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來以為,「屬於我的,那些年」這個文章分類,在2012年1月31日,那篇「沒有結局的結局」之後,就不會再有新文章了。

以為你會成為一段永遠被塵封的記憶,只有在某個淒冷的月下,獨自開瓶酌飲,無語,亦無喜無悲的淺嘗幾口而已。

也許是人的關係,但亦也許不是,或兩者都是。然不可否認,而現在也證實的是,高中那三年青澀的感情,不管有多長或是多短,十六歲到十八歲的花季,總是會特別的刻骨銘心。

偶然看到相似的身影,那似輕似重的觸動難以言喻,自己都詫異於那些記憶的深刻,畢竟是如此的小事。

或許我該為你寫本書的。

你銷聲匿跡的好像小說情節,好像山海經,彷彿傳奇。可是那些片段已經,霎那永恆了...

如何形容這股思念,我至今才懂,距離分離的一年又一個月,喜歡上你的三年又一個月,什麼叫做「羈絆」。

早已不是當年椎心刺骨的痛了,像痂脫落之後嶄新的皮膚,下面流動著溫熱的血,只是那血下面好像還飽含著或許可以稱之為淚的水分,五味雜陳,但不是純指味覺上的:「酸」是一種從內部泛上來的,是涕泗激湧而出前鼻頭的那種難受;「甜」是帶點腥和膩的,可是卻不討厭,因為它很沉默,有一種溫存的溫度;「苦」是一種哲理上的韻味,或許該把他歸類為茶的氣味,淡、香、迷濛;「辣」是有點刺痛刺痛的,可是隱隱約約,如不小心壓到的瘀青;「鹹」像海水,可是比它藍、比它重又帶著壓抑,是無聲地哭著的時候,溢入口中的滋味。

但我很清楚,不會再去找你了,就讓記憶停在X大電機,停在那年那個笑容就好。

想起藤井樹在《有個女孩叫Feeling》卷末寫的:再說下去就太多了,也太長了。

到現在還是一樣,追求著對愛一種宗教般絕對虔敬的態度,儘管我根本真的一點也不懂。

含蓄地不敢說、不敢寫出愛情二字,因為覺得不管怎麼寫都是褻瀆了它。它是只能看不能說的,可是又想親近它,想從它身上得到神奇的療癒力量。

什麼是幸福?其實每個人甫出生就有,但也從那一刻起,不斷地被剝奪、傷害,稚嫩的心,一點一點地失去。

我覺得,幸福是一種修復的過程,把人修補回到最初的狀態,漸漸看到最原始的,自己的全貌。

可是修復到越深層的地方,一不小心就會碰到碰不得的傷口,因為心目中再美好的人,畢竟也都只是凡人而已。

樂觀開朗的心境、知心的好友可以可以讓人變得更好,在生命思想各方面,也可以使人忘記傷痛,一段或長或短的時間,但並不會使傷痛「消失」。

於是我們尋找那股神秘古老的力量想使它消失,以為那股力量就叫做愛情。然而事實是愛情是一段自我揭露的過程,它會使我們看見暫忘卻沒有消失的傷痛,換句話說在療癒這傷痛的過程中也伴隨著揭起痂的痛楚。

不能因為長得相像,就以為他就是他啊...難道到現在還是學不會嗎?

也許在愛情裡,人永遠學不會記取教訓。

好想要又好害怕。

你到底在哪裡?我最思念的人...我的那些年,我的青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