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往設定有

*同居設定有

*小屋劇情

-----------

今日是令人愉悅的週六,難得妳和白起都沒有額外的工作,經過一週累積的疲憊和昨夜情不自禁的纏綿…再加上寒流很不長眼地挑了放假的時候來,你們兩人便順理成章地一起賴了床。

太陽已經掛在天上一段時間了,白起才緩緩地睜開眼,映入眼簾的第一個畫面是妳睡糊塗的臉。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交往設定有

-----------

今年,是你們在一起之後第一個迎接的冬季,第一個迎接的聖誕節。

往年妳幾乎沒有特別慶祝過這個節日,就算有頂多也是和朋友或是乾脆獨自去大吃一頓而已。雖然不像有些人老是嘲諷把外國的宗教節日搞得像情人節一樣只是商人的把戲,但街上氣氛還是難免會讓從前單身的妳感到淡淡的寂寞。

文章標籤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下午五點,妳心神不寧地速速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包一拎說了句「辛苦了、我先走了」就離開了公司。

妳先回家了一趟,準備了一套換洗衣物和一堆食材,就又出了門。接著衝進附近的藥房,又到便利商店晃了一趟看看有沒有缺買了什麼才離開。

文章標籤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今日最後一個任務下崗之後,白起鬆了鬆警察制服上束縛了一整天的領帶,剛剛才解決了一堆紛亂問題的腦海,突然想起了妳。在這幾天妳發給他的短信中,他知道妳已經把工作帶回家,挑燈夜戰好幾天了。好看的臉上浮現出擔憂的神色,縱身一躍往妳的窗飛去。

不出他所料,妳的房間仍燈火通明。妳揉著眉心強打精神,專注地盯著筆電螢幕,並沒注意到窗外的訪客。

文章標籤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幸村...!」我顧不得害羞,驚恐不已地望著他輕聲道:「你來這裡做什麼?這裡對你來說可是敵方的城池啊!」

「少囉嗦。我可不會被發現。」幸村輕笑著俯下身,在我耳邊低喃,溫熱的吐息拂過我的脖頸:「做什麼...當然是來接妳啊,免得那幫傢伙趁我不注意把妳搶走。」

「不會的啦...」我撇過臉嘟嚷著,但看他似乎已經不生氣了,心裡還是有點高興。

文章標籤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寫完之後發現內容跟這次幸村生日禮包的故事有點相似><....但寫都寫了總之就先這樣吧。(?)

---------------------------

我住進上田城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了,剛從現代回到這裡的時候,收到了安土城武將們的來信,對於他們溫暖的祝福與厚愛,我一直常存於心。然而雖捎去了回信,但卻一直苦無適當的機會可以回去探視他們。直到有一次,幸村奉命要到遠方的城池處理一些政務,途中會經過安土。他原打算繞路而行,但在我不斷央求下,終於答應讓我同行,並且在安土城盤桓一日,佐助也跟我們一起行動。

文章標籤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寫美男戰國的同人文,請大家鞭小力一點><

**************************

那是一個嚴酷的冬夜,我送完了最後一件和服,梳洗完畢後準備回房。刺骨的寒風吹得我瑟瑟發抖,我緊抱著自己的身體穿越寂寥的長廊。

前幾天開始就覺得喉嚨不太舒服,雖然看過大夫也服了藥,但隨著天氣越來越寒冷,而近日的工作又特別忙碌四處奔波,似乎也沒什麼好轉的跡象,甚至其它風寒症狀也接踵出現。幸村像往常一樣,忙前忙後地認真工作著,早出晚歸,夫妻間難得說上一兩句話。我不想增添他的煩惱,這事也就一直瞞著了。

我靜靜的坐在房中等他回來,服下了藥之後一陣昏沉卻不捨得睡下。鼻子喉嚨都很難受,連帶的心情也不禁脆弱了起來。漫漫長夜,若沒有他的那聲「晚安」如何能寐?我胡思亂想著,沒注意到自己已經在發高燒。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死寂的夜靜得令人窒息。

終於,我聽到隔門被拉開的聲音:「我回來了。」然而,我卻發現我沒有力氣回應,突然之間脫力,無法保持坐著的姿勢,咚一聲便倒了下來。

文章標籤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果然有很多話想說的時候還是這裡最好啊~~~原來噗浪跟推特都有字數限制,最重要的是一旦加了人,就會開始在意他們的看法,真的很煩,不想要被視為一直發文的人,不想陷入自言自語的迴圈,不想變得跟某人一樣。

為什麼不管是本來就是親人的人,或是後來變成親人之後的人,都要一直以愛之名,去干涉別人的生活呢?果然「我是為你好」是這世上最討人厭的一句話了,誰有資格去定義,怎樣才是「好」。就算家裡的四分之三的人都贊同的觀點,也不代表那就是主流價值啊。就算真的是主流價值好了,那又如何?我為什麼一定要遵循也許根本不存在的「主流價值」?

想要了解我,又不接受真正的我,世上哪有這種事。誰有辦法忍受,把自己攤開之後卻被輕視,被視為不成熟、幼稚、長不大甚至病態,憑什麼...要我把自己攤開任你們傷害踐踏?因為是父母就「應該」要嗎?原諒不了就是不孝...這不是血口噴人,我都親眼看到妳是怎麼利用妹妹對妳講心事的信任,去用最傷人的話語去傷害她的。試圖分享自己喜歡的東西,不被接受就算了還被罵。生氣時口不擇言,就該被原諒嗎?我其實也不覺得那是口不擇言,我覺得那就是妳內心真正的想法吧...想到這裡,心中真是涼得像吞下一塊冰...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既然開始自己煮就想說紀錄一下,回到這個已經蒙上厚厚灰塵的部落格,一直沒兌現繼續寫小說的承諾,也沒記下什麼生活的雜記。但今天既是自己煮飯的第一天,新學期的開始,新住處的開始,想要展開新生活的開始,就解除這裡的封印吧(?)

我又改暱稱了,以前叫「燭芯」,現在叫「汐顏」,沒什麼特別的意思,就是覺得這名字很美而已,特意取有特別的意思的名字最後老是會後悔覺得不喜歡,反而這個名字到現在都還喜歡用。是從某個遊戲裡面抄來的,現在所有的遊戲也都用這個名字。

上一篇文章幾乎是一年之前寫的了,內容也還是那樣的喃喃自語不知所云,每一年我都以為自己有所成長,原來我只是時好時壞一直在繞圈圈,越被逼著長大越死皮賴臉的繼續當小孩。那些夢想和理想的愛情,我從來就不曾靠近過,只是在這副百廢待舉的軀殼中,又哭又笑,過了一年又一年。

不想再這樣下去,不只一次這樣對自己說,可是我真的可以嗎?我該從何開始?那些痛苦的滋味,那些沒有信心的沮喪,我已經嚐盡了,不想再嚐了。

就從做家事開始吧!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國家為?我沒有那麼偉大的抱負,但任何事都是要從小地方做起的。好好睡一覺之後,吃點餅乾,看幾場演講,然後花了一個下午洗衣、擦灰塵、掃地,整理床單,休息一下,好好打扮出門去,買食材回來。

今天買了星川米(129),油(50),醬油(37),糖(18),空心菜(31),去皮雞胸肉(70),檸檬(49),無鹽奶油(57),雞蛋(34),中華雞蛋豆腐(24),阿舍乾麵(89),鮮奶吐司(39),總額627。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可以,我只希望有什麼可以永遠不變就好了,雖然蘇軾說,世間不變的,唯有變而已...

是這樣嗎?人類的壽命太短了,短到無法執著於一件事,人心總是變來變去。我多想要,有人一直在那裡,就算見不到面,也不會覺得不安,可以安心地離開,安心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永遠不會感到害怕,因為知道有一個人也為了自己,為了我,為了我們兩個人努力著,互相守護著...

好想要做到不在意世俗的眼光,可是連我自己都做不到。人都是從小被比較到大的,但其實每個人不就只是想要把自己的一片真心去交換一片真心而已,想像著一個完整的圓。說什麼自己也可以在不斷滾動的過程中變成一個完整的圓,但世間有多少人那麼勇敢,那又要經過多少的磨難才能達到啊。

眼睛、智慧,其實都是罪惡之源啊,要怎麼樣才能超越呢,誰不想更接近神性,但是都受過太多傷了,是否可以靠在誰的肩膀上大哭一場之後,再開始學習勇敢,兩個人一起。

誰能溫柔的在耳邊說一句:「我相信你一個人也可以的,但是你偶爾也可以依靠我一下喔!」

原來日本人相信潔淨就是美麗,乾淨可以袪除邪氣,舞蹈可以祛除汙穢,そうか....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仙劍六雖然真的很多bug很多地方有小問題(不可能拿到的寶箱、雲來石每飛景安必當、無法接的支線等...),但是我覺得瑕不掩瑜,值得鼓勵。

 

故事劇情有很大的突破,完全顛覆正就是正,邪就是邪的價值觀,沒有給絕對的答案,留給人無限的探討空間。正武、衡道、禺族、洛家,平心而論,有任何一個勢力做錯了嗎?都沒有錯。追求生存有什麼錯?想要活下去有什麼錯?為了救更多人而犧牲少數人,不能說完全對,但能說它錯嗎?都不過是為不同的信念而戰而已!甚至,到故事的最後,主角一行在經過那麼多的努力,為天下蒼生做了那麼多的犧牲奉獻之後,不像其他代的主角變成傳說中受萬(NPC村民)人景仰的大英雄、大豪傑,還變成了「遺臭萬年」的「無名小卒」,這樣的故事真的很真實、很動人,又發人深省。

 

命運,不是一個絕對的軌跡,它可以改變,但要付出同等的代價。為了改變命運,明綉付出了一雙眼睛,扁絡桓、贏旭危、越祈,付出了生命,以及所有他們在世間存在過的記憶,去換一個改變,換一個機會,去換一段人間活動的記憶,去換回一個人。只關乎當事人覺得是否值得,是否有足夠的決心,有何對錯?旁人又有什麼可置喙的?禍福相倚,自有天道,但人還是可以憑自己的意志,在這之中做選擇。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正遲疑間,夜璃瞥見神虎的雙眼,似乎閃動著兩種不同的情緒,憤怒狂躁是顯而易見的,卻彷佛同時閃爍著哀求、痛苦的神情,一閃即逝。若沒有用心,是絕看不出來的。

然而神虎口中醞釀的攻擊並沒有減緩速度,這次那紫色的光箭比上一回的更大更刺眼,儼然不留任何情面,會致人性命!

青竹以最快速度拾起新月奔到夜璃身前之時,巨大的紫色光箭正朝夜璃射來,它侵蝕了夜璃的結界,且眼看數秒之後就要突破結界!

夜璃心下做出決斷,她用力一拉青竹的手,向上一躍,同時釋放已經箭在弦上的「水光接天」,但卻不是對著神虎的方向,而是地面。

排山倒海般的力量自銀翼牙湧向地面,肉眼幾乎看不見像千光煞那樣明顯的亮光,卻浮動著如水一般柔而不弱的攻擊,「碰」重重一聲,擊向地面,夜璃和青竹因著強大的反作用力而飛向高處,而神虎的紫光箭敵不過水光接天如柔道般的化解力,緩緩消弭在氤氳的柔光中。

混亂中青竹扔下新月飛刀,以身相護夜璃,落地時兩人翻了好幾個跟斗,以消除衝擊力,怎料卻碰撞到硬壁。青竹悶哼一聲,左手摀著慘遭「碰壁」的腰部。

汐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