著肚子,氣又消了一些,轉身道:「那就拜託你了。」

「姊姊等我一下。」平兒說罷一溜煙的跑走,夜璃趁隙又看了這村子幾眼。

若這真是如沁雪說,像桃花源般的村子,為何屋外無人走動?既不見男人女人辛勤工作的身影,亦沒有孩子嬉戲,整個村子與其說是清靜,還不如說是死氣沉沉。

「姊姊!」平兒一下就回來了,他的聲音打斷了夜璃的思緒,只見他手裡裝了滿滿一簍蔬菜加上一包米,遞給夜璃,道:「快走吧,姊姊待在這裡不好,這些應該夠你們吃個五六天了。如果還有需要,下次直接在西南方有一大片艾草田那邊等我,我每天午時都會去採艾草,別進村子裡來了…」

「謝謝…這、這些銀子夠嗎?」夜璃總不好意思白拿人家東西,從衣袋裡掏出一些碎銀子要給平兒。

沒想到平兒搖搖頭,道:「我不要這些東西,不能吃又重,一點用處也沒有,我只要這隻大鳥落下的這些羽毛就好了。」他指指煙嵐一路上掉落的鳥羽。

夜璃見狀就俯身幫著平兒把地上的鳥羽蒐集起來,煙嵐雖沒掉多少羽毛,但羽翼大而輕巧柔軟,平兒看起來十分高興,道:「正缺一些縫製冬衣的材料。」

「好了,姊姊快走吧,接近這裡別忘了定要帶著驚夢草…不,沒事就快點下山去吧,這裡不是好地方。」平兒催促著道。

滿村能催眠的醉人花香,人人需佩戴能解眠的清新草香,死氣沉沉,以物易物的交易方式,極不歡迎外人…這個村子的神祕跟之前到過的無數村落比起來,簡直不可思議。

而平兒從未想要知道「大姊姊」的名字,更沒透漏這村落的名字。

夜璃雖然滿腹疑惑,但畢竟吃人嘴軟拿人手短,見平兒送客之意甚為堅定,也不便久留,又道了幾聲謝就騎著煙嵐離開了。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柳淵
  • 好神秘的部落啊!
    話說,煙嵐和夜璃的那段對話很好笑,居然在談論誰不是狗的問題。XD
    嘛!依據最後的線索來看,應該這個村落是需要幫助的,而夜璃他們則也剛好需要這村落的幫助。
  • 最有時間的時候靈感大神常常不賞光啊!(無奈)
    萬醉花的構想好像是起源於神雕俠侶裡絕情谷的那段,其它關於這村子的一切都還在腦內建構中XD

    夜璃某方面來說還蠻像小屁孩的,跟我一樣XD

    是啊,這村子的確很需要幫助卻很排外,這又讓我想到西遊記的劇情,感覺我的劇情好像都是以前看過的東西拿來排列組合耶...

    汐顏 於 2014/02/05 18:41 回覆

  • 纏夢
  • 後面那個段落讓我想到蘭陵王裡面的白山村說XD
    然後白山村也是有個嚴肅的老奶奶
    但其實人很好的(扯遠了)XD

    然而放了假玩太兇
    我文章還是沒進展啊...
  • 我知道我也有看那一段XD其實很嚴肅或很兇的人多半都是有原因的~後面就知道囉^^

    我也是強迫自己寫@@"雖然沒什麼靈感,可是開學之後一定又會忙到翻掉沒時間寫了QQ真希望大二快點結束~

    汐顏 於 2014/02/06 14:28 回覆

  • 軒轅夜朔
  • 感覺世外桃源的人都會很排外,畢竟,與世隔絕太久之後,很難與外界再連接上。
    那村子的驚夢草和萬醉花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讓我想到之前唸過的桃花源記課文,
    雖然基本上有點差異。

    話說,我真的懷疑我文章能夠在我畢業之前完成嗎?我大三下開始還要寫我的畢業專題論文。
    不過,我研究的主題倒是和文章有點關係。
  • 這個村子原本沒有那麼排外的,是因為一些原因才變成這樣。
    桃花源給人一種如夢似幻的感覺啊,不過一開始萬醉花的構想其實是源自神鵰俠侶中,絕情谷的情花。

    有些時候難免會有真的找不到時間寫文或沒靈感到覺得似乎寫不下去了,可是我覺得只要心裡一直記掛著自己的小說不放棄,什麼時候再重新出發都沒關係的,加油!

    汐顏 於 2014/02/07 11: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