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06 Sun 2009 09:15
  • 姬怨



今年邊塞戰亂頻仍,皇帝親征率十萬精兵衝殺蠻橫的東突厥,苦戰多時不分勝負,一夜,敵人夜半突襲,漢軍措手不及,血染沙場,死傷無數,殘部連夜撤退,皇帝倉皇出走,國內同樣水深火熱,到處人心惶惶。

幾月之後皇帝音訊全無,太子在京城擅自即位,蠻族仍不放過,極力廝殺,皇帝眼看大勢已去,連忙緊急向對方要求和親,派遣倩雲公主出塞。

「哥!」殷倩雲大吼,雙手用力拍桌。

「唉,倩兒,算哥求妳吧!這也是為了國家著想......」漢皇懦懦說到。

「哥,暫不說你明明還沒有即位的能力,不等爹回來就擅自做了皇帝,現在遇到災禍,你應負全責,卻又把這事推給我,你這樣應該麼?」殷倩雲怒火攻心,不顧眼前的是一國的皇帝,肆無忌憚的罵到。

「倩兒,自古有明妃出塞的佳話,如果能嫁給突厥皇帝,不但可享半生榮華富貴,還能名留青史,哥也是為了你的幸福著想......」漢皇解釋道。

「我不要......」殷倩雲哽咽,眼淚劃破了她傾國傾城的容顏,如梨花帶雨般,無人看了不心生憐惜。

殷倩雲說罷就衝出宮外,沒再跟他那無能的哥哥說什麼。宮外正逢深秋,天氣微涼,楓紅遍野,跟沙場一樣的紅,殷倩雲拭淚,拾起一葉落紅,細細看著,這宛若一掌血的紅葉。

她知道她非去不可,她倘若逃走,這個祖先一手建立起來的國度就會殞落,成為歷史名詞,她其實很願意為國犧牲的,但,她卻有個放不開的牽掛......

數日後,中秋佳節至,殷倩雲無心賞玩,獨自坐在嬋娟亭嘆息。

忽有一人從宮牆外探頭揮手,倩雲見了心下揪然,不欲搭理,雙足卻不聽使喚的托著步伐過去。

那人定睛望著倩雲,眼神悲慟。

「倩兒,今天皇上公布的事,是真的麼?」他顫抖的聲音問著。

倩雲難過的說不出話來,只好點頭表示。

「那個懦夫!」他罵道,雙手握拳且咬牙切齒。

「我......」倩雲欲言又止,皇令一出便無反悔的可能,此時再多說也只是多餘,她柔軟的手輕輕碰觸那緊握的拳頭,眼淚還是止不住的掉。

見她如此傷心,他心中大起憐意,柔聲道:「倩兒,我知道妳不是有心負我,此事不是你的錯......」

皓月圓,清輝染大地,兩人的臉被映的格外蒼白。

「清瀧,忘了我吧。」殷倩雲低聲道。

趙清瀧別過頭去,道:「妳明知那是不可能的......」

「你答允我,」倩雲收起傷悲,正色道:「我走了之後,去找個秀麗的好姑娘娶了,人下半輩子總要有個伴兒,才會幸福。」

「不,我會在這裡等妳,妳不回來,我就等一輩子。」趙清瀧道。

「不要糟蹋你自己......」倩雲搖搖頭,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生離死別是世間常事,沒想到竟是如此刻骨銘心的痛......」趙清瀧道:「我以前都自以為已經修行夠深,塵世間認何事都矇蔽不了、影響不了我,但遇到妳之後,我竟然也這樣陷了下去,再也無法自拔......」

「這樣只會累死自己,」倩雲的玉手輕撫清瀧的肩,道:「我們真的都好傻......」

「就像酒鬼ㄧ樣。」清瀧道。

「只奢望ㄧ次醉。」倩雲喃喃的道:「清清淡淡的茶,已經替代不了滿腔愁緒了吧。」

「......『抽刀斷水水更流,借酒澆愁愁更愁』」清瀧道。

ㄧ宮女自闺中出,輕聲道:「公主殿下,已經接近子時,請就寢。」

倩雲握了ㄧ下清瀧的手,就回房了。

「倩兒!」清瀧大叫。

倩雲沒有回頭。

* * * * *

倩雲今日就要出塞了,全國百姓都來送她,黃沙滾滾,倩雲執笛,悠揚的笛音傳的很遠,俊馬已經遠遠離去,淚落沙中,歸路已經看不見,故土遠,好夢成空。

他還是常常聽到她的笛聲。

她只能在蠻邦吹吹小笛,坐愁紅顏老。

這真的是女人的宿命嗎?

王昭君明妃、文成公主、君細公主......

是阿,幾十年的紅顏韶華,換ㄧ甲子和平,很便宜了吧。

是麼?

她們的麗顏被視為禍水,她們的癡情只是ㄧ堆糞土。

姬怨綿綿,無絕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汐顏 的頭像
汐顏

一弦一柱思華年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ic125678
  • 是不是古時的有情人少有終成眷屬之例?
    【是不是覺得小淅長大啦?】
  • 是啊,古時的夫妻,十之八九都不是有情人。
    愛情發生在婚姻之後,妻子看丈夫,越看越深情,但丈夫是不是如此,古來稀也。

    汐顏 於 2009/09/09 20:04 回覆

  • gfes40531
  • 如果泠湮是那位公主,我可能只是會隱忍淚水離去,成全國
    家。
    愛情重要,但是如果要我選,我還是會選擇國家,而且不會有
    半分留戀。
    或許是還沒遇到深愛的人吧...至少目前的我不悔。
  • 泠湮有昭君之雅量,能犧牲小我,完成大我,菡萏子很佩服。

    汐顏 於 2009/09/12 22:08 回覆

  • ccvbn5232
  • 瞧似無情,誰知背後淚水吞沒?

    在別人看來,國家,遠比兒女私情重要。
    誰說絕世女子便是禍水紅顏?遠嫁公主只是個潑出去的冷水?若
    非她們愛這個國家,愛她們的子民,不然她們怎肯去如此荒遠的
    地方一輩子?

    唉,看了這篇,采煌亦覺得,姬怨細如絲呀。


    (若是我,我會與他訣別,並告訴他:我的丈夫只有一人,那便
    是你。然後遠去,但這位公主更冷靜更聰明,她沒有話對他說,
    只是離去,也許是她知道,什麼不說,彼此心中早已明白了。)
  • 語已多,情未了,今生緣,來世再續。情何物?生死相許。
    喔,是的,愛過才知情重,只羨鴛鴦,不羨仙。

    汐顏 於 2009/09/14 17: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