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實在是個很難理解的人,情緒總是很亂,對於自己的優柔寡斷無能為力,看看別人再看看自己,總覺得自己不屬於這地球,我不懂你們的快樂,正如你們不懂我的悲傷。我不是強說愁,但我的思緒總是很迷惑,不篤定,自己跟自己論辯半天辯不出所以然,隱隱約約,其實有些渴望有些幼稚的心態,一直在潛意識左右著我的方向,只是自己不肯承認而已。

想太多,情緒太雜,神經太敏感,愈是無心與人接觸,愈會陷入孤獨泥淖,然後漸漸被忽略......我很矛盾,有時嘴巴得理不饒人,態度固執強硬,心中卻總是被人影響;有時口上唯唯諾諾,人家說什麼都好,心裡卻嘀嘀咕咕。自我中心,又渴望愛與歸屬。不能接受這個世界,因為它有很多缺陷,其實我知道,我曾經相信盼望的幻想中的世界,不在人間只在天上。

總是覺得不被了解,站在歡愉的人群中,無所適從誠惶誠恐,對於自己的孤單,感到莫名的哀傷。我知道這世界歡迎的是樂天外向的人,我知道要打開心扉讓人進來才有可能遇到知己,可我就是害怕,我害怕自己小小的世界被破壞,我害怕別人糟蹋我的感情,因為,我實在太容易感動了...死牛脾氣難以改變,只有在寂寞太久之後,才懂得溫柔,然後又受了傷害,然後又封閉心房,週而復始,不斷加深的是困惑與傷痕。

的確有些事沒有辦法,有些話只能說給自己聽,長大了的人要自己消化自己的垃圾,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知己,沒有垃圾桶,垃圾還是要清,日子還是要過下去,地球依然轉動。每個人都寂寞,只是大家的寂寞都不同吧,我們都在茫茫人海中尋找跟自己氣味相投的人,不是嗎?但有些人外表看似跟每個人都能做朋友,其實沒有人能真的觸摸到他們的心,總是在歡愉過去,曲終人散,默默吞吐著心事。

我不知道人們的笑容是真是假,真有人天天快樂?還是躲起來流淚?為何要強顏歡笑?是為了友誼嗎?但那友誼,是真的嗎?有一句話說,會為你難過而開心的是敵人,會為你開心而開心的是朋友,會為你難過而難過的人,就是你應該放在心上的人。友情,愛情,甘若蜜糖,但當它們消逝,隨之而來的便是令人無法承受的苦,其中有太多太多的變數,種種往事會烙在心上,深刻不能抹滅,有人願意為之而亡。

但最後沒有什麼能帶進墳墓的,這樣的犧牲,價值在哪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