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五十六、惡行


眾人正說話喝茶間,洞外突然下起了滂沱大雨。

所有的聲音都湮沒在雨聲中。

「下雨了…修清公子沒有帶傘呢。」沁雪聽見外面的雨聲,道。

 

說曹操曹操到,不一會兒,門外就傳來聲音:「素念,是我,開一下門。」


素念開了門,只見一個玉樹臨風的公子站在門外,棕髮白眼,渾身濕透,手裡抱著一個看似昏過去的村民。

「少爺,您又帶人類回來了…已經沒有床位了耶。」素念年少的臉微微蹙眉道。

「沒關係,我的床給他躺。」修清道:「反正我也不一定要睡覺。」

把人安置好了之後,修清才轉向眾人,向素念問道:「這幾位就是沁雪小姐的同伴嗎?」

「是。」素念應道。

「多謝公子對我們同伴的相救之恩。」青竹拱手道,語氣不冷不熱。

修清淡淡一笑,道:「舉手之勞,不足言謝。倒是諸位年紀輕輕,能打敗惡名昭彰的強盜殷雷,真是後生可畏啊。」

「不敢。」青竹道,心中正納悶著他們究竟多大歲數,碎痕就忍不住開口了:「你看上去也沒大我們多少,說我們是後生,未免

青竹正想示意他不得無禮,修清就不慍不火的繼續說了:「素念還沒跟各位說吧?我們天妖族跟其他種類的大妖怪一樣,是不老不死之身,我跟素念今年都已有三百多歲了。」

自修清進門眼睛就不離他手的那人的阿翔,趁眾人正說話時,走到修清的床邊察看,忽然失聲大叫:「哥!」

素念拿了一點水,走過來慢慢餵到那人口中,在阿翔焦急的眼神中,那人也漸漸醒過來,沙啞道:「阿

「你不是從軍去了嗎?為什麼會在這裡?」阿翔激動的問。

「從軍?我是在山崖下面發現他的。天雨路滑,他被山上的土石流沖下來。」修清也走過來,道。

「阿翔…你聽我說,我之前跟你說的,都是騙你的」那人雙眸微張,艱難的道:「爹娘不是病死的,我離開村子也不是為了從軍…我本來是希望等你長大之後,再把一切都告訴你的,可是我忘了一件事,我不一定能活到你長大呢

「哥哥!」阿翔情緒紛亂,無助地又喚了他一聲。

「素念。」修清給了家僕一個眼神,素念點點頭,迅速從櫃子中取出看起來像藥材的東西,遞給修清。

「借過。」修清對阿翔道,阿翔愣了一下,讓到一邊,修清將藥材放在雙手之間,手上發出白光,漂浮的藥材周圍也散發出金色的光暈,只見修清額上浮現出一個湛藍的圖騰,藥材忽然化為光粉撒在那人身上,一時之間就將傷口全治癒了。

「謝謝」那人張開眼睛,對修清道。

修清搖搖頭,額上的圖騰已經消逝,臉上掛著冷汗,素念急忙過來扶持他,道:「少爺,您沒事吧?」修清又搖搖頭,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著休息。

「爹是溪木寨的奴僕,只因為不小心看見了溪木寨主的面貌,就被處死了,娘為了讓我們兄弟逃出溪木寨的魔掌,也不幸喪命。然而溪木寨還是不放過我們家,派了人來木靈村,要村長把我交出來,不然就要放火燒了村子。還好,我們逃出溪木寨本部的時候,你只是個嬰兒,溪木寨並不知道爹娘有兩個兒子,所以你逃過了一劫。」阿翔的哥哥道,聽見「溪木寨」的三個字,青竹等人都一驚。

「我自願當殷雷的隨行,就是為了找機會來見你一面,但我沒想到殷雷那廝貪得無厭到這種地步,在青陽村明明已經得到了應求天書的殘卷,又起了歹心,和他弟弟殷頤一路洗劫這附近的村子。幸好,在路上碰見了幾個少年英雄,殷雷戰死,我在混亂中僥倖脫身,回木靈村尋你,可是村民卻說你跟那幾位少年英雄進了這片樹林,因此我進入樹林尋找,怎料忽然下起大雨」阿翔的哥哥續道。

「這麼說,『殷氏雙狼』也是溪木寨的人?他們來這裡也是為應求天書?」青竹走近阿翔哥哥的床邊,不禁問道。

「是的,」阿翔的哥哥看清楚青竹的面貌,知道他便是殺死殷雷的少年英雄之一,恭敬的道:「多謝英雄,請英雄聽我一言。」

「您請說。」青竹焦急的道。


於是阿翔的哥哥就開始訴說,溪木寨令人髮指的故事

「『殷氏雙狼』不是人類,而是半妖。」阿翔的哥哥斂容道:「殷雷到處強奪婦女,其實並非只是因為自己喜歡姦殺,而是來自上面的命令。是溪木寨的寨主命令殷雷不斷和姑娘產下子嗣。」

「這…這又是為什麼?」碎痕也湊過來,驚訝的大聲問道。

「半妖和人類的後代,就是所謂的四分妖之殘,擁有大量人類的靈力和少許妖力,只要運用得當,力量是可以超越妖怪的。而溪木寨的寨主,就是四分妖之殘,他靠著殺害姑娘維持生命,也深知四分妖之殘隱藏在身體裡的力量,因此一方面命令殷雷搶奪婦女,不斷生下四分妖之殘的孩子,以後供溪木寨所用,另一方面把被殷雷虐待的奄奄一息,以及已經無法生育的婦女送回本部煉製內丹,延續溪木寨中四分妖之殘的壽命。」聽見這些駭人聽聞、與自己切身相關的事情,夜璃摀住了嘴,靠在牆壁上,眼睛睜得大大的,十分驚恐,其他人也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五十年前,溪木寨聽說了關於幻幽之境的事,但一個非常厭惡妖怪的法師搶先找到了有記載幻幽之境線索的應求天書,由於不想讓四分妖之殘找到幻幽之境,又不捨得讓這個奇妙的地方就此失傳,因此法師將應求天書撕成五片,分別託付給五個他所信任的人。」青竹一邊握著夜璃的手安撫她的情緒,一邊繼續聽他說。碎痕眉頭深鎖,沁雪起身專心聆聽。

「這五十年來,溪木寨主繼續強奪女子維持性命,並尋找這五個人的下落,而其中一片就藏在青陽村的村長家,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被溪木寨的人知道,才有了之前那一場血洗。據說不久之前,溪木寨也找到了另一片藏在凌雲山紫陽山莊的殘卷,如果再找到剩下的三片應求天書殘卷,溪木寨就能拼湊出應求天書的全文。」修清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似聽非聽,素念則在一旁垂首而立。

「我真的不希望再有人為了這件事失去生命,希望你們可以把他們的惡行散播出去,讓其他像你們這樣的少年英雄知道,集結眾人的力量,我相信一定可以阻止溪木寨的惡行的。」阿翔的哥哥看著青竹等人道,眼神堅定。


「謝謝您告訴我們這麼多,我們一定不會辜負您的努力的!」青竹沉默了幾秒,答應道。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amyfly0530
  • 感覺溪木寨這名字不像壞蛋住的地方啊
    有點衝突耶
  • 這個...因為想名字那個時候沒想那麼多(那時連他們到底有多壞都還沒決定=口=
    所以要叫什麼"黑風寨"之類的比較恐怖嗎?XD我再想想

    汐顏 於 2013/08/28 21:23 回覆

  • 果然,每個人的想法就是不太一樣。
    同樣為四分妖之殘,夜璃就不會做出傷害別人性命來延續自己性命的
    事情。
    只能說,想法一偏差,整個人就會往越來越錯誤的道路上走,現實中
    不也是如此嗎?
  • 是啊,人一旦誤入歧途,一步錯就步步錯,其實我是相信人的本性無分善惡,端看是什麼樣的環境。

    汐顏 於 2013/08/28 21:24 回覆

  • jianyu78963
  • 上面的人是我,我忘記登入又忘記寫名字了。
  • 沒關係^^

    汐顏 於 2013/08/28 21:25 回覆

  • a2563000
  • 看樣子阿翔的哥哥是好人,雖然為了要揭發溪木寨主的陰謀跟在殷雷
    的身邊也害了不少村莊遭殃,但也都非出於自願。
    只希望這一次惡行散播行動能夠順利吸引到更多正義人士就好了。
  • 世上受害者很多,但有勇氣站出來的卻不多,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看見的總是邪能勝正的亂象,道德勇氣實在是很重要啊...(嘆

    汐顏 於 2013/08/30 11:27 回覆

  • 蕾羽夢
  • 嗚啊太久沒來看了(喂妳
    所以說呢,很多人名都不認識真是萬萬對不起啊OAO
    看來得往前翻了呢……
    不過總感覺挺沉重(?)的耶。
  • 不會啦,沉重是一時的,幸福是一世的(?)XD
    沒關係妳慢慢看~^^加油!謝謝支持喔~

    汐顏 於 2013/09/05 20: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