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1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老師曾說,他現在所知的所有知識,八成以上是高中時唸的。家母也語,人生能夠專心唸書的時段,也大概只有國中高中了,微感震驚。

望著無垠書海,不禁會想,人,在三年之內,到底能念多少書呢?又能吸收多少?活用多少?

看了許多討論人生哲理的文章,也談了很多,想了很多,一夢醒來,還是只能認真背單字四千。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從小到大,我的人際關係一直是這樣......在長輩中很受寵愛,在同儕中卻飽經孤立排擠(但高中好多了)。

只是有時不免想問,如果我是成績奇差、沒有特殊才華又不機敏嚴謹的人,大人們還是會如此疼我嗎?想到此節我就覺得背脊發涼,即使是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人們卻還是對別人分等級,交朋友分等級,有錢的、有權的、有能的,才願意跟他深交。

只有父母的愛是無私的,你就是他們的孩子,他們永遠支持著你,不會嫌棄你,從出生的死亡,你是他們一輩子的負荷,這樣的恩情昊天罔及,每個人都應當珍惜。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跟佐助一樣,寧次也是個人人稱羨的天才。

身為一代中最傑出的天才,白眼奧義最完整的繼承者,他原可以平安健康的長大的,但年幼的他又何嘗知道,自己從一出生開始,就背負了日向分家的命運......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二度施工中,敬請期待。
  • 請輸入密碼:

忘塵軒(我的書房兼臥室)窗前那株桂花終於開了,去年家母聽說桂花能招考運,我當時國三要考基測,就買了兩盆來供在我的窗前,但我最後還是考差了,如同那兩株中其中一株始終掛著稀稀黃黃的葉子,大概是因為營養不良的關係吧,開花的是另一株長著茂密葉片的,其實光看土壤顏色也知道哪一株會長的好,那株的土壤是黑黝黝,還不時會冒出幾根雜草;另一株的土壤又黃又硬,有時看著它總覺得它光要活著都很不容易,何況是開花呢?

懷著感謝與紀念的心情,我寫下了下面這首詩,因為它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開花了,它是木樨,俗稱月月桂,照理來說應該是整年都會開的,卻拖到十一月才肯為我釋出淡雅的香氣,感謝它願意在我夜讀時迎送那令人魂牽夢縈的香氣,它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它的要求不多,只要記得澆水,它就願意把芬芳散佈到房間的各個角落,雖然它默默無言,但我能感受到它的靈氣,比人類更高等。

可能我比較不擅長寫詞吧,我不像泠湮她們對詞有特殊的天份,雖然乍看之下詞要守的格率較為寬鬆,但要抓住它那種音樂性反而比格律詩更加困難,中規中矩的詩,比較適合我。話雖如此,像律詩那種太過字斟句酌的詩,寫的好的,歷史上只聽過杜甫一人,我亦沒有如此才能,硬要說的話,它只能算是一首古詩。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二度施工中,敬請期待。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二度施工中,敬請期待。
  • 請輸入密碼:


對於天才,世人往往只看到他們的優秀、他們光鮮亮麗的表面,卻忽略他們深藏心底的痛楚。

他是人們口中的天才,但孰能懂,他背上的重擔,比平凡卻活得快樂的人,沉重上多少倍......

無疑的,佐助是一個天才,但他卻活在另一個比他更天才之人的陰影之下,那人是鼬,佐助的親哥哥。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秦帚平明金殿開,且將團扇共俳徊。
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
─王昌齡‧長信怨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二度施工中,敬請期待。
  • 請輸入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