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後不會再寫關於他的文章了,畢竟再寫下去,就太長,也太多了。

上了公車,鬆開沉重書包的束縛,音樂在耳機中流瀉而出,掩蓋了喧囂與繁華。

〈知足〉並非我最喜歡的一首歌,為什麼對我來說卻如此特別?因為就是在第一次認識這首歌的時候,我遇見了他。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